来自 文学资讯 2019-10-07 06:5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金沙贵宾会2999-金沙贵宾会网址『Welcome』 > 文学资讯 > 正文

蔬菜集散地的冷Curry加班热热闹闹的现象便不以为

【一】
  临近年关,农村某蔬菜基地的冷库内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一些临时雇用的农民工穿着厚重的棉衣,手脚麻利地干着手里的活计儿。从大棚中收购上来的蔬菜在这里要经过择、包装,装箱,封箱,然后再运往各大超市或是各个政府机关部门。喜迎新春,给职工们发一箱绿色的蔬菜远比发一箱鱼肉更能受到人们的喜爱。于是,绿色蔬菜礼盒应运而生,而这也为当地的农民提供了一笔不菲的收入,辛苦些怕什么,能挣钱就行;寒冷怕什么,多穿些就能解决,一想到年后便可以拿到不菲的工钱,大家伙儿的干劲十足,脸上洋溢着兴奋的光芒。
  现如今,人们的生活水平稳步提高,于是更多的人们开始注重养生了,绿色蔬菜以及健康的饮食结构成为了人们生活中的主旋律。如今过年也不再像以往那般的大鱼大肉搬上餐桌,而是偏向于荤素搭配,绿色蔬菜是餐桌上必不可少的风景,而鱼和肉则成了蔬菜的配菜了。此时,临近春节,蔬菜基地的冷库里加班加点热火朝天的景象便不足为奇了。
  越临近年关,冷库中打工的农民工们自然形成了一种奇怪的现象:每当天擦黑或者是快要收工的时候,车间干活儿的农民们都会悄悄地单独去外面透口气儿,而且他们透气儿的地点一般都在自己的交通工具附近。那神情就像解放前的地下工作人员,庄严而神秘,又带着些故作镇定,同时还有着小小的幸灾乐祸,得意忘形。
  说起来这些来,冷库内干活的农民,都是临近村子里的一些“闲杂”人员,他们都是想趁着年前冷库急需要人手,来挣些过年的银子的。如若没有这个蔬菜基地,估计他们便只能一直闲到过年,所以虽说要付出体力上的辛苦,可农民出身的他们怕的不是辛苦,他们怕的是日子穷苦。这不,不疼不痒,便可以拿到不菲的工钱,他们的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开始盘算着辛苦钱一到手该置办些什么了。
  这些农民工单独行动去外面透风的次数越来越多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原来,他们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在冷库除了可以挣到工钱之外,还可以不声不响地吃上不用花钱的绿色蔬菜。临近春节,菜价一天一个样儿,这样的天价蔬菜农民们听起来都直嘬牙花子,谁还舍得用辛苦挣来的钱吃那金子般的绿色蔬菜呢。绿色环保又怎样?那都是有钱人讲究的什么健康的饮食结构,才把蔬菜的价格抬高了,就像如今的楼价没什么两样,楼价屡屡地往上长,都说生活水平提高了,很多人都住进了新楼房,可有几个农民能买得起楼房,又有几个农民搬进了新楼房了呢?如今,他们这些人就守在这些绿色蔬菜的旁边,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这样倒省事儿了,偷偷地拿一些回家,大家伙儿都心照不宣,却谁也不揭穿谁,只是采取单独行动罢了。
  刚开始的时候,也只有一两个“胆儿大”的,顺手牵羊地拿些反季节的蔬菜类,后来便渐渐地竟形成了一种趋势,不拿白不拿,不吃白不吃,傻子才不拿呢,没错,他们管自己这种行为叫做拿,就象拿自家的东西,而没有归入偷的行为之列。
  【二】
  三婶这几天情绪不高,常常会拿手中包装的菜撒气,她干活的这个冷库里面除了大堆的土豆,便是大堆的洋葱,都是些不值钱的储备菜,根本就不值几个钱,她早就弄了不少回家了。可是,眼看着别人家饭桌儿上的绿盈盈的蔬菜,她的心里就高兴不起来。不行,再有几天就要回家过年了,再怎么着,也要想办法弄点“细菜”回家,这样,过年待客就可以省下一大笔钱。可是,眼前就只有这些土豆和洋葱,怎么才能弄到绿盈盈的“细菜”呢?这几天,三婶是挖空了心思,一直在想这事儿。
  一抬头,就见同村的二虎进了她所在的冷库,忽然,三婶的眼睛开始冒光了。
  二虎人憨厚,干活儿也实在,在八面玲珑的三婶眼中简直就是个窝囊废,三脚踹不出一个屁的主儿!可是这小子就是运气好,听说他分到了“很好”的一个冷库,价格贵的绿色蔬菜应有尽有,也不知道这小子往家拿了多少了呢。一想到,二虎家的饭桌儿摆着绿盈盈的蔬菜,三婶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二虎,过来,坐三婶身边来,三婶跟你说点事儿贝。”三婶故意跟二虎拉着近乎。
  二虎是来这个冷库拿包装用的包装袋的,他们那边的包装袋就要用完了,他正低头拿包装带的时候,循着声音,便看到了三婶那热切的目光。
  “怎么,不愿意陪三婶待会儿?”说着,三婶伸出脏兮兮的手,拉二虎坐在她身边。
  二虎便有点儿恍惚,三婶的势利眼和红眼病在全村是出了名儿的,平时对他二虎总是挨搭不理的,今天,怎么?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他抬头看到的却是冷库里的日光灯发出的白盈盈的光,而外面的天气阴沉沉的,哪儿有太阳的影子呢。
  “二虎,三婶求办你个事儿呗?”三婶一副献媚的奴才相。
  二虎更加坐立不安了,他把身子尽量往外蹭蹭,故作镇定,“三婶,你说,啥事儿?”他说得小心翼翼,心里却在想:我就是一个干活的,能帮你个啥!
  三婶看看四外没人,嘴巴几乎凑到了二虎的耳边;“帮三婶拿几捆青菜吃贝。”一股恶臭的气味扑面而来,让二虎皱了皱眉头,却没敢表现出来。
  “啥?拿青菜?偷啊!”二虎的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三婶,咱是打工的,安安分分干活,花着挣来的辛苦钱咱踏实,怎么能偷菜呢?”
  “你能不能小点儿声啊!”三婶做贼似的望了望四周,还好其他的几个人出去还没有回来,他们肯定又去寻菜去了,这才松了口气。
  “这要让老板抓到,连工钱都拿不到了!”
  “你傻呀!别让老板看见不就得了!”三婶若无其事地拍拍手,还不忘叮嘱一句,“别忘了三婶求你的事儿啊!”说完,又去包装她的土豆和洋葱去了。他们这些临时短工是根据干活的多少决定工钱的多少的,刚刚落下的活儿要赶快补过来才是。
  【三】
  二虎拿着包装袋回到了自己干活儿的冷库,冷库中的另外几个人正等着他手里的包装袋呢。
  二虎自己买了辆福田汽车,主要是运输蔬菜往北京或天津的批发市场,赚取其中的差价,他运输的蔬菜以货真价实价格公道出名,凭良心做事,踏踏实实挣钱,几年下来,收入颇丰。马上要过春节了,他和媳妇燕子一商量便收了工,这些日子燕子在家里照顾孩子,收拾家务,闲不住的他,便来到了离村子只有五里地的蔬菜基地打短工,有的是力气,能挣点过年钱比啥都强。
  本分的二虎只是闷头做自己的事儿,至于三婶说的那些他从没有注意过,经三婶一说,他才开始注意着车间里的人们,果然,天有些擦黑的时候,有些人便开始蠢蠢欲动了。
  二虎凭良心觉得那些人做得过分了,老板给他们提拱了挣钱的机会,而他们却是吃着人家的还不解恨,临了还要白拿些回家,都是些什么人啊!说实话,二虎从心里瞧不起这些人,小农民意识。这样想的时候,二虎的心里不是个滋味,他也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也别怨城市里面的人总是瞧不起农民,真是不争气啊!可是,二虎又是个极其好面子的人,从来对他不理不睬的三婶要他帮着拿些新鲜的蔬菜,说是拿,其实性质就是偷,他能不管吗?从没沾过别人“便宜”的二虎,开始犯难了。
  二虎左右瞧瞧,此时,外面的天色已然暗了下来,偌大的冷库里只剩下他自己一个人了,那些人大概都去经营自家的活计去了吧,二虎做贼般的顺手拿起一捆蒜苗夹在腋下,心却不争气地噗嗵噗嗵的跳个不停,刚要猫腰往外走,却隐隐地听到了脚步的声音,有人进来了,二虎吓得“啊”了一声,赶忙把那捆蒜苗又放回了原处,这要是让人发现多丢人啊!说是替三婶偷的,有人信吗?
  不一会儿,大柱一身轻松地走了进来,嘴里还得意地吹着口哨。
  看到二虎脸色不对,大柱不禁问道:“二虎,脸色怎么样难看?身体盯不住了?平时也不悠着点儿?”
  “没啥,刚刚肚子有点儿不对劲儿,这会过去了。”二虎只好撒了个慌,心说,原来这偷菜贼也不是谁都能做的呢,看到大柱没事儿人一样,二虎故意装作不知他去干什么去了,问道:“大柱,你这是干啥去了?”
  大柱左右看看,故作神秘状:“我呀,去做点自家的事儿。”
  “你回家了?”二虎仍然装糊涂。
  “回家哪有这么快?等这批货装完才能回家。”
  “可你,不是说干自家的事去了吗?”
  “你小子是真傻还是假傻,告诉你,我拿了点儿菜放到我的后备箱里了,回家就能吃了。”大柱悄声说道,他心想,反正拿菜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说给二虎也无妨,这个二虎倒实在,从没见他悄悄地干过自家的事儿。
  “可要是让老板发现……”二虎还要说什么,却被大柱拦住了,“快干活吧,干完这批活好回家吃饭,晚上搂老婆睡觉才香呢。”说完,嘿嘿地坏笑着干活儿去了。
  二虎没再吱声,这个大柱的嘴总是没个把边儿的。
  “就你,胆小鬼,怂蛋包。”大柱瞄了二虎一眼,口气中带着不屑。
  二虎闷头干活,没有反驳什么,心里却是闷得难受,心里打开了五味瓶,他二虎凭良心挣钱,凭力气吃饭,一不偷,而不抢,怎么就成了胆小鬼,怂蛋包,这世道到底怎么了?
  冷库中其余的人也陆陆续续回到了自己工作的位置继续干活儿,大家伙儿似乎都心照不宣,却也没有谁去说破谁。
  【四】
  吃晚饭时候,二虎便有些心不在焉,他想不明白自己这样做怎么就成了大柱眼里的胆小鬼,怂蛋包了?或许所有干活儿的人都这样看他?或许所有干活儿的人都在偷偷往自家里拿菜?唯独他自己没有?
  老婆燕子觉出了二虎的异常,凭她对丈夫的了解,二虎是个直来直去从来都不会藏着掖着的人,有啥事都挂在一张脸上,这样看来,二虎肯定是遇到了啥事儿,放在心中拧成了疙瘩,解不开了。
  吃过晚饭,燕子让儿子去里屋看电视了,她收拾完碗筷,这才坐到闷头抽烟的二虎身边,“少抽点吧,对身体不好。”燕子并不直接问二虎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知道,藏不住话的二虎,马上就会全盘托出了。
  二虎掐灭了手中的烟,眉头拧成了个疙瘩,“燕子,你说咱们踏踏实实做人,有错吗?”二虎先给燕子抛出了一个球。
  “没错啊,谁不踏踏实实做人了?”
  “三婶,就是老李家的那个三婶,你知道吧?”
  “总是对咱们爱搭不理的那个前街的李三婶?她不搭理咱,咱也不缺她一块肉,咱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才是正事。”燕子以为是三婶的态度让二虎难过了,她便摆明了自己的立场,劝慰他。
  “是她主动找我了。”
  “她那么势利,看着人家日子过得好眼睛比谁都红,她找你能有啥好事?”
  “你猜怎么着,原来很多人都从冷库里往家里拿,不,是,偷青菜,我却一直蒙在鼓里。”二虎长叹一声。
  “偷菜?老板不管吗?这跟三婶主动找你有啥关系呢?”燕子如入雾中。
  “大概是老板的管理过于疏忽了吧,,三婶干活的那个冷库里没有好菜可拿呗。”
  “于是她找你,让你帮她偷拿?”燕子终于缕清了头绪,“你帮她偷了?”
  “我本来想呢,人家也算求咱一回,就破天荒的偷一次,可,你也知道,我哪当过小偷的料啊?想起来手就哆嗦,刚拿起来,吓得就扔回去了。”
  “二虎,我可告诉你啊,咱们要堂堂正正做人,你可不许偷东西,我和儿子可不吃带着贼性味儿的东西!”燕子的脸色严肃了起来。燕子和二虎运输蔬菜,辛苦归辛苦,可挣来的钱花着踏实。
  “燕子,你放心吧,我是什么样人你还不清楚吗?只是……”
  “只是啥?”
  “我这样做,却让人当成了胆小鬼,怂蛋包,这个我接受不了啊。”二虎非常懊恼地说。
  原来他懊恼的缘由在这儿呢,燕子松了口气,她想了想,才何声细语地说:“谁说你这些了?我看你就挺好,跟你过日子有奔头,踏实,你听那些闲话干吗?!过日子又不是跟别人过,不是还是得跟我过吗?告诉你,二虎,我看着你就挺好的,真的。”
  二虎的心里忽然就平衡了,对啊,身正不怕影子斜,管别人说什么干啥!他心里已经盘算好了,他不会给那个红眼病的三婶偷菜,她愿意说啥就说吧,想到这儿,二虎不由自主地揽住了燕子的肩膀,还是老婆好啊,通情达理啊。
  【五】
  年味儿越来越浓了,零星的爆竹声不时地就会响上一阵,马上要过春节了,蔬菜基地也放了假,忙碌了一年的人们,准备迎接一年一度的春节的到来。
  三婶却放出了风言风语:他二虎是什么东西,我让他帮我拿捆菜,那是瞧得起他,还跟我装什么大拌儿蒜,老娘没有他二虎照样能吃上不花钱的青菜!原来,三婶看指望不上二虎,便找了一个邻村的婆娘,如愿以偿地吃上了不花钱的绿色蔬菜。
  二虎夫妻俩决定,沉默是金,像三婶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理可讲,那干脆就不跟她讲好了,谁对谁错,自有公理。
  这个春节大伙儿过得那叫一个红火,那叫一个高兴,除了买点鱼和肉之外,很多人家里的青菜几乎没花自己一分钱,不拿白不拿,拿了也白拿,谁能像二虎似的傻子一个,还遭到了三婶的风言风语,唾沫能淹死人啊!真是得不偿失!闲来无事,大家伙儿就会凑到一起,喜形于色地交流着偷菜的经历,说到得意处便会忍不住哈哈地大笑起来,完全是一副得了便宜洋洋自得的嘴脸,而那些没有去冷库干活的人,便流露出羡慕而嫉妒的眼光来,恨自己没有的机会吃不花钱的蔬菜。
  正月十五工钱发到了在冷库打短工的人们的手里,很多人却发现发到手的钱远比想象中的差了一大截儿,当然二虎除外。这下儿大家伙儿的又心理不平衡了,他们结伙找到了蔬菜基地的老板评理,他们冒着天气寒冷甚至把手和脸都冻伤了的危险,他老板怎么能忍心克扣他们的辛苦钱呢!
  老板却不慌不忙地开了口:“我知道你们挣钱不容易,更知道你们很多人在偷着往自己的家里拿菜吃,可是,你们想没想过,我是花钱雇你们干活的,不是让你们偷我的东西的,既然是雇佣你们,我自然不会少发你们一分钱。但是,冷库中的蔬菜都是我花钱从大棚中收购上来的,凭什么要让你们白吃白拿的还要发你们工钱?实话告诉你们吧,每个冷库大门口我都专门派了人,他们记录下来你们每个人从我这里拿菜的品种和数量,我只是按照进价扣掉了那部分工钱而已,如果按照市场价计算的话,你们还拿不到这么多呢,怎么样,我够慈悲的了吧。”老板望着这些目瞪口呆的农民工,缓了缓,继续说:“我是个生意的人,眼里决不会揉一粒沙子,只不过今年收购的蔬菜数量过多了,眼看着就到了年关,我正发愁那些多出来的菜会烂在库里呢,烂掉了我一分钱都得不到,还好你们帮了我一个大忙。”说完老板转身离开了。
  老板的一席话让大伙儿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时都愣在了那里。         

“我们在永和乡的蔬菜基地年产绿色蔬菜50余种2万余吨,不仅装进龙江人的‘菜篮子’,还成为‘北菜南销’的先锋。”近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永和菜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庆堂在基地土地流转资金发放现场高兴地说。

小蔬菜演绎“大文章”。有着寒地黑土优势的黑龙江,近年来着力打造绿色蔬菜品牌,实施“北菜南销”产业战略,蔬菜产业蓬勃发展。2018年,黑龙江落实蔬菜总播种面积1158万亩,蔬菜总产值突破540亿元,农民实现蔬菜种植总收入221亿元,同比增加9亿元。

永和蔬菜生态现代产业园是黑龙江省蔬菜产业迅猛发展的缩影。作为黑龙江“北菜南销”的重要基地,产业园采取“企业+合作社+基地+农户”的运营模式,走出了一条农业增效、农民增收的高质量发展之路。2018年,产业园蔬菜总产量达2万吨,南销蔬菜总量达到1.2万吨,带动当地农民收入增加1500余万元。

龙江蔬菜走俏南方市场

走进永和菜业的育苗加工厂,室内绿意盎然。辣椒、茄子、西红柿……各种蔬菜幼苗长势喜人。工人介绍,棚里育的都是抗寒品种,比正常品种早上市半个月,到6月就可以大量供应南方市场。

“每年6月和9月,北方蔬菜集中上市之际,正值南方蔬菜淡季,存在巨大的市场真空,这给黑龙江蔬菜产业带来了巨大的发展空间。”李庆堂说,“由于黑龙江独特的地理条件和温差,蔬菜品质好,黑龙江的绿色有机蔬菜在南方市场非常受欢迎。”

今年,永和菜业与上海蔬菜集团签了订单合同,李庆堂一直盘算着要扩大种植规模,再流转5000亩土地。得知此事后,永和乡党委书记杨向海带着班子成员一个村一个村地走,一家一家地摸底做工作,在企业和农户之间穿针引线。

在永和菜业的冷库门口,大挂车来回穿行,负责冷库业务的李冬兴正在组织工人把土豆装车,他指着满满的一车土豆说:“这34吨是要运往云南的,那边的客户一直催着要。”

2018年,随着永和菜业蔬菜产量的扩大,冷库建设迫在眉睫。但资金短缺让企业犯了难,一筹莫展之际,黑龙江省支持蔬菜产业发展,出台了企业贷款扶持政策。企业迅速拿到3800万元贴息贷款,用于冷库、温室和育苗加工厂建设。“冷库在延长蔬菜存储时间,保证蔬菜鲜品率的同时,还能反季销售,避开蔬菜大量上市的价格低迷期。”李庆堂说。

经过几年的发展,永和菜业的种植面积已经从2012年的1300亩发展到现在的14800亩,实现了蔬菜生产加工、冷藏储运、市场建设、物流配送链条式发展。2018年,产业园蔬菜总产量达2万吨,远销至杭州、义乌等地。

农民成了“双薪族”

在永和菜业的温室大棚,工人们正在给芹菜剪根、打捆、装箱。来自永和乡郝家屯的高玉春一边干活一边给记者算经济账:“去年我家15亩地都入了股,一亩1000元,一年土地收入就15000元。我在菜地打工,一个月工钱3000元,一年挣4万多元,紧紧巴巴的日子没有了。”

马丽娜,最初是一位到永和菜业蔬菜基地打工的普通农民,7年来,她定期外出学习科学育苗、操作智能化机器,现在已能独当一面,成为负责41栋温室生产、技术和管理的农业专家。“我爱人也在这里打工,我俩一年挣8万多元。乡里像我们这样的人挺多的。”马丽娜说。

“永和菜业每年解决当地400余人就业,促进人均年增收3万元,同时带动周边发展棚菜5000多亩、带动农户2000户。”杨向海说。在永和乡,祖祖辈辈靠天吃饭的农民,通过土地流转、入股和务工收入,成为名副其实、旱涝保收的“双薪族”。

永和菜业有限公司还与永和乡政府签订帮扶协议,为40多户贫困户免费发放种子、化肥,并按高于市场40%的价格回收农产品。2018年,永和乡立足蔬菜产业,将400余万元扶贫资金注入蔬菜基地,创建“1+2+6”模式:即通过1个钢架大棚,带动2个贫困户,供给6个城市订单家庭,帮助全村221户贫困户脱贫。

蔬菜产业发展主打科技牌

“这边40多栋是太阳能恒温大棚,都是找专家设计建设的。棚里就像一座大型的智能化车间,温度、湿度、光照强度、二氧化碳等参数能够实现自动调节和监管。”永和菜业项目经理孟凡林介绍,“大棚还采用‘互联网+现代农业’的蔬菜种植智能管理系统,随时可以收集温度、湿度、病虫害等数据信息。”

这段时间正是果蔬白粉病的高发期,东北农业大学棚室蔬菜专家刘在民马上到永和菜业种植基地看看西红柿、草莓是否发生虫害,并叮嘱管理人员需要注意的地方。刘在民前脚刚走,黑龙江省农业科学院畜牧研究所副所长倪淑君又被请到产业园,为基地引进培育羊肚菌的产业规划、技术难题破解做参谋。

目前,永和蔬菜生态现代产业园以黑龙江省经济作物技术指导站、黑龙江大学、东北农业大学的蔬菜专家为技术依托,开展了茄果类、瓜类、豆类、叶菜类等6类172个蔬菜新品种展示及栽培等新技术试验。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2999-金沙贵宾会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蔬菜集散地的冷Curry加班热热闹闹的现象便不以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