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资讯 2020-01-11 21:2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金沙贵宾会2999-金沙贵宾会网址『Welcome』 > 文学资讯 > 正文

张宁芳下车冒着雨跑到了老太太前边,  李晓

秋雨时至,天气转凉。早晨六点就开始下雨,一会大一会小的,一直没完没了。上午九点二十一分,在秋雨中,王芳芳开着自家的一辆夏利小轿车,要到胸科医院看望住院已久的妈妈。
  王芳芳,三十三岁,在和睦街委会任精神文明办公室主任。她的妈妈侯春英原是新华道小学校长。退休后,一直在街区当老年志愿者,具体的就是宣传环境保护,有时在马路道口维持交通秩序。说话已是半个月前的事情了。侯春英在卫国道与长江道路口维持秩序,正值高峰期,老人家喊住三个骑着电动车闯红灯的青年,刚要说几句,三个青年就都加快速度,跑了。老太太一着急,心脏病犯了。一个女协警麻溜打了120。侯春英有很严重的心脏病,她不得不住院治疗了。
  雨越下越大了,窗玻璃上的雨刷器不停地工作着,把淋在窗玻璃上的雨水,一拨一拨擦掉。汽车开到了红星路与卫国路交口,等红灯。王芳芳透过汽车窗玻璃,看见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趴卧在斑马线上。“怎么办?”王芳芳问自己。她的车就停在斑马线的档口处。“别犹豫了,下车救人。”王芳芳下车冒着雨跑到了老太太跟前,没问什么,用力抱起了老太太,直接抱进了自己的车里。王芳芳把车直接开到了胸科医院急诊部进门处的停车台上。“老人肯定是有病了,究竟是什么病?什么病都得急诊了。”王芳芳想着,就把老人家直接抱进了急救室……
  顾不得去看母亲了,她给丈夫关世忠打电话,让关世忠带上一万元钱,速速赶到胸科医院急诊部。
  关世忠给老人家交费,不知道老人姓谁名谁,他跟王芳芳说:“就用我妈妈的名字好了。”王芳芳说:“用我妈妈的名字也行,都是妈妈。”
  关世忠还是用了自己妈妈的姓名李淑琴,他把李淑琴的费用都交齐了。一直等到十二点十九分,“李淑琴”终于被推出了抢救室,住进了三一九室病房第四床。王芳芳关世忠一直还没去看望自己的母亲侯春英。在“李淑琴”病室门口,王芳芳问一个护士:“老人家能说话吗?”
  这个年轻的女护士,他们都很熟悉,叫魏小青。
  年轻的女护士魏小青看了看王芳芳,又看了看关世忠,笑道:“这回啊,你们捡来的妈妈,虽然肯定不是哑巴,但肯定不说话的,不是她不会说话,是她根本就不想说话。很明显,要么老人就根本无儿无女,要么就是有儿有女,儿女们不管她了。或者是在外地,都说不准的。二位好心人,我敢保证,你们真是又多了个妈妈了。半年前你们捡了一个妈妈,那还真是个语言有障碍的老人,你们花钱给送进了夕阳红托老所。依我看啊,这次你们捡来的妈妈绝对的语言没障碍的,心脏病,不算太严重,只是肺病严重啊,李医生说老人家已是肺癌晚期了,最多活不过三个月去。关大哥,王大姐,闹不好,你们是要给这位老妈妈送终了。”
  王芳芳笑道:“没什么,都是妈妈。这天下人的妈妈,都是妈妈,给这位妈妈送终,理所应当!”
  关世忠笑道:“谁的妈妈都是妈妈,都一样。没人认,我们认,我们会把她当做妈妈的。”
  女护士魏小青猜测的没错,被王芳芳送进医院抢救的这位老人,叫何玉凤,今年六十八岁,她有儿有女,一儿一女,儿子张学才,大学一毕业,就跑到韩国打工了,就没了消息,到现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女儿张雪丽,大学没毕业,就跟着班里的一个男同学,说是男朋友吧,跑了,先是在泰国,跟人家倒腾什么韩国的化妆品,后来说是跑到香港了,不知干什么。再后来,说是去了台湾,再以后,何玉凤就彻底没了女儿的消息。何玉凤有个老伴,叫张守信,五年前在长春道菜市场里认识了一个外地来这儿卖菜的妇女,叫吴淑芬,四十七岁。这个老头子退休闲着没事干,一开始帮助这个吴淑芬卖菜,帮着帮着,就有了感情,吵着闹着要跟何玉凤离婚。信誓旦旦,说自个什么也不要,房子啊存款啊都给何玉凤,他决定跟吴淑芬结婚,跟吴淑芬到黑龙江南华县吴家沟去享受田园生活去了。何玉凤让张守信闹腾得实在受不了了,便答应跟张守信离了婚。张守信很男子汉大丈夫的,说话算话,净身出户了,跟着那个吴淑芬就去了东北,他哪知道啊,吴淑芬有丈夫有孩子。到了吴家沟,被吴淑芬的丈夫于茂才狠狠地打了一顿。他似乎没脸活下去了,便在一天夜里跳进了吴家沟村前的柳林河,一命呜呼了。何玉凤老人家觉得自己的命运实在是太苦了,有儿有女,虽有如无,有家有室,却虽有如无。她孤苦伶仃的,愁儿愁女愁老伴,整天价白天夜里夜里白天,就剩下一个愁了。她跟老伴张守信都是第一自行车制造厂的退休工人。有几位老工友老姐妹知道了她的境况,都曾到她家劝说过,建议她把自己送进夕阳红托老所,到托老所里颐养天年。何玉凤不听劝告,觉得那样做,很没有面子了,本来有儿有女的,也有老伴的,咋能像没儿没女没老伴的人一样呢?她不太开通,还总是梦想着,儿子会回来的女儿会回来的,老伴寻思过味来,也一定会回来的。儿子女儿那都是自个身上掉下来的肉啊,咋就会把自己这个做妈妈的忘了呢?不会的,绝对不会的。老伴啊,二十四岁结婚,共同生活了四十多年,咋就会彻底分手了呢?一时糊涂罢了,一定能回来的。何玉凤白天夜里夜里白天的做着这样的梦。
  梦毕竟是梦啊,何玉凤的梦没能成真。公安人员通知她,张守信在吴家沟村跳河自杀了。有关部门告诉她,张雪丽在国外吸毒贩毒被警察击毙了,张学才在越南做木材生意,因欠债太多,自杀身亡了。何玉凤的梦醒了。六十八岁了,风烛残年了吗?先前她的身体一直很好的,怎么就一下子夸下来了?她不得不考虑自己的后事了。两室一厅的一套偏单,还有二十三万元存款,怎么办啊?给谁啊?对啊,给希望工程吧。何玉凤知道市里新华道八十一号是希望工程办公室。她带着房本带着存折,给希望工程送去……
  这天下雨了,时大时小的,不坐车了,何玉凤决定冒着雨走着去新华道希望工程办公室,刚离家三里多地,就发病倒在了路口……
  何玉凤住进医院的第三天上午,她把一切都想清楚了。别看她近七十岁了,可耳音还是很好的。她听见了,清清楚楚听见了王芳芳关世忠两口子的话,那话让她感动的泪水倒流。“谁的妈妈都是妈妈,都一样。没人认,我们人认,我们都会把她当做妈妈的。”这两个年轻人把我当成了他们的妈妈了,多么好的人啊!
  何玉凤已经知道自个没多久活着了,也许是什么回光返照吧,这会儿的精神状态特别的好。她立马改变主意了,她要把自己的房子和存款,全部赠给王芳芳关世忠。她知道,这需要到公证处做公证,她跟护士魏小青说:“闺女啊,我请个假。”
  “你要干嘛去啊?”魏小青已经知道了何玉凤的家庭情况,也看过老人家的房本还有存单,她说:“张奶奶,您这是要去希望工程办公室吧?张奶奶,您啊,要是信得过我,这事就交给我替您办了。”
  何玉凤说:“闺女啊,我改变主意了,我要把我的房子我的存款,赠予我的女儿女婿。”
  魏小青一脸懵的样子,看着何玉凤问道:“怎么?您的儿女?”
  何玉凤说:“闺女啊,我说的是把我送进你们医院的王芳芳关世忠,他们把天下的妈妈,都当成是自己的妈妈了,我呀,就把他们当成我的女儿女婿了呗!”
  魏小青笑了,说:“我明白了,你这是要把您的房子您的存款赠给给他们啊,好人就应该有好报的。张奶奶,我支持您,我跟护士长说一声,我跟您一块去公证处。”
  赠予的手续很快就办完了,何玉凤魏小青说:“闺女啊,这事啊,你还真得替我保保密,等我走的那天啊,有你把这些东西转交给他们就是了。我呢,还有一件大事呢!”
  “嘛大事啊?”魏小青说:“张奶奶,您放心,您的事就是我的事,说吧,嘛事,我一定帮您办的!”
  何玉凤说:““我早都想通了,我也没几天活头了,我要把我的躯体捐给你们医院得了。”
  魏小青说:“这事特别好办,只需要您立下一份遗嘱就可以了。”
  何玉凤笑道:“闺女,找笔纸来,我现在就写。”
  何玉凤不大工夫就把遗嘱写完了,她问道:“这也需要到公证处吗?”
  魏小青说:“做一下公证也好,这事我去给你办。”
  十二月二十一日凌晨四点,何玉凤与世长辞了。魏小青把赠予书以及房本存单转交给了王芳芳。
  何玉凤的遗体作为医学研究,被运进了胸科医院解剖室。
  三天后,王芳芳关世忠把何玉凤的房产存款全部转捐给了市里的希望工程,他们说:“天下的妈妈都是妈妈,天下的孩子,都是孩子。我们把天下人的妈妈都当成自己的妈妈,也把天下的孩子都当成自家的孩子!”

图片 1 晚春的最后一天,明天就立夏了。
  傍晚时分,下雨了,雨越下越大了,天越来越黑了。
  路灯亮了,秘密的雨丝狠狠地划着行人的身躯。
  李晓雨急急忙忙地在雨中奔行,她是玉杰中学高三二班的学生,晚自习还没上完,班主任告诉她,她妈妈单位来电话了,她妈妈生病了,正在一中心医院抢救,让她快快赶到医院。
  学校离一中心医院足有七里多地,她想打车,身上钱不够,坐公交车,没有顺路的,她索性就小跑着去医院看望母亲了。
  李晓雨在雨中不停地跑着,身上已经被雨水淋透了。
  距离医院也就一里多地了,这时候,她看见了在便道上趴着一个人,她急忙上前查看,是一位老年妇女,浑身都被雨水淋得透透的了。李晓雨俯下身来,大声问道:“奶奶!您这是怎么了?”
  趴着的老太太微微地回答:“我,我要去一中心医院看我老伴,我老伴住院七天了,走着走着,一不留神就摔倒了,我的腿啊,一准是摔坏了。闺女啊,你行行好,给我闺女打个手机,她那号码好记……”
  李晓雨记下了号码,问道:“奶奶,您女儿叫什么名字啊?”老太太想站起来说话,挣扎了几下还是站不起来,说:“叫夏芳芳。”
  “奶奶,您等着。”李晓雨没有手机,她看到街对面是个小超市,她跑进超市,给老太太的女儿打了电话,“您是夏芳芳吗?”
  那边说:“我不是夏芳芳,我是一个护士,我叫王玲玲,请问,你是谁?你找夏医生有嘛事?”
  李晓雨说:“她母亲要到一中心医院看夏医生的爸爸,在顺驰街恒大超市对面便道上摔倒了,可能腿摔坏了,我是个行路人,是个高中生,我叫李晓雨,正赶路去一中心看我妈妈、”
  那边说:“哎哎呀呀,这可怎么办啊?夏医生正在手术台上抢救一个危重病人。嗯,让我想想,这可怎么办?”
  在李晓雨打电话的时候,一个叫赵晓凯的人一直站在边上,实际他就是这家超市的老板,还没等李晓雨放下电话,他说:“不要再等了!我开车送那位老奶奶和你去一中心医院!”
  李晓雨流出了眼泪,“谢谢叔叔!那可太好了!”
  赵晓凯不到四十,助人为乐是他的一贯。他永远不能忘记,那是三年前的晚春里,一天晚上,他的母亲在公园里散步,因心脏病突发,多亏周围的两位热心肠的大嫂打了120及时地给送进了医院,母亲才得救了!赵晓凯始终不忘记那两位热心肠的大嫂!
  赵晓凯把李晓雨和夏医生的妈妈送到了一中心医院,他让李晓雨去看望她妈妈,可李晓雨说:“我跟您一道先给夏奶奶看腿。”赵晓凯李晓雨帮着老太太挂急诊找医生,给老太太看腿治腿,忙活得不亦乐乎。
  忙活完了,李晓雨赶到了抢救室门口,询问门口的护士,护士告诉她:“我就是那个接听手机的护士王玲玲。嗯!巧了巧了,你这么一说啊,跟你说吧,给你母亲做手术的就是夏医生。”
  忙活了大半天的赵晓凯,像亲儿子一般的,把夏医生的母亲安顿在骨科三号病房里,就悄悄地离开了医院,开车回超市了、
  夏医生满带着疲倦来病房看望母亲,母亲流着眼泪,说:“闺女啊,我啊,算是遇见好人了,一个高中生帮我打了电话,一个不认识的大哥用自个的汽车,把我送到了这里。那女孩和那位大哥跑前跑后,挂号啊检查照相啊……哎哎呀呀!对了对了,这挂号费啊检查费啊,还有这住院押金,都是那位大哥刷卡给的啊!闺女啊,得打听明白,麻溜的把钱还给那位好心人啊!”
  夏医生感动地说:“妈妈,我一定找到那两位好心人的!”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2999-金沙贵宾会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宁芳下车冒着雨跑到了老太太前边,  李晓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