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资讯 2019-10-06 17:0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金沙贵宾会2999-金沙贵宾会网址『Welcome』 > 文学资讯 > 正文

这时匆匆去川航了解到当天没有其他飞机去丽江

机场大厅很空旷,人影寥寥,广播里不断传出呼叫旅客姓名的声音,语调不急不慢。我拉着行李箱向验票处走去,因为我的机票早已在自助出票机上checkin,所以我的表情泰然处之,尽管离飞机升空还有不到二十分钟。
  此时我的脑海依旧沉浸在昨晚的气氛中,客栈老板娘的柔情似水让我思绪万千,这倒不是她的风姿和容貌绝对地吸引人,而是她在半醉半醒中吐露出的心声。这里面包含着我这次出游寻找的答案,一个老调重谈的话题,这话题既土得掉渣又充满诱惑。
  我不是一个职业的作者,业余也不够科班,而是在闲情逸致中笔笔划划的人,笔划得也都是身边的人。笔划多了也就变成他人眼中的故事了,其实我就是图一个乐字,自娱自乐罢了。
  可有一天,我的一位大学同学打来视频电话,把我平静的生活搅乱了。那是从遥远的大洋彼岸打来的,几句问候之后他直切主题。
  “魏兄,你可有方梅的消息?”
  “方梅?你是说坐在教室第一排的那位方梅同学吗?”
  “是她,你有她的信息吗?你可要帮帮我,你是群主啊。”
  “大钢,你别急,这群是咱班的不假,可不是每位同学都在里面……”
  “求求你,帮帮我,我一刻也不愿再等待了……”我看见大钢卸下眼镜,露出焦虑的眼神,那是一双至今为止我见到的最渴望的男人的眼神,充满希望又不可拒绝的眼神。
  大钢是我的大学同学,说的狠一点我们是臭味相投,我们很投缘,入学没多久就因为说得来而变成了死党。班里面所有的女生都被我们起了绰号,严肃一点的叫倔倔,好看一点的叫绿叶,长得老相一点的叫姥姥,长得娃娃脸的叫乖乖……可偏偏奇怪的是漏了方梅,她竟然没有绰号。
  这件事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因为我们是按照花名册配合座位进行的地毯式搜索,不应该有人漏网啊?尤其大钢,他可是高考物理满分的秀才,怎会如此这般?
  事情过去了多年,一次和大钢喝酒叙旧时他涨成了猪肝的脸露出窘色,极不情愿地吐出了秘密。“魏兄,说实话,我们的绰号都是以物理的模块强加于女生的,有些形象,有些勉强,但方梅无论怎样绞尽脑汁都找不到一个符号概括她的魅力,所以我只好放弃了。另外我留了一个心眼,想让你小子早早忘了她。”
  听到这,我攥得手里的酒杯滋滋作响,真恨不得一杯子砸过去花了他的狗头,一个号称是我死党的人竟然如此猥琐,如果不喝醉估计他会把秘密带进棺材,当然我的气愤也是酒精使然,没喝高自己觉得自己一贯很man的。
  “先生,请出示您的登机卡。”耳边传来服务员温柔的声音,我已走到了验票柜台,下意识地递给她手里抓的一把东东。很快随着行李进了安检传输带,我也被迫举起双手接受酷似投降般的俘虏登记,此时距离飞机起飞还有十八分钟。
  这次的旅游是和我同学约好的聚会,也没有特意的安排,纯属自由行。五个人从四面八方聚集到了丽江小镇,开始了一次休闲的假期。
  说来奇怪,同学聚会不管在哪儿都会让人莫名的兴奋,而最兴奋的是最先到达的罗西。他兴奋的模样很奇特,围着每个学友转圈圈,一边转一边重复地问:你来了,辛苦了。然后不等人回答又转走了。
  其实大家都知道他是个热心人,聚会时总是给大家带好吃的,那可是太好吃了,全是他自己的手工制作,这次他又带了什么?
  “罗西,你别转圈了,快把礼物拿出来见识见识?”刘大哥有点不耐烦了。刘大哥是个山东大汉,是我们班的武松,眼里掺不下一粒沙子,看着罗西磨叽,他气不打一处来。
  “陈夫子,快叫老板娘出来,不是晚上她要接风招待我们吗?”一旁的江雪很懂事,她忙帮着罗西打圆场。
  江雪提到的陈夫子是我们班的后起之秀,现在正处于事业有成的上升阶段,说话不仅底气足,还颇有文化底蕴。
  “罗同学,修行不是靠脚,要考脑,只有脑的中气足了,天眼才开,注意多思考,少晃荡,少动多。”果不其然,脖子上挂着庙黄色佛珠的陈夫子一开口惊动四座,让人刮目相看。
  “先生,请打开您的行李箱,我们要检查。”过了安检后,我被另一个女安检叫住了。
  “噢,对不起,行李箱有个自动开瓶器,德国红点品牌。”我连忙告诉她。
  “不用解释,请打开箱子我们要检查。”女安检根本不听你的话,她指着箱子一副命令的口吻。
  箱子里的东西瞬间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里面的一切都一览无余。她把开瓶器检查的很仔细,在确认没问题后露出了职业的微笑,那洁白的牙齿很耐看。
  “先生,请您再过一遍机器。”她的右手严厉的指着行李。
  “我的姑奶奶,这人要是有了一点小权,鸡毛都能飞上天。”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无奈地听从她的指挥。我紧张地看了一眼手表,离飞机起飞还有15分钟。
  我的思绪又回到了几天前聚会的第一晚,我们五位学友开始了惯例的交换礼物的程序。我最简单,依旧送给各位一枚邮票,新加坡一直维持着华人的传承,每年都发行一套精美的生肖邮票,今年是鸡年,自然金鸡报晓,同学们手捧邮票很开心,留影合照欢喜一场。
  陈夫子送给每人一包非洲咖啡,一边递一边告诉大家世界上第一包咖啡产自非洲。他的话声音不大但给我以强烈的震撼,在我的意识里咖啡这种高贵的饮品怎么也不会与贫穷的非洲扯不上边儿,难道真有其事?
  罗西好像转过了神儿,他笑嘻嘻地捧出他的礼物,简直是眼花缭乱,有怡保的白咖啡,有皮筋扎住的一包包巧克力,还有一些看不清名堂,总之堆了一桌子。“巧克力糖是我自己做的,大家尝尝。”说话时罗西显得很腼腆。
  一头长发的江雪喜上眉梢却不动声色,她淡淡地说:“天太晚,大家早点休息,我送的礼物明早发放,保证给你们一个惊喜。”
  “看谁笑在最后,我的礼物就是我的心。”刘大哥的大笑打破了宁静的夜晚,由于激动此时看他的肤色与夜色几乎一样,根本难以分辨。
  “……丽江前往深圳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ZH9012的航班就要起飞了,请您拿好登记牌前往11号登机口登机……”
  正当我顺利过关的时候,我的手机里传来一条老板娘的微信:你要的答案快有眉目了。
  “说清楚,什么事。”我停下了脚步赶快回答。
  “你的方梅找到了。”手机里的一行字特别醒目。
  “真的?”
  “真的。”
  此刻,我的脑子乱套了,为何方梅的消息突然出现了,到底老板娘和她是一种什么关系?她又为何在此时发出这个微信?难道……我真的有点晕。
  提醒旅客登机的广播不断在重复,此时离飞机起飞只有12分钟了。此时我已经听不到广播声,而是老板娘的轮廓从脑海中浮现,越来越清晰……
  见老板娘是同学聚会第一天的压轴戏,而这台戏的帷幕却在之前早已拉开,内情是江雪在同学群里的调侃。“告诉大家,客栈里有一位漂亮的老板娘,秀色可餐噢。”
  其实刘大哥为这次聚会最为上心,前踏点后视察,百里挑一才选中了悠悠客栈。这可不仅仅是客栈的地理位置佳,小院的格调高雅,也不是物美价廉风景这边独好,而是刘大哥发现客栈的老板娘不简单,以他的阅历判断,她绝对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那晚老板娘是最后一个和我打招呼的,我应了一声还没开口,刘大哥就主动介绍。
  “我告诉你,我的这位同学没事儿喜欢写作,他的作品刊登在许多媒体,你要把我兄弟招呼好,让他把你的客栈在海外报纸吹捧一下,没准真能扬名天下。”
  我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老板娘,看得出她也正在寻思我。第一印象给我的感觉她太像阿庆嫂了,一举一动都像极了,我的口中差点哼出刁德一的唱段:“这个女人不寻常……”
  一阵寒暄过后,我的这帮学友开始了怒潮般的海吹,他们是我在狮城读MBA的同窗,年岁差异较大不说,行业也五花八门,在一起别的本事没有,相互揭伤疤一揭一个准。毕业后各奔东西,十五年没联系,直到去年才在五指山第一次相聚,热情的惯性持续到今天已是第三次碰面了,老话重提自然不亦乐乎。
  我注意到老板娘很矜持,她一直在给每一位吹牛皮的客人斟茶,眼睛微笑着一声不吭,她的表现确实很小女人。
  “嘿,大作家,你不是写了个什么东东写不下去了,快给大伙说说,遇到了什么瓶颈?”江雪冲着我来劲了。
  “老魏这小子就会瞎编,怎么样?这回烂嘴咬到鱼刺了,卡壳了吧。”罗西的嗓门很大,他这人有个毛病,只要女生一发话,不管对错,他的立场一定滑向她们。
  陈夫子手持佛珠,一边转动一边给我打圆场:“老魏的小说《因为爱情》我可是仔细看了,尽管我人在非洲,可肚子里干货还是中国的,我觉得他写了半天好像没切到主题,佛家说缘分来自天意,是不是男女主人公还差点机缘?”
  “陈同学,您在非洲哪个国家公干?”这是我听见老板娘的第一句话。
  “Ethiopia埃塞俄比亚。”陈夫子转头看了一眼她。
  “老魏,你在偷窥咱班的哪一位?直接写出来我看没事儿,谁都知道是调侃,何必认那个真儿?”刘大哥快人快语,他从来都是支持我的。
  我刚想作答,冷不妨老板娘一旁轻声细语:“魏大哥,如果方便您可以把这部小说发给我看看吗?”显然从口音判断她应该是四川人,我没有立即答腔,只是抬头一问:“老板娘,你也有闲空看小说?”
  “是噻,我最喜欢看小说了,它的最大功效就是哄瞌睡。”老板娘说完笑了,我突然发现她的笑容很好看。
  候机厅里的广播一直不停,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呼喊着我的名字,我傻傻地呆在机场的登机大厅里,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登机的人,而且还是最后一名旅客。那一刻我才体会到了人矒了是什么样子,一种失魂落魄的无奈,大脑一片空白。方梅的名字始终左右着我,提醒着我,好像它逼迫着我要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
  离飞机起飞只剩8分钟了,我的眼前却突然闪出大钢的面孔,我的哥们那悲凉的眼神,无奈的面容,抽泣的且颤抖的身躯。大钢的全名叫卜大钢,因为卜字的发音很奇特,大声喊跟没喊一样,所以我们在大学期间都叫他大钢,同学中还有几个名字有钢的,只好顺着身材高低依次二钢,三钢的排下去叫了。
  大钢与我一共视频了三次,其中最后一次尤为让我感动,因为我很难分享他人的感动,特别是一把鼻涕一把泪,我觉得那样的状态有点装,表面是激动,谁知他那会儿在想什么?
  可那一天,他说到伤心处,像个孩子一样的抱头痛哭,我的手机屏幕上看得见他嚎啕的泪水,他那不能自制的狼狈样子。经我再三审核确定是真哭,因为装是装不出这个死样子的。
  “有这么走火入魔的吗?大钢,你可是有妻有子的男人,活了几十年难道白活了?”我终于忍不住了,对着手机冲他死命大喊。
  “老魏啊,你不懂,现在我越过得好……心里就越想她……我的生活越写意……就越愧对她……老魏……我真是对不起她啊……”大钢根本不听我的劝告,他只是放声大哭。
  大学的生活是上世纪的事,我们全班人都知道大钢的那点儿事,明白他早早就捕获了方梅的心,也都清楚他们恩爱的过程。大概有三年的光景,他们几乎形影不离,在校园,白天一起打开水,晚上散步手拉手,有时候想躲开他俩都很难,像弯弯绕一样,绕都绕不过去。可谁也没想到临到毕业了,两人给吹了,吹得是干干净净,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无义。
  第二天的丽江游安排的很丰富,刘大哥不愧是同学们的主心骨,吃喝拉撒交给他太让人放心了。
  清晨,江雪的颁奖礼搞得有点隆重,她身穿礼服把德国红点奖(RedPointWinner)礼品(红酒自动开瓶器)颁发给学友,并要求每位学友即兴讲话,最有意思的是还必须在摄像头面前卖弄风骚。轮到罗西时,他手捧开瓶器强装正经地发言:“诸位,一大早在这个优美的束河小镇,这个鸟语花香的悠悠客栈领取美女的品牌礼物,实在荣幸,这礼物决不是颁给我一人的,它是学友们情谊的体现,我会永久珍藏,绝不使用……”
  “神经啊你,罗西,品牌如何?今晚你就试试,玩回来今晚喝老板娘准备的红酒。”正在拍摄的刘大哥不等他说完,急不可待抢着答话。
  一天的行程终于结束了,华灯绽放的丽江古城迎来了夜晚的妩媚,学友们显然还未尽兴,在古色古香的石板街上,他们一同加入了纳西族的舞蹈队伍,手舞足蹈地一阵狂欢。
  在那一刻我把一切的杂念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当然也包括我那曾经的死党,那张哭起来酷似猩猩脸的大钢。
  江雪是个精打细算的女生,她挑选了一家餐厅特别实惠,在那里就餐既能吃云南的小吃,还能透过二楼的窗户看到对面歌台的演唱。陈夫子显得很兴奋,他进门环视一圈后脱口而出:“这真是一个意外的缘分啊。”喔噻,一整天遇到美妙的事儿、他总喜欢用缘来诠释,看样子我这小兄弟真是与佛沾上边了。
  “魏兄,今天爬玉龙雪山感觉如何?”饭吃到一半罗西突然转头问我。

Day 3

出来旅游就是莫名兴奋,醒得居然比morning call早,6点不到我俩全起来了。

整理行装来到机场6:45,马不停蹄领登机牌、安检,可到安检口我俩就傻眼了,这个场面比春运时的火车站也不差多少,排队的人多、插队的人多,完全无秩序,也没人管理,等我们过了安检,冲到登机口正好7:45。才站稳,后面又飞来一对夫妻。工作人员说就差你们4个,于是和机上联系,却被告知飞机已经起飞了。那对夫妻正好有朋友也乘此航班,一通电话后那朋友说那边还没飞呢,干嘛不让我们上去?况且我们早领了登机牌,是你们机场安检乱哄哄的我们才被耽搁的。于是争吵就此展开,我们几人从登机口被打发到安检处,似乎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只会说一句话:我们没办法啊,你们自己去改迁或退票,要投诉?投诉中心就在那里喏。

那对夫妻中好脾气的老公从头到底没吭声,这时匆匆去川航了解到当天没有其他飞机去丽江,劝老婆说咱退票改其他航空公司吧,于是他俩先撤兵。我瞧瞧这阵势,吵也没结果,好不容易也把老公劝下来,买了最近一班国航的飞机,6折,10:20起飞。又到川航柜台想退票,柜台小姐说特价票不能退,只能退燃油税和建设费。哎,算了,出来玩别搞得自己心情不好。

眼看才买的国航飞机到时间领登机牌了,我们赶紧下来,发牌的女孩查了下:“你们不是刚刚办过嘛……哦,没赶上阿……等等,川航那飞机又回来了,丽江天气不好,大风,不能降落,正在返回途中呢。你们看看要乘哪班,国航还是川航?”哈哈哈哈,我和老公实在忍不住相视狂笑,真天助我也!因为返航,我们川航的机票现在可以全额退款,不过想想还是乘国航吧,川航回来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再飞呢。通过安检,我们等在候机室。不久,广播称国航班机也将延误。我俩马上决定出去把国航票退了,仍然乘川航的,毕竟川航便宜。才退完,广播开始叫川航乘客开始登机。

中午12点,我们终于到达丽江,晴空万里,些许有点微风。哈哈,看看,丽江也为我们不平,特地在上午刮个大风把飞机刮回去接我们呢。

跟着来接机的纳西族小伙子来到丽江古城内的王府大酒店,酒店在古城南门,离城中心的四方街有1.5公里左右,闹中取静。

放下行李,我们在古城里悠闲地晃着,找了处凉快的饭店坐下吃东西。传说中的丽江粑粑、鸡头粉和黄豆面虽然并太不美味,但有了闲适下来的愉快心境做伴,倒也没人介意食物的品质了。

丽江的宣传语是:找个地方看书、发呆、睡觉。我们积极响应,逛累了回宾馆睡觉,睡醒了再出来觅食。听说古城外有处腊排骨火锅不错,搭车前往,没想到都8点多了饭店里还是人头攒动,才进门老板娘就嚷着今天没排骨了。我们只好回城,随便找了家饺子馆,和店老板以及另一桌游客聊天,都夸束河古城和香格里拉漂亮,让我们一定要去看看。好吧,计划不如变化,放弃大理去香格里拉。

Day 4

又是一个好天气,早早的起床,还在吃早饭呢,前天晚上跟我们谈好包车的阿姨已经在宾馆门口等着了。跟着阿姨来到车边,原来今天我们的导游兼司机是她老公和师傅,一位纳西族中年男子。和师傅很健谈,对当地的景点也相当熟悉,半个多小时就到了大名鼎鼎的玉龙雪山。景区门票80元/人,雪山门票加索道票172元/人,乖乖,下刀真狠呐!既来之则被斩之了。

玉龙雪山海拔五千多米,游客最高可以上到4600多,看着周围游客都在租羽绒服、买氧气瓶的,咱也别逞能了,也租了衣服,跟老公商量着氧气就不需要了吧,身体好着呢。排了近一个半小时的队,总算乘上了索道,据说旺季的时候光排队就得三、四个小时,暴汗!

乘了十几分钟的索道,到达4600米的最高点。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好且没有风的缘故,虽然海拔高,却不觉得很冷,我俩也没什么高原反应。老公一时兴起,索性光着膀子在山上拗起了造型,周围众多男士竞相效仿,裸照门事件在雪山上展开。

在白茫茫的雪山上晒了太阳,打了雪仗,又乘了刺激的冰雪滑梯,我们依依不舍地挥别玉龙。才下山,老公就开始觉得有些头疼,高原反应也滞后?

看着时间很早,我们请和师傅再带我们去昨晚才听说的束和古城,从玉龙去也就二十分钟的车程。

也许是尚在开发中,相比丽江古城来,束河古城保留了更多原生态的景致,少了太多商业气息。游人很少,商店不多,随处可见的狗狗们倒是为这张宁静而美丽的古城画卷添上了灵动的一笔。

Tips:

吃:

* 腊排骨火锅在丽江新城的象山市场内,最好吃的那家叫“钰洁”,从古城打车过去十多块钱。锅底68元,量很足,三四个人去只要再点几个蔬菜豆腐等就够了。

* 丽江特产如粑粑、鸡头粉、牦牛酸奶等个人觉得一般,不过也有人极喜欢的,口味不同吧。

住:

* 丽江古城内有非常多的星级宾馆和客栈供选择,最好事先预定,很多宾馆客栈会提供接机服务。淡季时,宾馆价格200~400元/天,客栈较便宜,从几十元到一百多都有。

行:

* 昆明至丽江汽车车程约9小时左右,飞行时间为45分钟。

* 丽江古城内不允许机动车进入,新城内的出租车起步费为8元。

* 由于丽江古城内的道路高低不平,故不建议大家带拉杆箱,无法拖行。

* 进丽江古城须缴纳古城维护费80元/人,票根要随身携带,在进玉龙雪山等景点时会检查,如忘记携带或遗失会被要求补买。

* 去玉龙雪山游玩可选择包车,一整天费用在120元左右。

* 束河古城相对较小,游览时间一两个小时足矣,不需要门票。虽然没丽江古城出名,但非常漂亮,去过的游客大多极力推荐。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2999-金沙贵宾会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这时匆匆去川航了解到当天没有其他飞机去丽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