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资讯 2020-02-26 22:3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金沙贵宾会2999-金沙贵宾会网址『Welcome』 > 文学资讯 > 正文

痴情公寓5先是集(续增)

(《你的月亮我的心》节目开始音乐起,丽萨榕自在地坐在椅子上)    丽萨榕:亲爱的听众朋友晚上好,欢迎收听你的月亮我的心特别节目,好领导就是我,我就是——丽萨榕。再次很荣幸地告诉大家,今天的节目又将破例由我来主持。    首先感谢大家对爱情公寓这部系列剧的支持,以至于终于让爱4的收视率远远超过了爱1、爱2和爱3,甚至是爱疯。可是,再多的季数也满足不了广大观众朋友们的心里求虐般的需求。于是乎,一些整日闲的蛋疼没事做的观众粉丝便自己动手编起了爱5,像什么胡一菲对诺澜泼硫酸了,曾小贤吸毒死亡了,美嘉得艾滋了等等网络流传的各种不是普通生物都能想到的结局版本。当然,包括我现在所说的话,都是这群无聊人士所作。我想我们伟大的汪编剧会不会说你们要逆天呢!    当然,我不是有意针对这群男女屌丝们。而是,今天我想让你们看看,真正的结局到底是什么!——    (只见桌上又放起了六台ipad,曾小贤、吕子乔等6人的照片全都在屏幕上显现出来。可是,张伟屌丝般的艺术照却又特别地镶在了相框里······)    丽萨榕:哦,本剧的条件真的很有限,本来投资方给我们爱情公寓的投资远远超过了预算,所以我们剧组赶忙买了真ipad用来做假道具。可是,剧务和陈美嘉竟然是同一所幼稚园毕业的,他的数学竟然也是同一个数学老师教的,一台1500元ipad的价格乘以7,他竟然算出了9002(6台价格为9000元)。你知道他是怎么算的吗?我想聪明的你应该猜出来了——    (美嘉熟练地掰起了手指:一七得七,二七十四,三八妇女节,五一劳动节······)    丽萨榕:没错,按照这样的运算法则,我也没那么大本事能算出正确结果。所以,剩下的2元钱只够买一个相框了,这个相框的价格也很巧妙地符合他的气质嘛。帅气英俊的张益达,英勇无畏的snake,黑如炮灰的张大炮,不好意思,这一季,又要委屈你了。    (张伟一动不动的竟连打了三个喷嚏,鼻涕也被他吸回去三次。)    丽萨榕:好了,废话不多说。让我们先来回忆下,在上一季有哪些虐人心弦——呸!扣人心弦的未解剧情呢?——    (诺澜、小贤和一菲在一个角落里构成真正的“三角恋”······悠悠紧紧握住自己婚检的报告单······美嘉和子乔给小峰看屋子时那出镜时间比曾小贤腿还短的高档电器的“统治”人类计划······关谷那会发红光的眼睛······)    丽萨榕:好了,我一个人在这儿叭叭地讲,有些观众恐怕早就想撵我走了,那下面的时间,就······不要太激动,你难道就不问问我,知不知道在这一季的解密过程中,会比上季更柯南(苛难)吗?而结果会比上季更狗血吗?实话告诉你,我不知道,我也不可能知道,因为这一季的我就像前四季的我一样——仍然不是主角。至于这一季的主角,(手挡着嘴小声地说)——有可能原班人马统一回归。呃······OK,接下来,让我们伴随着那陪我们走过4季的主题歌,开启我们爱情公寓的第五扇大门吧!    第一集情续上季    (只见又是丽萨榕无奈地站着)    丽萨榕:呃···先别着急换台,不是我要出来的,是导演嫌我嘴快把本季虐人心弦——呸!不好意思,是扣人心弦的剧情计划给透露了。为了作为惩罚,“韦大”的导演让我前来报幕——亲爱的观众朋友,本季这一集的名字叫做“情续上季”,一听这名字就很有尿点,——呃,不好意思,是很有看点。什么?你不信,那你就睁开你那比***曾、吕小布还小的眼睛,“悠悠”地看着“神奇”吧······    (只见张伟嘴肿得比上季还要大,关谷站在病床前机器人般地抱着他)    关谷:请问你还要让我抱你多久?我抱了你两季了,手都快累断了,你也该下来了吧!你信不信我分分钟切腹自尽!    张伟:&*%¥#¥#@#······(嘴肿得还是说不清楚话)    关谷:悠悠,你看他,他抢走了你专属的“峡谷胸怀”,你快让他下来啊···我手都快断掉了!    悠悠:大外甥!上!    (只见子乔配合关谷强行把张伟给硬拖了下来)    美嘉:唉唉,慢点,点滴都回血了。    张伟:&*%¥#¥#@#······(神色慌张,回头看了一眼美嘉手里回血的点滴之后,便吓得晕了过去)    美嘉:他怎么还晕血啊,真是从小缺爱,长大缺血啊。(其余三人对视无语)    悠悠:关关,你说那边怎么样了?要是一菲姐碰巧撞上了,他们会不会打起来?要是打起来,咱们该帮谁?    (关谷刚想说话···)子乔:拜托,小姨妈,你的想象力足够写第五季的剧本了。诺澜是谁?专修心灵净化学的曙光女神!诺澜才不像一菲和她(手指着美嘉)那样野蛮呢!    (关谷刚想说话···)美嘉:我一口盐汽水喷死你!你说谁野蛮啊,啊!你忘了上季我说的话了吗?(子乔明白似的回忆起来美嘉还有一个如来神掌没扇他,吓得他连忙堵住了嘴脸)    美嘉:悠悠,你就不要杞人忧天了,那是看曾老师的愿望了。如果曾老师死活要当裁判,那我们也管不了啊。    (关谷刚想说话···)悠悠:那你猜会不会这样——(悠悠的推断)    小贤:我也爱你,一菲!(诺澜惊奇望着他,一菲在门口也把那瓶水放空了)    诺澜:你说什么?    (只见小贤快速将门口的一菲拽了过来,准备接吻)    一菲:你干什么···    小贤:彪悍的爱情还需要解释吗!(一菲任由小贤控制,二人当着诺澜的面激吻着)    诺澜:好了,够了!我自动退出,明天我就飞回美国,祝福你们!(说完即快步离开)    (关谷刚想说话···)子乔: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结束了!下面应该这样——(子乔的推断)    诺澜:好了,够了!我知道你们在演戏给我看。曾小贤,你的贱脾气我又不是不知道,你不喜欢我就说嘛,也用不着委屈自己假装喜欢她啊。说不定,你在考验我是不是!(小贤和一菲狂晕)    (关谷刚想说话···)美嘉:你们有见过这么贱的曙光女神吗?下面应该是这样才对——(美嘉的推断)    诺澜:好了,够了!(流泪)小贤,你为什么会······    (见小贤心软,一菲赶紧站出来)一菲:好吧,诺澜,我承认,好汉做事好汉当。我到现在还喜欢曾小贤,如果你非要和我争的话,那我们就公平竞争吧······    (只见三人又回到了水浒时代,小贤变金莲,一菲变西门庆,诺澜变宋江)    一菲:宋江,老夫今日拼了这条老命也要带走莲儿,你休管!    诺澜:呔!你个狗贼西门庆,我今日要不将你就地正法,我就不叫诺······不对,我就不叫宋江!    小贤:哎呀,你们别打了,别打了,两位英雄勿伤彼此啊。都是我惹起的祸水啊。    一菲、诺澜:废话,谁让你是红颜啊!    (时间过去了很久······)    (小贤手里拿着冰糖葫芦靠着墙角睡着了,凳子下爆米花、可乐散落一地,一菲和诺澜还在激战中)    美嘉:啊哈哈哈,怎么样,这种剧情才有收视率嘛。    子乔:我两口盐汽水喷死你!什么破剧情,观众都走了!(二人较劲中)    关谷:好了,别闹了!我相信曾老师,他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这些比日本木马病毒还要脏的场面,你们就不要再虚构了。    子乔(手指着美嘉):她才是木马病毒,我的嘛,呵呵,一套一套的,安全!    美嘉:我三口盐汽水喷死你!就你脑里的东西脏,你脑袋里装的都是一坨一坨的东西!    子乔(声情并茂地唱):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    美嘉:你!    悠悠(手指着张伟):呃,请问他怎么了?    (大家一回头,只见张伟点滴的管子里满满的都是回血)    子乔、美嘉、关谷、悠悠(着急惊恐):医生快来啊!    (这面三人还在互相凝望着,先是诺澜做了反应)    诺澜(微笑地鼓起了掌):祝福你们啊。在我呆在美国的这段时间里,你们还是走到一起了。    一菲:其实我······(诺澜伸手示意不要说话)    诺澜:一菲,你不用解释了,我完全明白,你和小贤毕竟是真爱,你的那一条大河彻底让我明白了。你为我饯别的那天晚上,你说要让我们彻底失忆。可是,我相信你做不到,因为,我自己也做不到。    小贤:诺澜,对不起······    诺澜:别说对不起,我不配得到这句话。知道我为什么学心灵净化学吗?因为我想努力让自己打心里忘记你,是我打扰到了你们的正常生活。一菲你知道吗?当那天晚上你说你们认识七年了,你知道我的心里在自责吗?你们七年了,还能彼此默默保持着这份爱情,我真的很敬佩你们。我是结过婚的,所以我完全能明白那纯洁的爱情。当你一个人走回去的时候,我在心里默默地祝福你们以后一定要在一起,我就是希望能趁我在美国的时候,你们能收获幸福。可当我回到公寓时,我发现我自己错了,我以为是老天在给我机会。呵呵···其实,说真的,你们能在一块儿我真的很开心。    小贤:诺澜,原谅我···我们。我们还会是好朋友吗?    诺澜:当然,等你们结婚时,一定要发请柬给我哦。也有可能我会很忙收不到,或者回不来。(二人疑惑)    小贤:你要走吗?    诺澜:我这次来只是来寻找答案的,既然我已经得到答案了,那我还留在这里干嘛?其实我在美国真的生活得很好,也许在美国会碰到我该得到的爱情。好了,明天一早我就又回美国了,我得早点回去休息了。    一菲:一定要明天这么着急走吗?    诺澜:难道你还想让我听一次一条大河吗?呵呵,拜拜。(说完便离开医院,只剩下小贤和一菲彼此对视)    小贤:一菲。(二人互相紧紧拥抱着)    (悠悠他们早已站在门旁见证着这一时刻。子乔搂着美嘉,后被美嘉甩开;张伟还在病房重新打点滴;关谷搂着悠悠,而悠悠在感受幸福的同时,回忆起那张婚检单,便又表情忧愁,紧紧闭上了眼······)    (诺澜一个人回到了住处,屋内黑暗一片,诺澜没有开灯,依稀见得一点微弱月光。诺澜手里拿着两瓶酒,大口大口地想把自己灌醉。倚着阳台,看着月光,诺澜的眼睛里闪露出了点点泪光。回想起自己第一次喝醉酒时小贤的陪伴,诺澜终于失声痛哭起来。)    诺澜:小···小贤,我···我·····(诺澜喝得醉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诺澜的飞机起飞了(只是她的飞机起飞走了)。而在公寓里,小贤却和一菲也在默默祝福着诺澜)    (早饭饭桌上)    子乔:唉,我说小姨妈,要说曾老师和一菲的这拨儿已经算收尾了,你们怎么还没动静啊!关谷:你···你胡说什么,曾老师和一菲只是在一起了,又没有什么动静,凭什么要让我们先有动静?!    子乔:废话,你们连婚检都做了,还有什么不能做的······(悠悠一听到婚检,顿时脸都变了)    悠悠:呃···呃,子乔,你放心,只要一菲和曾老师那边有动静,我们也立即有动静!(关谷不理解的推了推悠悠)    关谷:悠悠,你瞎说什么,一菲和曾老师婚还没结,怎么能先生孩子呢?!更何况我们还没结呢!(当场所有人呆住)    美嘉:关谷,你理解错了,这二货的意思(手指着子乔)是要你们准备婚礼,不是让你们生孩子,怎么扯着扯着扯上曾老师了。(大家都笑,关谷也不知所措地笑······)    (小贤搂着一菲从卧室出来)    小贤:你们刚刚在说什么,什么扯上我了?    (饭桌上所有人都注视着小贤和一菲二人牵着的手,一菲自觉不好意思便想松开,而小贤却握的更紧。)    一菲:你快松手啊你,还握着干嘛啊!    小贤:这有什么,我们都已经······(大家一起“哇哦”地大呼一声)    一菲:去去去,有什么嘛,别想歪了啊,我们只是···只是···    子乔:只是什么?说啊。哇哦!曾老师,真有你的!(说完朝小贤挤了挤眼)    一菲:有你个大头鬼!我们只是···只是···(一菲突然憋得脸通红无语)    关谷:一菲,你怎么了,难道你们真的有动静了?天哪,太可怕了,那你们先结婚吧!我和悠悠再等等。    一菲:只是···只是···靠!怎么说不出来了?    子乔:呵呵,不羞羞,呵,不羞羞!    (一菲当脚踢了子乔的手臂)    一菲:你大爷的。    小贤:关谷,你怎么也想歪了,我是那种人吗?我是处女座的,很讲原则的好不好,没结婚我能先有动静吗?    一菲:对!我们只是···只是···说啊(拧了小贤一下)    小贤(疼地大喊):我们只是普通男女朋友关系!    美嘉:切,还普通?我看你们说不定什么时候擦点枪走点火什么思密达的,赶着关谷前面了。    一菲:美嘉,你还好意思说我,你呢!你和身边那个盐水瓶(手指着子乔)有没有啊!啊!    美嘉:什么盐水瓶!人家还在等着晓峰呢,他房子还在我手里,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子乔摇头撇着嘴笑了笑)    子乔:还手掌心,你能逃得了那几个家用电器怪物的手掌心?!(众人不解)    关谷:什么家用电器怪物?    美嘉:哦,你们不知道,晓峰家里有几个会说话的电器,他们还说要统治人类呢。吓死我了。(子乔偷笑着)    一菲(又踢了子乔一脚):喂,是不是你搞的鬼?那有什么统治人类的电器!    子乔:与我有什么关系!不信你问展博!······(众人全都惊住)    所有人:展博?!!    子乔:呃···呃,我我,我的意思是说,展博作为美嘉最后一个如来神掌使用权的公证人,他活着,我怎么会吓唬美嘉呢!    一菲:靠!你想咒我老弟死啊!什么活不活的!我看你不想活了!(说完便要打子乔)    悠悠:大家停一下!既然子乔把展博搬出来做挡箭牌(邪恶地看着子乔),那我们何不请出展博,让他来说出实情呢?    美嘉:可是人工智能还在充电呢。    一菲:浪费不了多少电,我老弟现在跑到北极了,离我们这近的很!(说完便跑回屋里要去拿电脑)    一菲:呀!!!(众人全都赶回去)    小贤:怎么了,怎么了!呀!!!(小贤飞速刚跑到屋里,便也吓得大叫)    (众人看到张伟在拿着人工智能当镜子照,而人工智能照出来的竟又是一副大香肠嘴、满脸疙瘩的样子)    美嘉:张伟,昨天你不是已经好了吗?怎么又过敏啦?!    张伟: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事,医生让我不要···照镜子,我就只好···拿拿它当镜子照了!    小贤:这是什么逻辑?你又吃小龙虾了吗?    张伟:没···没有啊,昨天我口渴准备···拿饮料,看见子乔···在和展博···    子乔(立即拦住):呃呃呃,···呃,你看他嘴都肿成这样了,还是赶紧送医院,别让他说太多话了!    美嘉:对对对,快送医院!    (在医院的医生诊室,众人围成一团)    医生:他这种情况也不少见,他体内的海鲜过敏是没了,可他可能有引起其他附带的病菌过敏,体能机制较差,都会有的。    小贤:还头一次听说!    一菲:你一个主持人能有什么见识!谢谢你啊医生。(说完大家便离开了诊室)    美嘉:张伟真是的,一个大男人连点病菌都抵抗不了。    子乔:你厉害,连家用电器都怕,还得我保护你。    美嘉:谁让你保护了,晓峰明天就回来了,就看我怎么从他女朋友身边把他抢过来吧。哼!    悠悠:美嘉,你真的考虑要追晓峰?放弃我大外甥?    美嘉:谁放弃他了?(众人欣慰,松口气)    美嘉:我从来没搭理过他!切!(子乔一听,心里有点酸楚)    悠悠:你就不考虑考虑?    美嘉:我说悠悠,别只问我,你怎么不考虑考虑?(关谷、悠悠对视疑惑)    悠悠:考虑什么?    美嘉:那里(手指着悠悠的肚子)有点动静!(众人都笑,唯独悠悠表情僵硬)    关谷:不好意思,呵呵,我们比较保守,等结婚之后再说!    美嘉:悠悠,要不然去妇科问问,看看现阶段怎么样?(众人鼓掌叫好)    悠悠: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不行!我···我···    一菲:哎呦,不羞羞,走进去吧,反正不要钱,去问问嘛。关谷,快,带他去问问嘛,两口子害什么羞吗?我保证,我们不偷听!    关谷:悠悠,要不我们就···去问问···    悠悠:关谷,我们不是说好的吗,你怎么能这样!(说完便气冲冲地跑开,关谷立即去追,剩下众人不解······)    本集未完待续···    (《你的月亮我的心》节目开始音乐起,丽萨榕自在地坐在椅子上)    丽萨榕:亲爱的听众朋友晚上好,欢迎收听你的月亮我的心特别节目,好领导就是我,我就是——丽萨榕。再次很荣幸地告诉大家,今天的节目又将破例由我来主持。    首先感谢大家对爱情公寓这部系列剧的支持,以至于终于让爱4的收视率远远超过了爱1、爱2和爱3,甚至是爱疯。可是,再多的季数也满足不了广大观众朋友们的心里求虐般的需求。于是乎,一些整日闲的蛋疼没事做的观众粉丝便自己动手编起了爱5,像什么胡一菲对诺澜泼硫酸了,曾小贤吸毒死亡了,美嘉得艾滋了等等网络流传的各种不是普通生物都能想到的结局版本。当然,包括我现在所说的话,都是这群无聊人士所作。我想我们伟大的汪编剧会不会说你们要逆天呢!    当然,我不是有意针对这群男女屌丝们。而是,今天我想让你们看看,真正的结局到底是什么!——    (只见桌上又放起了六台ipad,曾小贤、吕子乔等6人的照片全都在屏幕上显现出来。可是,张伟屌丝般的艺术照却又特别地镶在了相框里······)    丽萨榕:哦,本剧的条件真的很有限,本来投资方给我们爱情公寓的投资远远超过了预算,所以我们剧组赶忙买了真ipad用来做假道具。可是,剧务和陈美嘉竟然是同一所幼稚园毕业的,他的数学竟然也是同一个数学老师教的,一台1500元ipad的价格乘以7,他竟然算出了9002(6台价格为9000元)。你知道他是怎么算的吗?我想聪明的你应该猜出来了——    (美嘉熟练地掰起了手指:一七得七,二七十四,三八妇女节,五一劳动节······)    丽萨榕:没错,按照这样的运算法则,我也没那么大本事能算出正确结果。所以,剩下的2元钱只够买一个相框了,这个相框的价格也很巧妙地符合他的气质嘛。帅气英俊的张益达,英勇无畏的snake,黑如炮灰的张大炮,不好意思,这一季,又要委屈你了。    (张伟一动不动的竟连打了三个喷嚏,鼻涕也被他吸回去三次。)    丽萨榕:好了,废话不多说。让我们先来回忆下,在上一季有哪些虐人心弦——呸!扣人心弦的未解剧情呢?——    (诺澜、小贤和一菲在一个角落里构成真正的“三角恋”······悠悠紧紧握住自己婚检的报告单······美嘉和子乔给小峰看屋子时那出镜时间比曾小贤腿还短的高档电器的“统治”人类计划······关谷那会发红光的眼睛······)    丽萨榕:好了,我一个人在这儿叭叭地讲,有些观众恐怕早就想撵我走了,那下面的时间,就······不要太激动,你难道就不问问我,知不知道在这一季的解密过程中,会比上季更柯南(苛难)吗?而结果会比上季更狗血吗?实话告诉你,我不知道,我也不可能知道,因为这一季的我就像前四季的我一样——仍然不是主角。至于这一季的主角,(手挡着嘴小声地说)——有可能原班人马统一回归。呃······OK,接下来,让我们伴随着那陪我们走过4季的主题歌,开启我们爱情公寓的第五扇大门吧!    第一集情续上季    (只见又是丽萨榕无奈地站着)    丽萨榕:呃···先别着急换台,不是我要出来的,是导演嫌我嘴快把本季虐人心弦——呸!不好意思,是扣人心弦的剧情计划给透露了。为了作为惩罚,“韦大”的导演让我前来报幕——亲爱的观众朋友,本季这一集的名字叫做“情续上季”,一听这名字就很有尿点,——呃,不好意思,是很有看点。什么?你不信,那你就睁开你那比***曾、吕小布还小的眼睛,“悠悠”地看着“神奇”吧······    (只见张伟嘴肿得比上季还要大,关谷站在病床前机器人般地抱着他)    关谷:请问你还要让我抱你多久?我抱了你两季了,手都快累断了,你也该下来了吧!你信不信我分分钟切腹自尽!    张伟:&*%¥#¥#@#······(嘴肿得还是说不清楚话)    关谷:悠悠,你看他,他抢走了你专属的“峡谷胸怀”,你快让他下来啊···我手都快断掉了!    悠悠:大外甥!上!    (只见子乔配合关谷强行把张伟给硬拖了下来)    美嘉:唉唉,慢点,点滴都回血了。    张伟:&*%¥#¥#@#······(神色慌张,回头看了一眼美嘉手里回血的点滴之后,便吓得晕了过去)    美嘉:他怎么还晕血啊,真是从小缺爱,长大缺血啊。(其余三人对视无语)    悠悠:关关,你说那边怎么样了?要是一菲姐碰巧撞上了,他们会不会打起来?要是打起来,咱们该帮谁?    (关谷刚想说话···)子乔:拜托,小姨妈,你的想象力足够写第五季的剧本了。诺澜是谁?专修心灵净化学的曙光女神!诺澜才不像一菲和她(手指着美嘉)那样野蛮呢!    (关谷刚想说话···)美嘉:我一口盐汽水喷死你!你说谁野蛮啊,啊!你忘了上季我说的话了吗?(子乔明白似的回忆起来美嘉还有一个如来神掌没扇他,吓得他连忙堵住了嘴脸)    美嘉:悠悠,你就不要杞人忧天了,那是看曾老师的愿望了。如果曾老师死活要当裁判,那我们也管不了啊。    (关谷刚想说话···)悠悠:那你猜会不会这样——(悠悠的推断)    小贤:我也爱你,一菲!(诺澜惊奇望着他,一菲在门口也把那瓶水放空了)    诺澜:你说什么?    (只见小贤快速将门口的一菲拽了过来,准备接吻)    一菲:你干什么···    小贤:彪悍的爱情还需要解释吗!(一菲任由小贤控制,二人当着诺澜的面激吻着)    诺澜:好了,够了!我自动退出,明天我就飞回美国,祝福你们!(说完即快步离开)    (关谷刚想说话···)子乔: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结束了!下面应该这样——(子乔的推断)    诺澜:好了,够了!我知道你们在演戏给我看。曾小贤,你的贱脾气我又不是不知道,你不喜欢我就说嘛,也用不着委屈自己假装喜欢她啊。说不定,你在考验我是不是!(小贤和一菲狂晕)    (关谷刚想说话···)美嘉:你们有见过这么贱的曙光女神吗?下面应该是这样才对——(美嘉的推断)    诺澜:好了,够了!(流泪)小贤,你为什么会······    (见小贤心软,一菲赶紧站出来)一菲:好吧,诺澜,我承认,好汉做事好汉当。我到现在还喜欢曾小贤,如果你非要和我争的话,那我们就公平竞争吧······    (只见三人又回到了水浒时代,小贤变金莲,一菲变西门庆,诺澜变宋江)    一菲:宋江,老夫今日拼了这条老命也要带走莲儿,你休管!    诺澜:呔!你个狗贼西门庆,我今日要不将你就地正法,我就不叫诺······不对,我就不叫宋江!    小贤:哎呀,你们别打了,别打了,两位英雄勿伤彼此啊。都是我惹起的祸水啊。    一菲、诺澜:废话,谁让你是红颜啊!    (时间过去了很久······)    (小贤手里拿着冰糖葫芦靠着墙角睡着了,凳子下爆米花、可乐散落一地,一菲和诺澜还在激战中)    美嘉:啊哈哈哈,怎么样,这种剧情才有收视率嘛。    子乔:我两口盐汽水喷死你!什么破剧情,观众都走了!(二人较劲中)    关谷:好了,别闹了!我相信曾老师,他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这些比日本木马病毒还要脏的场面,你们就不要再虚构了。    子乔(手指着美嘉):她才是木马病毒,我的嘛,呵呵,一套一套的,安全!    美嘉:我三口盐汽水喷死你!就你脑里的东西脏,你脑袋里装的都是一坨一坨的东西!    子乔(声情并茂地唱):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    美嘉:你!    悠悠(手指着张伟):呃,请问他怎么了?    (大家一回头,只见张伟点滴的管子里满满的都是回血)    子乔、美嘉、关谷、悠悠(着急惊恐):医生快来啊!    (这面三人还在互相凝望着,先是诺澜做了反应)    诺澜(微笑地鼓起了掌):祝福你们啊。在我呆在美国的这段时间里,你们还是走到一起了。    一菲:其实我······(诺澜伸手示意不要说话)    诺澜:一菲,你不用解释了,我完全明白,你和小贤毕竟是真爱,你的那一条大河彻底让我明白了。你为我饯别的那天晚上,你说要让我们彻底失忆。可是,我相信你做不到,因为,我自己也做不到。    小贤:诺澜,对不起······    诺澜:别说对不起,我不配得到这句话。知道我为什么学心灵净化学吗?因为我想努力让自己打心里忘记你,是我打扰到了你们的正常生活。一菲你知道吗?当那天晚上你说你们认识七年了,你知道我的心里在自责吗?你们七年了,还能彼此默默保持着这份爱情,我真的很敬佩你们。我是结过婚的,所以我完全能明白那纯洁的爱情。当你一个人走回去的时候,我在心里默默地祝福你们以后一定要在一起,我就是希望能趁我在美国的时候,你们能收获幸福。可当我回到公寓时,我发现我自己错了,我以为是老天在给我机会。呵呵···其实,说真的,你们能在一块儿我真的很开心。    小贤:诺澜,原谅我···我们。我们还会是好朋友吗?    诺澜:当然,等你们结婚时,一定要发请柬给我哦。也有可能我会很忙收不到,或者回不来。(二人疑惑)    小贤:你要走吗?    诺澜:我这次来只是来寻找答案的,既然我已经得到答案了,那我还留在这里干嘛?其实我在美国真的生活得很好,也许在美国会碰到我该得到的爱情。好了,明天一早我就又回美国了,我得早点回去休息了。    一菲:一定要明天这么着急走吗?    诺澜:难道你还想让我听一次一条大河吗?呵呵,拜拜。(说完便离开医院,只剩下小贤和一菲彼此对视)    小贤:一菲。(二人互相紧紧拥抱着)    (悠悠他们早已站在门旁见证着这一时刻。子乔搂着美嘉,后被美嘉甩开;张伟还在病房重新打点滴;关谷搂着悠悠,而悠悠在感受幸福的同时,回忆起那张婚检单,便又表情忧愁,紧紧闭上了眼······)    (诺澜一个人回到了住处,屋内黑暗一片,诺澜没有开灯,依稀见得一点微弱月光。诺澜手里拿着两瓶酒,大口大口地想把自己灌醉。倚着阳台,看着月光,诺澜的眼睛里闪露出了点点泪光。回想起自己第一次喝醉酒时小贤的陪伴,诺澜终于失声痛哭起来。)    诺澜:小···小贤,我···我·····(诺澜喝得醉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诺澜的飞机起飞了(只是她的飞机起飞走了)。而在公寓里,小贤却和一菲也在默默祝福着诺澜)    (早饭饭桌上)    子乔:唉,我说小姨妈,要说曾老师和一菲的这拨儿已经算收尾了,你们怎么还没动静啊!关谷:你···你胡说什么,曾老师和一菲只是在一起了,又没有什么动静,凭什么要让我们先有动静?!    子乔:废话,你们连婚检都做了,还有什么不能做的······(悠悠一听到婚检,顿时脸都变了)    悠悠:呃···呃,子乔,你放心,只要一菲和曾老师那边有动静,我们也立即有动静!(关谷不理解的推了推悠悠)    关谷:悠悠,你瞎说什么,一菲和曾老师婚还没结,怎么能先生孩子呢?!更何况我们还没结呢!(当场所有人呆住)    美嘉:关谷,你理解错了,这二货的意思(手指着子乔)是要你们准备婚礼,不是让你们生孩子,怎么扯着扯着扯上曾老师了。(大家都笑,关谷也不知所措地笑······)    (小贤搂着一菲从卧室出来)    小贤:你们刚刚在说什么,什么扯上我了?    (饭桌上所有人都注视着小贤和一菲二人牵着的手,一菲自觉不好意思便想松开,而小贤却握的更紧。)    一菲:你快松手啊你,还握着干嘛啊!    小贤:这有什么,我们都已经······(大家一起“哇哦”地大呼一声)    一菲:去去去,有什么嘛,别想歪了啊,我们只是···只是···    子乔:只是什么?说啊。哇哦!曾老师,真有你的!(说完朝小贤挤了挤眼)    一菲:有你个大头鬼!我们只是···只是···(一菲突然憋得脸通红无语)    关谷:一菲,你怎么了,难道你们真的有动静了?天哪,太可怕了,那你们先结婚吧!我和悠悠再等等。    一菲:只是···只是···靠!怎么说不出来了?    子乔:呵呵,不羞羞,呵,不羞羞!    (一菲当脚踢了子乔的手臂)    一菲:你大爷的。    小贤:关谷,你怎么也想歪了,我是那种人吗?我是处女座的,很讲原则的好不好,没结婚我能先有动静吗?    一菲:对!我们只是···只是···说啊(拧了小贤一下)    小贤(疼地大喊):我们只是普通男女朋友关系!    美嘉:切,还普通?我看你们说不定什么时候擦点枪走点火什么思密达的,赶着关谷前面了。    一菲:美嘉,你还好意思说我,你呢!你和身边那个盐水瓶(手指着子乔)有没有啊!啊!    美嘉:什么盐水瓶!人家还在等着晓峰呢,他房子还在我手里,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子乔摇头撇着嘴笑了笑)    子乔:还手掌心,你能逃得了那几个家用电器怪物的手掌心?!(众人不解)    关谷:什么家用电器怪物?    美嘉:哦,你们不知道,晓峰家里有几个会说话的电器,他们还说要统治人类呢。吓死我了。(子乔偷笑着)    一菲(又踢了子乔一脚):喂,是不是你搞的鬼?那有什么统治人类的电器!    子乔:与我有什么关系!不信你问展博!······(众人全都惊住)    所有人:展博?!!    子乔:呃···呃,我我,我的意思是说,展博作为美嘉最后一个如来神掌使用权的公证人,他活着,我怎么会吓唬美嘉呢!    一菲:靠!你想咒我老弟死啊!什么活不活的!我看你不想活了!(说完便要打子乔)    悠悠:大家停一下!既然子乔把展博搬出来做挡箭牌(邪恶地看着子乔),那我们何不请出展博,让他来说出实情呢?    美嘉:可是人工智能还在充电呢。    一菲:浪费不了多少电,我老弟现在跑到北极了,离我们这近的很!(说完便跑回屋里要去拿电脑)    一菲:呀!!!(众人全都赶回去)    小贤:怎么了,怎么了!呀!!!(小贤飞速刚跑到屋里,便也吓得大叫)    (众人看到张伟在拿着人工智能当镜子照,而人工智能照出来的竟又是一副大香肠嘴、满脸疙瘩的样子)    美嘉:张伟,昨天你不是已经好了吗?怎么又过敏啦?!    张伟: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事,医生让我不要···照镜子,我就只好···拿拿它当镜子照了!    小贤:这是什么逻辑?你又吃小龙虾了吗?    张伟:没···没有啊,昨天我口渴准备···拿饮料,看见子乔···在和展博···    子乔(立即拦住):呃呃呃,···呃,你看他嘴都肿成这样了,还是赶紧送医院,别让他说太多话了!    美嘉:对对对,快送医院!    (在医院的医生诊室,众人围成一团)    医生:他这种情况也不少见,他体内的海鲜过敏是没了,可他可能有引起其他附带的病菌过敏,体能机制较差,都会有的。    小贤:还头一次听说!    一菲:你一个主持人能有什么见识!谢谢你啊医生。(说完大家便离开了诊室)    美嘉:张伟真是的,一个大男人连点病菌都抵抗不了。    子乔:你厉害,连家用电器都怕,还得我保护你。    美嘉:谁让你保护了,晓峰明天就回来了,就看我怎么从他女朋友身边把他抢过来吧。哼!    悠悠:美嘉,你真的考虑要追晓峰?放弃我大外甥?    美嘉:谁放弃他了?(众人欣慰,松口气)    美嘉:我从来没搭理过他!切!(子乔一听,心里有点酸楚)    悠悠:你就不考虑考虑?    美嘉:我说悠悠,别只问我,你怎么不考虑考虑?(关谷、悠悠对视疑惑)    悠悠:考虑什么?    美嘉:那里(手指着悠悠的肚子)有点动静!(众人都笑,唯独悠悠表情僵硬)    关谷:不好意思,呵呵,我们比较保守,等结婚之后再说!    美嘉:悠悠,要不然去妇科问问,看看现阶段怎么样?(众人鼓掌叫好)    悠悠: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不行!我···我···    一菲:哎呦,不羞羞,走进去吧,反正不要钱,去问问嘛。关谷,快,带他去问问嘛,两口子害什么羞吗?我保证,我们不偷听!    关谷:悠悠,要不我们就···去问问···    悠悠:关谷,我们不是说好的吗,你怎么能这样!(说完便气冲冲地跑开,关谷立即去追,剩下众人不解······)    本集未完待续···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2999-金沙贵宾会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痴情公寓5先是集(续增)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