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资讯 2020-01-11 21:2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金沙贵宾会2999-金沙贵宾会网址『Welcome』 > 文学资讯 > 正文

县教育局局长到高中指导工作,孙大鹏对王朝军


  王朝军办完事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全身好像是被水浇透了一样,尤其是他的上身,白色的体恤衫都已紧紧的贴在了脊背上。王朝军一边泡着茶一边说这鬼天气太热了,空气似乎能用一根火柴被点着一样。
  和王朝军同一办公室的孙大鹏笑着接过了王朝军的话,话匣子就此也被打开了。孙大鹏分析说,连续几年的夏天都是这样出奇的热,这都是由于全球气温变暖而导致的,什么南极冰川快速的消融,社会经济只顾高速发展而忽视了对于环境的保护,什么温室气体严重排放,什么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动物植物间的矛盾关系日趋恶化等等,说的头头是道。王朝军一边品咂着茶,一边看着听着孙大鹏滔滔不绝说话的样子,心里还是暗暗佩服着他丰富的知识面。王朝军作为本局的常务副局长,一直都对孙大鹏另眼高看。王朝军一直觉得孙大鹏是属于那种心中有货,肚里有乾坤的人,只是目前的政治升迁环境不好,要不以孙大鹏的才学和见识咋会屈尊为单位里一个没有任何级别的小小的业务主任呢?在工作之余,偌大个局王朝军和孙大鹏也算是交往很密的同事加好友了。孙大鹏也对王朝军很是恭敬,马首是瞻。
  空调把凉爽惬意的冷气源源不断的送入室内,刚刚还是满头大汗的王朝军,瞬间就被这凉爽滋润的舒爽起来,衣服上的汗渍也正在一点点消失,紧贴在皮肤的衣服也已经放开了对肌肉的束缚。王朝军舒服的窝在自己那张宽大的真皮座椅里,半眯着眼睛和孙大鹏有一句没一句的天南海北的聊着。一会儿说亚太战略平衡问题,一会儿又谈起俄罗斯与中国的关系,一会儿又说道现如今社会的浮躁和一些诟病,他们侃侃而谈,甚是欢愉。
  一阵清脆的音乐声响起,孙大鹏按下了手机接听键,电话里传来了老同学方龙兴的声音。两人就在电话里寒暄了起来,一个说来县城参加培训,一个说下班后聚聚,挂上电话,孙大鹏对王朝军说,乡下来了一个在基层当教师的同学,他是来参加全县暑期骨干教师继续教育培训的。孙大鹏随即就邀请王朝军下班后陪他的同学去小城有名的川香辣味烤鱼店坐坐。王朝军并没有推辞,很爽快的应承了下来。
  小县城四面环山,夏季的火热并没有因为这里的山和水而绕道,经过一天的暴晒,这里的空气更是变本加厉,依然热浪滚滚。大街上的女人们也因此越穿越少,美丽、性感、动人的风景裸露在了这滚滚热浪之中,让人感觉像是进入了一个天然的大浴场一样。薄而透的吊带装像一缕轻纱包裹在女人的上身,突兀的山峰让人无限遐想,一条短短的迷你短裤彰显了女人的风情。王朝军和孙大鹏沿着河堤而行,这一幕幕动人的景致让他们的话语里多了几分兴奋,随口而出的荤段子让两人笑声不断。
  王朝军和孙大鹏两人前脚刚刚迈进这家生意火爆的川香辣味烤鱼店,孙大鹏的同学带着一个漂亮的女人后脚就进来了。孙大鹏忙不迭的向王朝军介绍起了同学方龙兴。王朝军和方龙兴热情地握了握手后,大家随即入座。方龙兴笑着有向大家介绍了一下随自己而来的女教师林晓洁。林晓洁也很大方,礼貌性的站起来分别和王朝军、孙大鹏握了握手。
  
  二
  孙大鹏的同学方龙兴是离县城百公里之外的一个乡镇中心小学的校长。方龙兴和孙大鹏是市师范学校毕业的同班同学。毕业后,孙大鹏因为自己父亲曾经是乡下一个镇的党委书记,父亲的手上积攒了一些人脉资源,在孙大鹏毕业之前父亲早就着手在安排他的工作了。这个社会就是这样,人脉关系往往决定了一个人的人生前途问题,它可以让事物按照自己的意愿发展而发展,孙大鹏就是这类关系充分发挥后的产物。孙大鹏在毕业之际,并没有为了自己的去留问题而苦恼,他一番风顺的进入了别人向往的机关单位,成了人社部门的一名干部。方龙兴就没有孙大鹏那样幸运了,虽说那时国家处在计划经济的大潮中,学生毕业都是包分配工作的,可由于方龙兴那个世代贫困的家庭,父母属于那种老实巴交且整日与泥土打交道的标准式中国农民,一无钱,二无关系,方龙兴被分配到了一个偏远的农村学校,一干就是10年。十年里,他凭着自己的扎实苦干,从一名普通的教师干到学科带头人,干到教务主任,现如今又干到了校长的职位,期间也在基层这个范围里交流了辗转了几个学校。年龄不过三十岁的方龙兴的脸上写满了沧桑,憨厚可掬的他却并没有因此而痛恨这个社会,总是一副憨憨的笑容挂在脸上,所以有人就说了一句心态决定一切,看来这话是有一定道理的。人其实更像是一块石头,在大水洪流中被撞击清洗后,先前的棱角都会被磨平,留下了饱满的圆润,这点王朝军是真真切切的从方龙兴身上体会出来的。通过短暂的交流,方龙兴的言谈举止给王朝军留下的印象就是一个处事圆滑,说话办事得体的人。
  几个人频频举杯,方龙兴着重向王朝军和老同学说起了林晓洁。林晓洁戴着一副眼镜,藏在眼镜后的那对眸子很是明亮,从不喝酒的她只是用茶水应付着酒桌上的频频举杯。林晓洁并没有像街头那群青春靓丽的女人一样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她反而是不施粉黛,一种自然清新脱俗的美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林晓洁是那种很耐看的女人,越看越好看,越看越有味道。面对三个大男人,林晓洁显得有些无所事事,自己又不会喝酒,也不便插言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他们几个人嘻嘻哈哈的聊天。林晓洁所流露出来的表情没有逃出王朝军的眼睛,王朝军举起酒杯邀请林晓洁喝一杯。
  林晓洁因从不沾酒,无奈之下向方龙兴投去求救的眼神。
  方龙兴笑着说:“小林,不会喝酒可以学着喝一点嘛,王局长邀请你喝一杯是对我们当教师的一种慰问呀。什么事都是学来的,喝酒也不例外,没有人天生就能喝酒,都是一步步学会的。酒也是一种媒介呀,古人不都说无酒不成席嘛,酒可以提高人与人之间的气氛。”
  王朝军和孙大鹏鼓起了掌声,都说方龙兴校长对酒文化理解的到位透彻,林晓洁见自己的校长这样的说辞,也只能端起了酒,与王朝军碰杯,皱着眉头,仰着脖子痛苦地喝下了一杯。大家又是一阵掌声,林晓洁的脸上飞快的起了一层红晕,白里透红,粉嘟嘟,水嫩嫩,好像一个出水芙蓉的美女。王朝军与孙大鹏相视而笑,心照不宣,各怀鬼胎。
  四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香喷喷的烤鱼的香味弥漫了整个包间。方龙兴向大家说起了林晓洁。
  林晓洁是毕业于省城一所二本类师范教育大学,毕业后考取了特岗教师,经过三年转正期,现如今成了一位名副其实的正式教师了。林晓洁这次跟随方龙兴一块儿来县师训中心参加全县骨干教师培训会,是方龙兴亲自向教育局推荐的本校骨干教师。方龙兴一心想要把林晓洁培养成为自己学校的学科带头人,培养成下一个教务主任,成为自己得力的左膀右臂。其实,方龙兴也是为了自己将后来进入教育局而精心谋划。基于这一点,林晓洁心知肚明,自己也很努力。在日常的教学中林晓洁总是潜心研究,努力实践着。她所撰写的《快乐教学》论文在省教育期刊全文刊登,市县教育机构也因此大力推广林晓洁的快乐教学法。一时间,林晓洁的名字频频出现在市县教育机构的文件上、新闻报道上,成了市县远近闻名的教育名人,为此还被县政府作为教育特殊贡献教师重奖过。林晓洁的丰功伟绩让王朝军敬佩不已,也让他对于林晓洁刮目相看。
  话中带酒的王朝军,又一次端着酒站了起来,微笑着对林晓洁说:“林老师真是教育界的骄傲啊,在下很是佩服,为表心意,我借孙主任的酒,再敬林老师一杯,感谢你为我县教育的贡献,还望林老师给我个薄面。”
  林晓洁被方龙兴早就跨上了天,回想起自己在教育上的点滴成就,心中也有了一丝自豪从心而起。林晓洁因为之前喝了几杯酒,已经适应了烈酒的味道,这次她并没有扭捏的拒绝王朝军,而是礼貌地站起来说:“感谢王局长的关心和厚爱,作为教师我也只是做了自己的本分而已。王局长的表扬我实在不敢当呀。”林晓洁的话音未落,一阵笑声就起,王朝军和林晓洁干杯的清脆声像悦耳的铃声伴着举杯仰头喝下的动作潇洒地完成。
  王朝军落座后,孙大鹏笑着对大家说:“你们是不知道,我们王局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也是一名教师哦,他可是你们教师里的表率呀。想当年,王局也是你们教育行业里的响当当的人物哟。”
  此话一出,方龙兴和林晓洁很是惊讶。
  方龙兴努力在脑海里搜寻着教育界里关于王朝军的所有记忆。
  林晓洁微笑着说:“天呐,原来王局也曾经干过教育?这真让人不敢相信。”
  王朝军一听,便陪着笑说:“当过,我才毕业的时候工作的第一站就是在一所乡村小学当一名普通的代课教师,整整教了三年的书呢,如假包换。”王朝军说玩爽朗的笑了起来。
  方龙兴突然间想了起来,说:“对,我想起来了,我毕业的时候王局长已经是教育局的教育股长了。只因我那时还只是一个普通的教师身份没有机会和王局接触,但我见过王局来我校检查工作。你们知道吗?我们县至今所沿用的教师备课15法那是王局长潜心教育的成果呀。王局长才是为我县教育立下过汗马功劳的教育精英呀。”
  在场的林晓洁暗暗的向王朝军投去了无比敬仰的目光。孙大鹏也是满脸堆笑的向王朝军竖起了大拇指。王朝军听了方龙兴的话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挥挥手说:“哪有那么厉害呀,这都是方校长恭维的好。我那时被教育局提拔为股长后,放弃了教学研究,潜心于教育管理工作,去基层学校检查工作的时候多些,也认识了很多一线教师。可是对于你方龙兴,我还真没有什么印象。我后来在教育股长的职位上短短的干了两年,就被组织提拔到了人社局当了这么个不起眼的副局长。”
  王朝军的一席话让大家都对他肃然起敬,王朝军年纪轻轻就当上了人社局的常务副局长,这在这个小县城里是绝无仅有的事。王朝军今年也不过才35岁而已,能坐上人社局副局长的位子没有自己踏实的工作和出色的工作能力的话,那是决然轮不上他的。孙大鹏在此提议大家敬王朝军一杯,于是其余三人都站了起来分别与王朝军干杯,说着一些溜须拍马的话。
  林晓洁在内心深处对于王朝军不仅是佩服,王朝军潇洒的外表和不凡的谈吐让林晓洁的心中有了些许异样的感觉,原本红扑扑的脸蛋不自觉地又红了一些。
  王朝军暗暗偷偷地看着眼前这个林晓洁,发现林晓洁的酒量其实很不错。大概是林晓洁从不沾酒的缘故吧,一个人的潜力就是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才会被激发,林晓洁就属于这种有潜力可以发掘的人。林晓洁红扑扑的脸蛋上时时都镶嵌着美丽真挚的笑容,让人没感觉到任何的矫揉造作,而是给人带来了一种美的享受。她的笑就像是一朵绽放艳丽的花朵深深的冲击着王朝军那颗悸动的心。王朝军有了一种对林晓洁想要进一步熟知的冲动,这冲动让王朝军肆无忌惮的在酒桌上口若悬河,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三
  方龙兴和孙大鹏两人的同学情谊是很纯洁质朴的,就像很多人在同学聚会上大发感慨一样说道:还是同学间的友情是不添加任何一点水分的真诚。王朝军曾经也参加过类似同学聚会,可他的心里却是五味杂陈,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人与人之间的虚伪萦绕在同学间的这份看似真挚的情谊中。一些同学几杯酒后,就会毫无节制的说一些阿谀奉承的溜须拍马之言。王朝军看着眼前的孙大鹏和方龙兴,心中徒生出了一丝妒忌。亲情、友情、夫妻间的情一股脑涌上了王朝军的心头。他醉眼朦胧地看着林晓洁,这个光彩照人的女教师让王朝军的心里生出了邪恶的想法。
  在官场混了这几年的王朝军亲眼目睹过一些人所谓的家中大旗不倒,外面彩旗招展的生活乐趣。这种生活王朝军一直以来都是对此嗤之以鼻,很是厌恶,觉得这类人的三观有问题,他从来都是远而避之。两年前,他曾经有过一次这类想法,想去外面找一个情人或是小三改变一下自己孤寂的生活状态。可他转念一想,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卑微的泥腿子农民的儿子,那些邪恶的,不道德的想法也就烟消云散了。可今晚,他的心里却有了这种莫名的想法,他有一种想要占有林晓洁的冲动。
  自从父母相继离世,王朝军越发感到人生的短暂和苦恼,人的生老病死,人的喜怒无常,心中就多了几分厌世的心态了。王朝军的妻子出生于领导家庭,可是结了婚后,妻子根本就瞧不起自己,从来都没拿正眼看过他一次。王朝军的悲哀让他自己把自己这些年来都封锁在了内心的枷锁之中。
  当年,王朝军的妻子刘芳是教育局长刘善峰的千金。时任教育局长的刘善峰亲自为女儿挑选了王朝军这个乘龙快婿,是因为他从王朝军的身上看见了自己年轻时拼搏奋斗的影子,为了让女儿有个稳妥的依靠和幸福的家,努力将王朝军和刘芳撮合在了一起。可他却不知,就是这样的撮合几乎毁了王朝军和刘芳的一生。王朝军在教育领域的锋芒让刘善峰认定了这个年轻人就是自己的女婿。王朝军在教学工作中不断总结经验,不断以身试法亲身试验,最终总结出了教学备课15法,一经推广全县乃至全市的教师都赞赏有加,也因此才短短教了三年书的王朝军就被刘善峰破格提拔为县教育局教育股的股长。当时在教育上就流传了一句话:刘善峰局长找到了接班人。也就在那年,王朝军24岁的时候迎娶了教育局长的千金刘芳为妻,好多人心生羡慕,暗中骂王朝军走了狗屎运,捡了一个金元宝。殊不知王朝军表面风光无限,前途一片光明,可王朝军的内心却是痛苦万分。这还得从岳父刘善峰极力撮合他和刘芳说起。

县教育局局长到高中指导工作,高中校长殷勤接待,引着局长全校乱转,查看软硬件设施,中午便到大饭店就餐。
  面对满桌的山珍海味,局长感慨万千,说:“教育就像开饭店,档次越高,菜做的越好,顾客就越多……”
  “精辟!”校长在一边竖起了拇指,说:“高中近几年成绩不佳,主要原因就是教学楼和宿舍楼太陈旧,设施不够人性化,该加大投资力度。”
  局长有些不悦,喝口酒继续发感想:“教师就像厨师,水平不高就做不出好菜……”
  “精辟!”校长再次竖起了大拇指:“教师只强调年轻化不行,成熟教师太少就撑不起局面,我看应该回聘一部分老教员。”
金沙贵宾会2999,  局长又不悦,低下头只管吃菜喝酒。校长揣摩局长的思路往下说:“按您的意思这菜就是学生喽,加工得好高校才买单……”
  “不,不,”局长举一下手中的酒杯说:“我的意思是学生更像这桌上的酒,单用眼睛看谁也说不出好坏,甚至说不清是酒还是水,要闻要品才能知道真假好坏,我们培养出的学生就该经得住专家来品。”
  校长忍不住又竖起了拇指:“精辟!不愧是局长,就是比我们有见识。”
  局长更不悦,直到散席,再没提教育上的事。
  几天之后,校长们到教育局开会,研讨教改方面的一些问题,散会后教育局长留住了高中校长,说,晚上就近吃点便饭。高中校长当然不便推辞。
  到了饭店一看,已有两个年轻人等在那里,点好了酒菜。局长指点着两个青年介绍说:“这是张三,这是李四,教育局的新人,年轻有为呀,酒量也不错,请他们来陪你喝两杯。”
  两个青年忙说:“校长是县里有名的才子,哲学和逻辑学方面都有著述,书法和绘画也是一把好手。我们来是想请教几个问题,增长点见识。”
  校长连着摆手:“写了几篇浅薄的文章而已,算不了什么。酒桌上无大小,做学问也无大小,只有先后。勤奋再有点灵感,谁都能获得成就,各有所长吗。”
  俩青年同时竖起了大拇指:“精辟!不愧是才子,就是比我们有见识。”
  校长楞了一下,看一眼不住劝酒的局长,说:“不对劲,我怎么感觉今天有点鸿门宴的味道?”
  “精辟!”俩青年又竖起了拇指:“校长不但聪明也很勇敢,根本不怕鸿门宴。”
  此后,只要校长一开口,俩青年必竖起拇指说“精辟”,校长不敢说话了,醉了个一塌糊涂。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2999-金沙贵宾会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县教育局局长到高中指导工作,孙大鹏对王朝军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