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资讯 2019-10-06 17:0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金沙贵宾会2999-金沙贵宾会网址『Welcome』 > 文学资讯 > 正文

  以前村里穷人的子女根本没读书, 福贵的贤


  他叫福贵,村里人都叫他“洋盘”。幼时丰衣足食,家庭富农出身,家宅四间大瓦房红漆大木橼房梁,其父母运动中受到冲击,戴过高帽站过戏台,瓦房变草房得过且过。可小福贵家虽败落,多年养成的癖好总是改不掉,梳着小分头,头发涂的油光亮,衣服穿的整整齐齐,闲时喜欢拉拉胡琴,或写写小诗,颇有点小资情调。
  以前村里穷人的孩子根本没上学,也没钱上学,只得帮家里干干农活。小孩子们嫉妒,也不跟小福贵玩,暗地里给小富贵题了一个小名“洋盘”。在童年,倒是有几个小姑娘跟在小福贵后面屁颠屁颠地,谁叫小福贵有点书生气,又生得白白净净。青年时,尽管那些女孩很欣赏他,但想要嫁给却一个也没有,在那个年代成份毕竟是天大的事,能说得清吗?
  在七十年代农村的青年一般二十来岁就结婚了,可福贵成份不好,到了二十六七还没对象。可急煞福贵的母亲了,托了好几个媒人张罗,终于与张家港凤凰镇也是富农家庭的姓谢的一个女孩结合,成为了夫妻。小夫妻倒是相依为命恩爱有加,育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全家很是欢喜。
  在七十年代我们那个地方虽然还没有分田到户,但小私型企业蠢蠢欲动,特别小砖窑颇多。春季,福贵与谢氏在自家的自留地里选了一块地,做起了泥瓦(青瓦一般用来盖平房)。俩人起早摸黑、吃苦耐劳收入温饱有余。八十年代国家全面改革开放,乡里的第一座烧红砖的大窑厂正式建成,队里只是福贵第一个报名,做大窑厂工人,搬砖、出窑,甚累人的活。谢氏留在家里继续做泥瓦。两个孩子也快乐的成长着,就是那个女儿倒是被爷爷奶奶特别的宠。
  二
  1992年,随着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视察南方的重要谈话发表,标志着中国改革开放进入新的阶段,全国工厂如雨后春笋般一个个建成。离我那里东面妙桥突然冒出个大型的羊毛衫市场,西面江阴一家家纺织厂相继开张。自此之后我们这里商机络绎不绝,先是一个叫发根的捕捉到了信息,他脑筋甚是活络,组织了几个人,收妙桥的小作坊剪下来的羊毛衫边角料,后卖到江阴纺织厂开花、回纺做洋呢。当时的生意,那叫多红火就有多红火。
  福贵与发根是表兄弟,福贵看到了表兄有出息,时常往发根家串串门,套套近乎。后来发根母亲发话要带着福贵一起做收羊毛生意。福贵可是认真做事的人,又肯吃苦,每天早上也总是最早的一个,一家家把人叫齐后一起骑着脚踏车去妙桥收羊毛边角料,晚上踏着一车车的羊毛到江阴卖,每天分红收入颇丰。后来有了钱几个人买了摩托,大家也轻松一点。
  俗话说得好:无奸不商!渐渐的,大家没有了之前的默契,也没有了以往的齐心,其中有一个人偷偷的自己收羊毛自己偷着卖,东窗事发后索性大伙自立门户,自己做自己的。福贵脑子最好使,人勤奋,人缘好又有文化,每天起早贪黑的带着谢氏去收。那时候羊毛边角料多,他们收到的也自然多了,而且质量不错,江阴的大老板特喜欢订购福贵的货,生意做得那叫有声有色。不到一年,买了小车,翻了楼房。方圆几十里的人们那叫一个羡慕,便纷纷效仿。而这时的福贵不说财大气粗也底气十足了,自己不再亲自去收,让人收货,自己卖掉了才付钱,生意一点点地步入了正规。
  三
  几年下来,成了百万元户,小镇上也买了两套新房。儿子也争气在省中学习成绩年年第一,女儿倒是一般,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这是谢氏、爷爷奶奶宠的。有一阵子,纺织厂洋呢滞销,连带的边角料也很难卖出去了,几乎每家每户都库存积压了很多。然而,富贵老客户多,人机灵,销路还是不错的。
  邻居新明家里积压了好几吨的边角料,少说那也是几万元的钱,这笔钱让原本家境并不怎么宽裕的他们倍感压力,但迫于形势也无计可施。话说这个邻居是个很会投机取巧的小人,他居然想出了美人计(新明的妻子金氏曾经是锡剧演员,漂亮又妖媚),让自己的妻子金氏去接近富贵,目的是想把积压的货给卖出去,腾出资金可以规划未来。
  本来福贵是个文化人,金氏到来让他又燃起对小胡琴的热爱,诗云的洒脱。短短几个月福贵与金氏倒是热乎,走得很近,一个拉胡琴一个戏剧表演。金氏家的生意也因为富贵的照顾渐渐好转。福贵金氏时间长了对方各自慢慢产生了好感,乡下的群众普遍素质低,背后里议论着金氏与福贵的关系,捕风捉影、推波助澜。消息很快传到了谢氏的耳朵里,她当然不依不饶的,就日夜同富贵哭闹,心想着大家都要脸皮的人,闹开了难堪总得分开了吧。事与愿违,倒是像添了一把火,一把欲火。
  他们还是跨出了最重要的一步,偷尝了禁果。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儿金氏前夫新明也知道了,心里甚是恼火。有一天,喝了三两老白干醉汹汹的闯入了福贵家,怒气实在压不下去,既是掀桌子,又是追打着福贵。金氏有情偏护着福贵,新明也无办法,只得离婚,离婚时新明暗里还是拿到了一笔钱财了事。后来福贵帮金氏在镇上买了一座小洋楼,平时就公开的住在一起,金氏也愿意做福贵的情人。这一年刚好儿子高考,为了不影响儿子,谢氏把这件事满得死死的,她的苦只好往肚子里咽,福贵与金氏既然公开化,他们也不要什么颜面了。大伙儿背后也只能为谢氏不值而叹息!
  四
  那年,福贵的生意越来越好,正是喜事连连,儿子又金榜题名被南京医科大学录取,福贵全家皆是欢喜,谢氏吃了那么多苦,就指望着儿子成才,总算有个盼头。八月,送儿子上学,福贵大摆宴席几十桌,请了亲朋好友邻居宅坊,邻居们也由衷的祝福福贵谢氏。
  福贵在方圆几十里人缘本来挺好的,只可惜他作风差劲,就是管不住自己,除了第一个金氏,后来又陆陆续续勾搭了许多女人,他已经不要脸面了,甚至把情妇带回家去气谢氏,连理发店的那种鸡婆他也染指,不折不扣地成了来者不拒的烂货!与老百姓的关系也慢慢的疏远了。
  因为摊上这么个花心的老公,谢氏的日子当然不好过。五年里,不到五十的谢氏头发白了,常常一个人孤零零的守在家里,维护着一个名存实亡的夫妻关系。她是为了儿子在大学好好读书,所以一直瞒着儿子,一旦儿子放假回家,谢氏与富贵还得装恩爱夫妻。也因此,一直以来,在南京读书的儿子只知道他有一对恩爱有加的父母,一个幸福而温馨的家。
  五年很快,儿子终于结束了学业,顺利地拿到了医科毕业证书,并且因为奶奶的亲戚关系,很快被市第一人民医院录用。儿子回来后,很快就发现了真相,儿子受不了这样不齿的父亲,也受不了如此畸形的家庭,负气出走,临走还抛下一句:这辈子不娶老婆。儿子总归是儿子,福贵让谢氏出面在城里给儿子置了一套别墅,也算一个交代。
  五
  儿子是蛮争气的,有了稳定的好工作。可女儿呢,因为从小太过溺爱,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无所事事便于一帮小混混玩,连带着自己也成了地道的小太妹,那时正是青春叛逆期,谢氏无论怎么管都不顶用,如果富贵说她几句劈头就是:得了吧,你管好自己吧。哎,真是冤孽啊!
  所谓的有因必有果,灾难还是降临了。那天整天无聊逛荡的女儿一个人在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她,没办法只好自己做饭,刚打开煤气一燎火烟窜起,直往她脸上烧,把一张漂亮的脸毁了,那一年才二十二岁。后来几十次整容,但还是留下了印痕。她家有钱,媒婆给她介绍了几个对象,因为她眼高于顶,一个也看不中,也不看看自己的脸蛋。后来慢慢的随着年龄上升,真的成了“滞销品”,连媒婆都不愿意进门了。
  哪一个父母不疼子女的,福贵也希望做医生的儿子早点成家,因为传统老思想有一句话:必须儿子先结婚,然后才能嫁女儿。然而,并不是所有事都按照富贵的想法来的那么的顺风顺水,两个孩子的婚姻就这么不上不下的耽搁着。
  六
  这里也得感谢现代网络,福贵家的大龄剩女总算在网络上找了个外乡的男朋友,相约几次终于带到了家。谢氏那是个高兴,看女婿越看越欢喜。倒是福贵的眼睛辣,一眼看穿了那个小伙子是个混混,只是一声不吭,就是不同意这桩婚事。只是事情的发展也由不得富贵了,女儿肚子渐渐大了起来,没办法中的办法只能是让他们结婚,不久女儿的孩子出生了,两家人皆大欢喜,有些日子谢氏在外头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当福贵夫妻以为一切已经尘埃落定松了口气时,突然传来了晴天霹雳。准女婿打架伤人被逮捕了,虽然富贵使出浑身解数疏通,结果还是被判刑两年。女儿这两年倒是安份,谁叫她是个做母亲的人呢。两年后准女婿出狱,福贵又托关系,好不容易给准女婿找到了一份工作,在收费站做收费员。两小口倒是开心的过日子了,也选好了结婚日子。
  恶有恶报。那一天,准女婿被以前的小混混约了出去喝酒,下午一个匿名电话打给了福贵的女儿,女婿已经醉死在某某酒店。有人说是谋杀,也有人说是吸毒至死。福贵的女儿承受不住失去爱人的重创,那几个月里女儿精神出了问题,总是披头散发、颤颤巍巍地站在屋檐下,痴呆的眼神望着远处发呆,嘴唇微语喊着他的名字,夜色里,隐隐的听到又哭又笑的凄惨声。
  七
  如今三十几的女儿虽然是单身,却不学好,又回到了年轻时代地道的小太妹,不,现在是大姐大了!平时与一个连云港的混混姘居住在一起,可她哪里知道那些人和她混在一起只是看中她父亲的钱,想利用她弄点好处而已。福贵自己有错,由着她,谢氏根本管不住,只知道女儿心里苦,儿子又不肯找对象结婚,谢氏只好独自在暗头里流泪度日。
  大姐大不知何时染上了赌博,先是小麻将,后一发不可收拾。快到年了,福贵家来了几个不速之客,拿了几张大姐大签字的欠单来讨债。先是几万,如果不还,大家知道,哪些地痞流氓什么事都做得出来,长刀霍霍、敲门敲玻璃。福贵从来胆小,只好帮女儿还债。想不到还清了几张欠单,那些人又拿出了几张,几十万呀。这个时候邻居劝他不能还了,这是个无底洞,大姐大只好出逃在外。
  后来哥哥不舍得外甥年岁还小,也不舍得妹妹,找人摆平,帮她一次性还清了欠债。唉!大姐大在那个圈子里,是很难脱身的,谁叫她与连云港那些混混在一起呢,福贵大老板得年年帮她还赌债。
  八
  福贵六十多了,每当看见他微驮的背,蹒跚的步伐,也说不什么样滋味。年岁大了自然生理上也会减退,倒是金氏四十几岁风韵犹存。有一天,金氏不知哪里弄到了几颗小药丸,要福贵服下,这一次福贵出丑了,当场昏迷。金氏马上一个电话打倒福贵的儿子那里,儿子马上叫了一辆救护车,接到了儿子的医院,幸亏及时,福贵总算捡回了一条老命。
  不知什么原因,福贵的儿子现在四十多了,还不想找对象,难道真的要践诺那句话:这辈子不娶老婆了?也有人说他根本不行,还有人说是为报复父亲。
  谢氏眼看着儿子如今四十多了,依旧不想找个对象,女儿又潦倒至这个样子,她的心快要碎了。谢氏虽然物质上充裕富足,可长期处在这样的家庭及精神压抑,久而久之谢氏病倒了。到儿子的医院一检查,得出结论是严重的心脏病,要搭桥手术,还有胃部有颗肿瘤,虽然诊断为早期,为了保险起见,硬是托关系安排母亲去上海做手术。
  谢氏在病床上呻吟着,不肯去手术,宁愿去死。她嘟囔着:我要儿媳妇、要孙子、不要手术。我要儿媳妇、要孙子!
  大姐大在赌局里吐着一圈圈的烟圈儿,福贵微驼着背愁眉苦脸着……      

 哑巴女儿看到别人娶新娘子,眼馋的很呐,父亲看不下去别人笑话女儿,托队长帮忙找个婆家,福贵总是说如果女儿没有害那场病,说媒的早就踏破他家门槛了,队长带来好消息,说城里一个偏头愿意,可把他两高兴坏了,偏头来了一次,带了点东西,没说什么就走了,他们以为偏头嫌弃家里穷,也对这庄婚事不抱希望的时候,偏头又来了,还带来了修房子的泥瓦匠,那天村子里的人可羡慕呢,不久后,女儿也成了新娘,结婚那天的场面,有史以来最隆重,最热闹,在城里的日子过得也很好,邻居无不说她好,她也高兴,父亲去看她,听了也高兴,回来常常对村里人说起。

 他整日游手好闲,过着每天睁开眼睛不知道要怎么把今天消磨掉的日子,“幸好”后来学会了吃喝嫖赌,才算找到了乐趣,每日也“忙忙碌碌”,经常几天不回家,最后终于把剩下的一百亩和老宅子都输掉了,同时这也在之后的土地改革中救了他们一家,父亲一边骂他败家子,一边叹息活该。母亲则是抹着眼泪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在一家人搬到小茅草房之后,从不去茅房拉屎的父亲在拉屎的时候死在茅房。

 不久以后,女儿有了身孕,这可高兴死了一家人,可是好景不长,女儿因难产,死在生产中,偏头要求保大,可最后还是只保住一个,失去了儿子,女儿又走了,作为一个母亲,内心的打击绝对是沉重的,两个月后,福贵的老婆也死了,剩下偏头女婿和外孙,偏头一个人带小孩不容易,有时他也帮忙带一下,后来索性他也去了城里,和女婿,外孙住在一起,方便照顾,就这样生活到外孙4岁,一天偏头女婿在搬运货物的时候被两块板打倒,在医院的时候,福贵就说偏头女婿一定出不来,儿子因为别人生小孩死在这个医院,女儿因为自己生小孩死在这个医院,果不其然,女婿没有从鬼门关走出来,剩下他和外孙相依为命。

 儿子每天跑着上学,放学,也炼出一个田径运动员的潜质出来,还拿了学校的长跑冠军,福贵可高兴,比他大的孩子都输了给他,体育老师说是一个好苗子,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的孩子,因为县长的老婆难产大出血,需要输血,要学生都去,那个时候,饭都吃不饱,又偏偏儿子的血型合,由于抽血过多,儿子当场死亡,就死在抽血的过程中,接到消息的福贵,赶到医院的时候,县长也在,不是别人,就是当初那个偷鞋子住饭给他吃的那个人,他此时心里五味杂陈,带着儿子就回家了,走的时候只说了一句:你欠我一条命。

   外孙一再问父亲为什么不来接他回去,福贵说父亲死了,他又不懂死了是什么,后来经过福贵的一番解释,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父亲,不经哇哇大哭,两个人哭作一团。想到外孙还要人养,他又不能哭。公社化也取消了,他分到了一亩半田,从此之后,他就不能再像公社化那样混混过,每天带着外孙下田,有一天外孙说头晕,他让他休息休息,后意识不对劲,就送回家,煮了姜糖水,煮了豆子给他,自己又下地干活,再次回到家中的时候,最后一个噩耗也终于来了,外孙死掉了,是被豆子撑死的,他一边责怪自己,一边心痛外孙。

 共产党优待俘虏,采取自愿,他没有留下,而是拿着盘缠回家,长江彼岸没有解放,就这样,2年后,他回到了家,并没有解释什么,老婆依然相信他,爱他。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他走后两个月,母亲就去世了,这两年里,女儿生了一场大病,虽没有丢掉性命,却变成了一个聋哑人,听不到,说不出,儿子也三岁了,好在儿子慢慢接受了他。土地改革,他们分到5亩田地,还是地主家租的那5亩良田,地主也因此命丧黄泉,福贵想让儿子上学,读点书,不惜将女儿送人,最后又因舍不得又跑了回来,一家人虽然日子过得不容易,却也还算快乐,儿子养了两头羊,卖点毛也算补贴家用。

 福贵的老婆是城里米贩的女儿,大家闺秀。在父亲死后十天,老婆被岳父接走,一通接走的还有肚子里的儿子,留下一个女儿给他和母亲,一家三口日子过得只步为坚,一个少爷不得不学习如何种田,好在地主还有一点良心,租给他5亩良田,幸得半年以后老婆带着儿子回来了,一家5口也算团聚了。

                        ——取自余华《活着》

 福贵年轻的时候是个富三代,爷爷手里有二百亩田地租给佃户们,能收不少租子,给父亲那个败家子败掉一半。

 母亲病的厉害,老婆把从城里带来的最后两块银元拿出来叫他去城里请郎中,还没有请到郎中就被国民党拉了去做壮丁,母亲一直念叨他不会拿钱再去赌了,老婆也一直不离不弃,被困在山上的一个月里,吃的喝的都没有了,连长一直说蒋委员长会来救他们,到最后也时常有飞机空投物质,枪支弹药都不多看一眼,大伙都奔着大米去,最后山上的树,别人家房子上的木材……能烧的全都烧了煮饭,后来煮不了饭,飞机又投大饼,大米却成了睡觉的被褥,有一个人聪明,在大家抢大饼的时候,抢大家的鞋子,拿来烧火煮饭,而每天身边却还有人在死去,他一心想着一定要活着回去,不然母亲和老婆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死在哪里。

 回到村里,他不敢回家,因为他不知道怎么跟老婆,女儿交待,最后只好把儿子埋在村子西头,骗老婆和女儿,说儿子在住院,但是纸是包不住火的,没有不透风的墙,老婆知道以后总觉得是自己连累了儿子,病人总是会多想,日子总归是要过下去,只是老婆从此对县长恨之入骨,她把儿子的死全部怪罪到县长头上,老婆的病一天天严重起来,医生都嘱咐他料理后事,女儿也不愿意相信,但是突然有一天老婆能够坐起来,感觉慢慢好了些,家里也算是丧子之痛之后的一个稍微好一点的消息。

   终于在第二年,他答应外孙凑钱买牛的钱凑够了,到城里,买了一头老牛,取名叫福贵,别人都笑话他,只有他从老牛的眼神中看到了渴望生存的哀求。

 人民公社出现,家里的锅啊,铁器都要上交,大家都吃食堂,一起出工,收工,记工分,老婆却在这时得了软骨病,出不得大力,就在家里躺着,福贵和女儿两人出工,儿子上学,老婆的病一天天严重,而公社里面也没有东西吃,儿子的两头羊也早已经吃掉,日子过得艰难,队长下命令,所有人都回家吃,还像以前一样,这时什么吃的都没有,田里的谷子又还没成熟,大家都纷纷走出家门,最后树皮,野菜,只要是植物都吃干净了,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后来总算谷子也出了,了就在这时,学校里面传来噩耗…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2999-金沙贵宾会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  以前村里穷人的子女根本没读书, 福贵的贤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