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资讯 2019-10-12 21:4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金沙贵宾会2999-金沙贵宾会网址『Welcome』 > 文学资讯 > 正文

李慕白说,李慕白赶紧笑著说

李慕白检点了衣包里的财物,看见甚么东西都没短少,心里非常感谢铁小贝勒。他不但为自己打点官司,并且知道自己在这庙里住,预先把和尚也打点好了。苦不亏他,自己就是出了监狱,回来不定要受多少冷淡呢!因又想到那陷害自己入狱的仇人胖卢三,大概向来受他陷害的不知有多少人?这样的恶霸苦不剪除,良善的人实在没法安居了。可是现在自己虽是出了监狱,衙门里又说在一个月之内,随传随到,连到延庆找德啸峰去都不能,只好暂时在此忍气吞声了!又想到宝华班的纤娘,她若知道自己入狱的事,她心里不定要如何难过啊!过两天我倒要看看她去,叫她知道我这件官司是为胖卢三所害,并非我真是甚么江湖强盗。想了一会,心绪很乱,就关门熄灯,躺在炕上睡去。这些日来鄱在监狱里带著锁睡在稻草上,现在又睡在软的被褥之间,真是异常的舒适。直到次日,红日满窗,方才醒来。起了床就出庙到附近一家澡堂子里,洗了澡,刮了脸,理了发,对镜一看,依然是早先那青年英俊的自己,不过脸上略略黄瘦了些。出了澡堂,换上宝蓝色的软绸夹袍,穿上靴子,就写了自己的一张名帖。出门雇了一辆车,往安定门内铁贝勒府去。在前门大街遇见几个认得李慕白的地痞们,他们全都带著惊讶的神色,直著眼睛向车里望李慕白。李慕白故意作出从容大方的样子。少时车进了城,又走了半天,才看见铁贝勒府。离著很远,李慕白就叫车停住,给了车钱。下了车,走到府门,向那府门前的仆人,深深一哈腰,取出名帖来,就说:“我姓李,现在要来见见这府上的二爷!”那个仆人接过名帖看了看,就点头说:“好,好!你在这儿等一等,我给你回一声-ァ!彼祷笆彼浑身上下打量看李慕白,便转身在里面走去了。这里李慕白看这铁贝勒府朱门大厦,广院重重,奴仆出入,真不愧是王公门第。待了一会,就见那得禄由里面笑嘻嘻地出来了,见了李慕白,就说:“李大爷出来了,恭喜,恭喜!我们二爷请你进去说话。”李慕白先向得禄道谢,并说:“我昨天晚上才出来,今天特来拜见二爷,叩谢救命大恩。”一面说,一面跟著得禄往里面走。进了两重院落,得禄就让李慕白到西廊下屋内去坐,他给李慕白倒了一碗茶,陪著李慕白说了几句话。少时就听见廊下脚步声音,有人使著声儿咳嗽了一声,得禄赶紧到门前打帘子,李慕白也赶紧站起身来。那位小虮髯铁小贝勒就进屋来了。李慕白赶紧上前深深打躬,铁小贝勒满面笑容,说道:“免礼,免礼!”遂又把左手一摆,说声请坐;他自己先在上首落座,李慕白在下首坐下。铁小贝勒就含笑问道:“你是昨天出来的吧!现在身体还好吗?”李慕白欠身应道:“我身体倒还好,昨天出来时天就快黑了,歇了一夜,今天特来给二爷叩谢活命大恩!”铁小贝勒连说:“不敢当,不敢当!”又说:“你这官司本来是为人所陷,无论何人知道了,都应当救你出来,何况我们吃朝廷俸禄的人?我这个人虽然有著世袭的爵位,其实是个粗人,平日自己好练些拳脚,也没有甚么真正的功夫,不过因此就喜欢会武艺的人。邱广超那不用说了,我们是通家至好。其余像黄骥北、德啸峰等人,我都因为他们的武艺好,才跟他们认识的。”“你虽然来到京城不久,可是自从你打败了瘦弥陀黄骥北和金刀冯茂之后,我就知道你必是一位出色的英雄,打算要去拜访你。不料你就遭了官司,我听了不平,才见了毛提督给你说人情。后来德啸峰回来,他又愿以身家为你作保,因此你这件官司才算了结。现在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你虽在狱里也受了些日的苦,可是正好磨一磨年轻人的傲气,长些阅历。我跟德啸峰虽然为你出了些力,都是朋友应当作的,你也不必记在心里。至于陷害你的人,你就是知道他是谁,也不必再找他们斗气去了。是非自有公论,有这一回事情,以后我们对于那些险恶的小人,躲远一些就是了!”李慕白听了,连连点头,说道:“我决不再找人斗气了!”同时想到德啸峰以身家为自己担保之事,更不禁感激涕零。当下铁小贝勒又问李慕白家中的景况,以及早先学习武艺的经过。李慕白就很详细地把幼年随从父母在江南的情形,后来父母死后,江南鹤带著自己北来,依靠叔父,以及随从纪广杰老侠客学习武艺的事情全都说了一遍。铁小贝勒听了,不禁赞叹道:“这样说来,你是世传的侠义英雄了。”遂又谈到各派各门的剑法。原来小虮髯铁小贝勒也长于技击,现在家中还有两个教剑的师傅,但都是平庸之辈。如今铁小贝勒跟李慕白一谈,李慕白只略略说了几项自己对于剑术的心得,那铁小贝勒就高兴起来,说:“慕白,刚才我听你这么一说,简直有许多都是我不知道的。可见我一向虽学过宝剑,自己也觉得会两手儿了,实在是井底之蛙,没见过甚么大世面。现在你的身体既没有甚么不舒适,我要求你一件事!”李慕白一听,不禁诧异,赶紧立起身来,说道:“二爷有甚么事,自管吩咐吧!”铁小贝勒笑道:“不是别的,我久就要想看一看你的武艺,刚才一听你谈论剑法,真恨不得当时就见你施展身手才好。你现在何妨跟我到西院里,你舞一趟剑,也叫我开开眼!”李慕白赶紧谦逊道:“我刚才跟二-也说过,我当初不过是一半读书,一半学习武艺,并没有专习过功夫;二爷不必叫我在你面前献丑了!”铁小贝勒笑道:“你不用跟我客气了,金刀冯茂、瘦弥陀黄骥北都叫你给打败了。你要说你没有本事,谁能够相信!”李慕白知道小贝勒必要看看自己的武艺,同时自己也愿意在铁小贝勒的面前,显露显露身手。当时铁小贝勒拉住李慕白的左臂,说:“你看看去,在西院我有一个场子,打拳练剑正合适。”又回首向得禄说:“你到书房把我那口宝剑拿来。”说著,拉著李慕白出了屋子顺著廊子走去。到了一个广大的院落里。这院落养著十几匹骏马,搭看几间马棚,几间车房。西南角砸了一块三合土的平地,那就是铁小贝勒平日习武练剑之处。这时候,正有两个护院的把式在那里打拳,一见铁小贝勒来,全都停住拳脚。铁小贝勒就上前指著李慕白,笑著说:“我给你们引见一位朋友,这位就是拳打过瘦弥陀黄骥北,剑败过金刀冯茂的李慕白!”那两个护院把式,全都呆著眼看李慕白,一面抱拳,说道久仰。李慕白也含笑抱拳还礼。铁小贝勒又同那两个人说:“把他们全都叫来,今天我请李爷练一趟剑,给咱们大家开开眼。”两个护院的把式,一听说李慕白要在这里练剑,他们赶紧转身去了。这里李慕白却向铁小贝勒笑道:“我在二爷面前献一番丑,也就够了,二爷又何必叫许多人来,看我出笑话呢!”铁小贝勒说道:“他们都知道你,现在叫他们看看你的剑法,也长些见识。”又说:“你不知道,现在我家里有五个护院的把式,三个教武艺的师傅,全都是武艺平常,眼睛里没见过甚么高人。”正自说著,得禄跑来了,手中捧著两口宝剑,铁小贝勒笑道:“这孩子,叫他拿宝剑去,他就给拿两口来,难道要叫我们两人比武是怎么看?”李慕白明知铁小贝勒是要想跟自己比武,自己倒为难起来了:铁小贝勒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自己如何能与他动手比武呢?只见铁小贝勒接过一口宝剑,抽出来给李慕白看,说:“慕白,你看看,我这口宝剑值几两银子?”李慕白一看,不由吃惊。只见这口剑是淡青色,虽然不甚光芒,但看那两刃锐利之处,确非寻常宝剑可比。当下李慕白接到手中,掂了掂,觉得很重,便说道:“这口宝剑,现在纵有几千两银子,恐怕也买不到!”铁小贝勒笑道:“好眼力!这口剑是一位将军赠送我的,虽非古器,但也是汉末之物;可惜经人磨过两次了。我家还有两三口剑,全都比这口好,现在家大人手中,将来我再给你看。”这时那几个教拳的师傅和护院的把式,全都来了,一齐向李慕白拱手说:“烦李爷施展几手儿,叫我们开开眼!”铁小贝勒也说:“人都来了,你就练一趟吧!”当下李慕白把长衣掖起,走到场中,提剑向众人拱手,笑著说道:“二爷跟众位可不要笑话我!”说毕,把剑一阳,剑诀点处,寒光随到;猿躯疾转,鹤步轻抬,往来走了两趟。铁小贝勒在旁看他手脚的俐落,姿势的挺拔,不禁啧啧赞叹。少时李慕白收住剑势,又向众人拱手,谦逊道:“见笑,见笑!”他这轻轻的两趟剑,在别人看看并不怎样出色;但铁小贝勒的眼睛是懂货的,他就知道李慕白的宝剑,至少有十年的功夫,心里既是钦佩,又是技痒。就把得禄手中拿著的另一口剑拿过来,出鞘,-呓场子向李慕白笑道:“咱们两人对练一回吧!”李慕白赶紧笑著说:“我可不敢跟二爷比武。”铁小贝勒问道:“怎么,你是怕伤了我吗?那不要紧,我可以叫他们把宝剑用绸子包上。”李慕白摇头道:“也并不是怕伤著二爷,因为我自知决比不过二爷,本来这就够献丑的了;若再败在二爷的手里,以后我就没有脸再见二爷了!”铁小贝勒一见李慕白这样谦逊,他似乎有些不悦,就说:“慕白,我没见过你这样爱客气的人!你问问我这几个师傅们,他们都跟我比过武。有时我赢了他们,有时他们也赢我,谁胜谁败,都没有甚么。咱们不过随意玩玩,又不是要指望武艺去吃饭。”旁边几个把式都笑著说:“我们二爷是个爽快的人,赢了自然喜欢,输了也没有不高兴过;李爷就别客气!”李慕白这时脸红红地,觉看十分为难。铁小贝勒也觉得刚才自己的话说得重了些,恐怕李慕白错会了意,便笑著,拍著李慕白的肩头说:“我的本事不如你,我却愿意跟你比武。你连金刀冯茂都给打败的了,你还能怕我吗?”遂就要叫得禄去把两口宝剑里上红绸子。李慕白就说:“不要裹了,剑锋上若裹上绸子,倒不好抡,只请二爷手下留些情就是了!”铁小贝勒喜欢得大笑。得禄给他掖好衣裳,他挺剑向李慕白就刺;李慕白手快,赶紧用自己的剑,把小贝勒的剑拨开。铁小贝勒趁势又进前一步,将宝剑向李慕白的头顶削去;李慕白赶紧低头躲开。铁小贝勒又拧剑向李慕白的左胁探去,却被李慕白用力一磕,双剑相击。另听锵的一声。铁小贝勒说:“磕得好!”遂又拧剑去刺李慕白的左肩。李慕白却拨开对方的剑,一步跃到铁小贝勒的近前;铁小贝勒手慌了,赶紧用剑去迎。这时忽听旁边有人喊了一声:“留神他翻身!”说话时,果然李慕白翻身一剑,向铁小贝勒砍去;铁小贝勒因为被人提醒了,就赶紧横剑架住李慕白的剑。李慕白住了手,笑了笑,回头去看那说话的人。只见是一个穿著短衣,仿佛是个在马圈里使唤的人。这人年约二十上下,身材不高,黄瘦的脸,两只眼睛却湛然有神。李慕白心中十分惊讶。暗道:这个人为甚么能看出我宝剑的招数?这时旁边的几个教拳的师傅和护院把式,全都骂那人不该多说话,得禄狐假虎威地翻著眼晴说:“你不去刷马,跑到这儿瞧著就得啦,你还敢多说话,去吧!”那人只退了一步,微笑著,铁小贝勒倒是说:“不要轰他,叫他看看吧!”遂也不注意,就抽回剑来又向李慕白去刺。李慕白此时心里注意那个人,无心再与铁小贝勒比武,只连返几步。不料铁小贝勒却紧抡几剑,奔过来。李慕白赶紧躲开,一蹿蹿到铁小贝勒的身后,铁小贝勒翻身一剑砍下,锵的一声,金星乱迸,就被李慕白用剑接住。李慕白就笑著说:“请二爷住手,我认输了。”铁小贝勒这时持剑的右手,被李慕白震得都麻木了,又如气喘汗流,他也愿意就此住手,遂笑道:“佩服,佩服!不愧是名震一时的英雄!”旁边的几个教拳师傅和护院把式,也同声赞道:“二爷跟这位李爷,真是棋逢敌手!”铁小贝勒笑道:“你们别说了!他让著我许多了。”李慕白此时把那口古剑交给得禄,铁小贝勒说:“这口剑你带上吧,我送给你啦!我还有比这口好的呢。”李慕白不便再谦逊,就由得棣的手中,把那口古剑接过,向铁小贝勒道了谢。铁小贝勒说:“咱们还是到前面坐坐。”李慕白点头,却又用眼去看刚才看破自己剑法,提醒铁小贝勒的人。只见那人睁著两只炯炯有神的眼晴,也直看李慕白;李慕白本想要过去和他谈话,可是铁小贝勒已然迈步走了,李慕白只得跟著小贝勒,又到了正院。顺著廊子,到了刚才谈话的那间房里,又喝了一杯茶。铁小贝勒就嘱咐李慕白以后要常来,并说:“你若用钱,或用甚么东西,可以跟我说,不要客气!”李慕白一一答应,又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就向铁小贝勒告辞。铁小贝勒叫得禄给他拿著宝剑,送他出去。

单说铁小贝勒,因为惦记著李慕白那件事,见了王爷也没说多少话,就告辞走了。回到自己府内,越想这件事越是生气。本来这些日就久闻李慕白的英名,想必是一位年轻英勇的出色好汉;只因自己是个有爵位的人,不能去与他结交。如今听说李慕白被恶绅徐侍郎、奸商胖卢三诬陷在狱中,自己若是坐视不救,不但于心难安,且必被天下人耻笑。于是便派了随身的小厮得禄,嘱咐他许多话,给了他些银子,叫他到九门提督衙门监狱里去探看李慕白。然后命人写帖子,请九门提督毛大人,今晚到府上来,有要事面谈。那九门提督监狱中所羁押的尽是些江湖大盗和在京城犯了重案的人,轻易不许外面的人去见;可是如今得禄一来到这里,说起他是铁贝勒派来的,那管狱的官吏,立刻坐都坐不住,说:“哦,哦!你是贝勒爷差遣来的,要见谁?请说吧!我立刻就派人带你去!”得禄摆著架子,取出三十两银于来,说:“这是三十两,贝勒爷告诉我说,其中十两是请你们喝酒的。”管狱的官吏连说:“嗳哟,贝勒爷干嘛还赏我们钱?有事就随便吩咐得啦!”得棣又说:“那二十两,爷说交给你们存著,给李慕白添点菜。李慕白是贝勒爷最喜欢的人,你们可不准错待了他。”管狱的连说:“那决不敢,李慕白那个人很老实,再说他的案子现在又没审清楚,还许是冤枉呢!大概过些日子也许就把他放了。现在有贝勒爷的话,我们更不敢错待他了!”得碌点了点头,遂叫那管狱的官吏带他去见李慕白。本来李慕白是跟十几个死囚囚在一起。这时候那管狱的官吏,早叫手下的狱卒把李慕白提出来,另安置在一间干净点的监房中。得禄隔著铁窗见了李慕白。李慕白在这里拘了几天,过了两堂,因为他不但不屈认盗案,反倒把与胖卢三结仇的事全都说出来。他说,自己是规矩人,你们作官的不可使了胖卢三的钱,就诬良为盗。因此堂上打了他两顿板子,打得他两股都破了。又加锁链累身,狱卒虐待,李慕白实在受苦不堪。这两天除了那个开小酒铺的史胖子,派了他那个伙计在狱卒手里花了些钱,才见了李慕白一面之外,就再没有旁人来看他。李慕白就盼著德啸峰快些回原来,他知道了此事,好给自己想办法。这时忽然有得禄来见他,而且有管狱的官吏陪著,李慕白就暗想:“这是甚么人?”当下得禄隔著铁窗,向李慕白哈腰笑著说:“我是铁贝勒府二爷派来的。我们二爷知道李爷这官-竞苁窃┩鳎我们二爷先叫我来看看你,叫你放心,别忧虑!我们二爷今晚上就跟提督大人见面,把你这官司说一说,大概过不了几天,你就可以出来了!”李慕白听了,不由一怔,虽然仿佛自己听说过那铁贝勒府,但是不知他所说的这个二爷又是谁,遂问道:“你们二爷,我没见过呀?”得禄说:“李爷虽然没见过我们二爷,我们二爷却久仰李爷的大名。我们二爷的官讳是叫善弘,人称小虮髯铁二爷。”李慕白一听,才蓦然想起,似乎是德啸峰曾向自己说过这小虮髯的大名。此人身居王位,与自己素昧平生,如今肯这样热心营救自己,这种侠义心肠,看实值得感激。于是便慨然叹道:“多蒙铁二爷这样关心我。你回去可对他说,我李慕白是南宫秀才,来京投亲谋事,向来心地光明磊落,安分守己;就为打了恶商胖卢三,才被他托了人情,把我押在狱中,要诬我为强盗。可是一点凭据也没有,就是他们打死我,我也不能够屈招。若铁二爷能替我昭雪此冤救我出狱,我对他的大恩,终身不忘。这话也不用细说,我虽没见过铁二爷,但也想得出他是一位义气朋友,你就对他说吧!尽他的心去办。若能救出我来,我出狱时再去拜谢他;若救不出我来,我虽死也不忘他这个朋友!”得禄连连答应,又问李慕白在外面还有甚么事没有?李慕白说:“我在此亲友很少,外面没有甚么事!”得禄点头答应,遂即走了。李慕白这时心里也觉宽敞了好多,又见管狱官吏和狱卒,对他也特别和善了;李慕白晓得是铁小贝勒的人情托到了的缘故。想到权势的可怕,不禁感叹。又想,只要能够离开监狱,到铁贝勒府拜谢完了,自己连表叔也不见,就赶紧离开北京去吧。到了次日,那史胖子酒铺的伙计,也不用另花钱打点,狱卒就放他进来了。那伙计手提著个食盒,就说:“李大爷怎么挪到这间屋子来了?这间屋可比那边好得多了。”李慕白微笑著道:“反正是监狱,还能好到哪里去!”伙计打开食盒,露出商碟菜、一壶酒、几个馒头,就说:“我们掌柜子知道李大爷一定要吃他做的酒菜,所以做了两样,叫我给你送来。”李慕白十分感激地说:“你们掌柜子这样,真叫我过意不去!”那伙计说:“李大爷你别这么样想,不要说你跟我们掌柜子还是好朋友;就是位老主顾,现在遭了事,我们也应当常常来看看!”李慕白微微叹著,隔著铁窗,把碟子和酒壶,一件一件地接过去。这时看狱的人,也不大防范李慕白。忽然那个伙计悄声向李慕白说:“那个大一点的馒头,等没有人时你再吃!”李慕白听了,不禁一惊,草草把酒喝完,菜吃毕,剩下两个馒头,其中一个就是比较大一点的;然后将酒壶和碟子又一一送出铁窗,那伙计就走了。这里李慕白满怀著惊疑,待了半天,见铁窗外没有人之时,他就悄悄地把那较大的馒头掰开。只见里面露出半截钢锉来,不由惊得面色变了,赶紧把锉抽出,藏在地下铺著的稻草里。然后坐在稻草上,心说:“史胖子好大胆子呀!他敢在馒头里藏起铜挫,要叫我挫断了脚镣越狱;他岂不知我李慕白若想脱锁越狱,不是易如反掌吗?不过那样一来,我就成了大罪不赦的人,永远休想出头露面;而且要连累我的表叔。”想到这里,只微笑了笑,并不依著史胖子的计划去办。不过他又疑到史胖子决不是个平常的买卖人。当下手里撮弄著地下铺著的稻草,十分无聊地,又回忆了一会纤娘的娇啼和倩笑。不禁由纤娘又-氲接嵝懔姑娘,因之一阵悲痛又袭在他的心头,将两只手按在脚面上,发愁了半天。此时他真愿意永久囚在这牢狱里,再不到那伤心绝望的世界上去了。狱中的白昼特别短促,外面太阳还没有落,狱中就黑暗得和夜里一般了。少时狱卒送来饭给他吃,饭后又过了少时,连铁窗外都黄昏了。听得院中一阵铁链之声,不知又是提哪个死囚,到堂上去审问?李慕白忽然又想:倘若铁小贝勒托的人情不见效,胖卢三再花上些钱,自己早晚是要被屈定死罪的;难道自己堂堂的年轻人,就这样冤枉死去么?因此心里又想到埋在稻草里的那把小钢锉。刚要伸手去摸,忽然一个正大念头,又把他拦阻住。李慕白长叹了口气,倒身在稻草上,蚊虫围著他的脸上腿上乱飞乱叫,李慕白也不去理。少时就抱著烦恼忧郁,沉沉地睡去了。也不知睡了有多长时间,忽然觉得被一个人给推醒,吃了一惊,赶紧坐起身来。睁眼一看,只见狱中黑洞洞地,有一个人趴在自己的身旁,只听那人低声说:“走吧!”说著就要给李慕白卸脚镣。李慕白又是驽讶,又是生气,用力把那人一推,怨声说道:“我不走。我要想走,还等你来救我?”那人站起身来,不住地喘气。李慕白问道:“你是谁?”那人并不答言。李慕白刚要站起身来,那人恐怕李慕白把他揪住,赶紧开开狱锁,跑将出去。李慕白气忿忿地坐在稻草上,又疑惑自己是作了一个怪梦。这时那个救他的人还没有走,那人隔著铁窗,向里又问道:“快逃走吧!”李慕白怨声答道:“你不用管我!我不愿意逃走,快把门给我锁上!”那人无奈,只得一面叹息,一面把门照旧锁上。少时又听飕的一声,房上的瓦微微响了几下,那个人就走了。这里李慕白又是叹息,又是生气,少时又带著锁睡去了。到了次日,铁小贝勒也没派人来,史胖子的伙计也没给他送饭,狱卒更没提他去过堂,李慕白心中十分闷闷。又过了一天,这天忽然铁掌德啸峰来了,李慕白隔著铁窗叫声:“德大哥,你甚么时候回来的?”德啸峰满面愁惨之色,说:“昨天我才回来,听见了你的事,我今天赶紧来看你。兄弟你别著急!你这件案子决不至定罪。铁小贝勒为你很出了不少力,听说提督也答应了,再审问审问,若没有甚么嫌疑,就能把你放了。”李慕白听了气道:“我有甚么嫌疑?他们这两天就没叫我过堂。这样死不死,活不活的,不是欺辱我吗!”彷啸峰皱眉说:“兄弟,现在到了这个时候,你只好暂时忍气!据我想:这里的提督大人,也决定释放你出去了;不过他还得押你几天,要不然于他的面子太难看。我又听说提督欠著胖卢三银庄里两三万银子,这回胖卢三托人情又花了几千。”李慕白更气道:“难道堂堂的九门提督,还怕胖卢三吗?”德啸峰叹道:“你哪里晓得,胖卢三虽说是个商人,可是他的权势比王侯还要大!告诉你吧!就是现在的几位中堂,凡是卖官鬻爵的事,都非经胖卢三的手不可,这是没有法子的事!”李慕白听了,更气得脸上发紫,心说:“我若出了监狱,非得把胖卢三杀死不可!”德啸峰又说:“现在我们内府忙得很,我才由东陵回来,听说又要派我到热河去,所以我得赶紧给你办。能够在两三天内叫你出狱才好!”李慕白说:“大哥也别为我的事,耽误了你的差使!”德啸峰叹了一声,说:“兄弟!你我相交虽然不久,可是实如亲手足一般,你在狱中,我怎能安心远去?兄弟,我也不跟你多说话-耍我现在就到铁贝勒府见铁二爷去。”李慕白说:“大哥,你见了铁二爷,就说我很感激他!”德啸峰点头说:“我一定替你说。铁二爷最敬重好汉子;有他,你决不会长在这里吃苦。你放心吧!”说毕,彷啸峰就走了。德啸峰出了监狱门首。管狱的官吏送他出来,哈著腰说道:“德五爷,你走呀!”德啸峰说:“我到铁贝勒府去!”管狱的官吏说:“你见著铁二爷,就替我们说,李慕白在这儿决受不了委屈;不过在监狱睡觉总没有外头好,这我们也没有法子!”德啸峰说:“我都知道了,你们就多关照些吧!”说著上了车,就叫-子赶车到安定门内铁贝勒府。到了府门前,就见那里已先停著一辆车。德啸峰认得,却是瘦弥陀黄骥北常坐的车,心中未免纳闷,想道:黄四怎么也往这儿跑呢?遂就进了府门。两个门上的人向他请安,笑著问道:“德五爷,怎么老没见你呀?”彷啸峰说:“我出了趟外差。”又问说:“二爷在不在?”门上的一个人说:“外馆的黄四爷来了,我们二爷正跟他在客厅上说话呢。”德啸峰说:“你给我回一声。黄四爷也不是外人。”当下那门上的人在前,德啸峰在后,进了两重院落,才到了客厅前。德啸峰在廊下站著等了一会,那门上的人就进去回了铁小贝勒,便请德啸峰进去。德啸峰到客厅一看,瘦弥陀黄骥北果然在座。德啸峰先向铁小贝勒请安,又与黄骥北彼此见礼;铁小贝勒笑著,很和蔼地让德啸峰在旁边绣墩上落座。小厮送过茶来,铁小贝勒问他几时回来的?德啸峰欠身答道:“我昨天晚五点才进的城。”对面瘦弥陀黄骥北咧著瘦脸笑道:“德五爷的差使,现在当得很红呀!”德啸峰说:“咳!红甚么,不过是穷忙罢了!”铁小贝勒又问道:“你没到提督衙门看那李慕白去吗?”德啸峰不便说刚从那里来,就说:“回头我打算瞧瞧他去。”铁小贝勒一指黄骥北说:“我跟骥北正提著这件事呢。本来我与李慕白素不相识,不过听说此人武艺超群,而且年轻,所以我一听说他被胖卢三和徐侍郎所陷,我就派人到衙门狱里,给他托了人情;又把毛提督给请来。可是老毛那个人十分狡猾,他对我决不认是受了胖卢三的人情,说李慕白确实是有盗匪的嫌疑,不过现在还没拿著充足的证据。他又说再过几天,审一审李慕白,若是再没有人告他,他就可以把他放了。我限定毛提督是半月以内,务必放李慕白出来。可是刚才骥北又对我说,他知道李慕白确是南直隶的大盗,因为在南直隶立足不住,才逃到北京来。果然这样,我可也不愿意多管了!”德啸峰一听,不由吓得面色改变,赶紧说:“这一定是谣言,李慕白是南宫的秀才,他的表叔祁殿臣是刑部主事,并不是没来历的人,我敢拿身家担保他!”说时气忿忿地用眼瞧著黄骥北,黄骥北却微笑著,说道:“啸峰,当著二爷,你这话可不是说著玩的!你跟李慕白是怎么认识的,你们两人的交情怎么样,我也都知道。你当著官差,家里有妻儿老小;若叫李慕白这么一个人,把你牵累上,弄得你家破人亡,那才叫不值得呢!其实这件事跟我也没相干,不过因为咱们都有交情,我不能不劝劝你!”德啸峰心里十分气忿,也冷笑著说:“李慕白跟我虽然相交不久,但他的为人,我确实敢作保。他除了性情高傲,忍不得气,因此得罪了几个人之外,决无犯法的事情。我不怕他牵累我,我敢保-;他这官司完全是冤枉!”黄骥北一听德啸峰这话,瘦脸上显出怒容,冷笑著说:“既然这样,当著二爷,以后你若弄由甚么麻烦来,可别怨朋友不事先劝告你!”德啸峰一听这话不禁打了个冷战,心说,黄骥北这不是分明警告我吗?他要用手段对付我。本来德啸峰一个内务府当差的,平日不认识多少有权势的人,而且家道也不过是小康,只因铁沙掌打得不错,生性慷慨好交,才得到今日这小小的名声;可是要与黄骥北斗起来,他却未免自叹弗如了。当日他不敢空话再顶黄骥北,心里却有点恐惧。这时铁小贝勒在旁看得明白,便劝道:“啸峰是为朋友著急,骥北是怕啸峰跟著连累上;你们都是好心,何必说的这么僵呀!”黄骥北苦笑道:“二爷说话圣明。刚才啸峰那意思,仿佛我愿意李慕白定死罪似的,其实姓李的跟我连认识也不认识!”德啸峰赶紧又用好话向黄骥北解释,黄骥北只是冷笑,说:“得啦!完了,完了!咱们谁也别提了!”德啸峰又与铁小贝勒谈了些闲话;瘦弥陀在旁闷闷地坐了一会,他就起身向铁小贝勒告辞走了。黄骥北走后,德啸峰又向铁小贝勒保证李慕白确实是个规矩人,因今之事,实是受胖卢三之害。铁小贝勒却慷慨地笑著说:“你不用托我。告诉你,就是你不回来,我也不能眼看著李慕白叫他们这伙混账给诬害死了!”德啸峰一听铁小贝勒这句话,心中十分欢喜,又见铁小贝勒面上似有怒色,说:“李慕白的事,我全都知道。因为他打了黄骥北和胖卢三,又跟徐侍郎相好的一个妓女打得很热,因此胖卢三他们三个人商量好,花了钱,托了人情,要把李慕白置之死地。所以他们听说我照顾李慕白,黄骥北今天就到我这里来,劝我不要管这件事。我若是赌气的话,立刻叫辆车,把李慕白由监里接到我这里来,他们谁敢拦我!”德啸峰一听,真恨不得铁小贝勒就照著这句话去办。又听铁小贝勒说:“不过我不愿让人说我凭仗著贝勒的势力,无法无天罢了。李慕白年轻人,在监里多住两天不要紧,也可以磨一磨他的傲性;过几天我一定叫他出来,并且还要光明正大地出来!”德啸峰见铁小贝勒对李慕白的事,这样满应满许,心里完全放下了,赶紧请安道谢。又坐了一会,便告辞离府。坐上车,又到提督衙门监狱里,把铁小贝勒所说的话,全都告诉了李慕白,叫他放心;不过为免得叫李慕生气之故,没把黄骥北也在其中陷害他的事说出。安慰了李慕白一番,德啸峰尘坐著车就走了。少时回到了东西牌楼二条胡同自家门首,下了车进门,就见门房的仆人迎上来说:“老爷,刚才有两个人来找你。我说你出去了,没在家,他们说回头再来。”德啸峰听了一惊,赶紧问说:“你没问他们姓甚么吗?找我有甚么事吗?”那仆人说:“他们没说找老爷有甚么事;他们就说姓冯,是前门外打磨厂春源镖店的。”德啸峰一听,不由脸上吓得又变了颜色。德啸峰回到自己的卧室里,不住心惊肉跳。他喝了一碗茶,就想:不用说,今天找自己来的,一定是金刀冯茂、花枪冯隆俩兄弟了。金刀冯茂兄弟被李慕白给打了,他们气不过,可又惹不起李慕白;现在李慕白被押在狱里,他们没的可怕了,又要找我报仇来了!自己的武艺,如何能敌得了他兄弟呢?因此急得头上出汗,愁得眉头皱在一起。忽然又想:李慕白押在狱里也有好几天了,他们为甚么早也不找我来,晚也不找我来,单单等我回来的第二天,立刻就来找我呢?想了半天,忽然明白-恕U庖欢ㄊ腔奇鞅薄⑴致三两人,知道我回来了,怕我营救李慕白,所以才一面去劝铁小贝勒不要管李慕白的闲事;一面使出金刀冯茂兄弟来,叫他们缠住我。这样一想,觉得黄骥北与胖卢三的手段真是毒狼。李慕白不该得罪了这两个人!现在幸亏有铁小贝勒仗义出头来援救他;若换个别人,纵使看著不平,可也莫能为力。因又想今天在铁贝勒府,瘦弥陀黄骥北对自己所说的那些话,想起来真是可怕!黄骥北那人表面是跟菩萨一般,其实背地里他甚么都做得出来。德啸峰这么一想,真是不寒自栗。就叫跟班的寿儿出去告诉门房,说是凡是找我的人,除去至亲好友,一概说我没在家。寿儿就传出话去,他心里还想著,他老爷是才从东陵回来,需要歇息几天,所以才拒见宾客;可是又见他们老爷的神色有些异样,可也不便问。晚间伺候他们老爷吃饭的时候,只见德啸峰手里拿著筷子不住地发怔。饭还没有吃完,忽然门上的仆人又进来,面上带著气忿的样子,说:“回老爷,刚才那两个姓冯的又来了。我说你没在家,他们还不信,跟我发了半天横,才算走了。”德啸峰一听,吓得连饭都吃不下去了,赶紧问说:“他们没说甚么时候再来?”那仆人说:“他们没说,大概也许不来了。”德啸峰又问:“你没看见他们手里拿著兵刃没有?”那仆人见他们老爷这话问得奇怪,便怔了怔,摇头说:“两人都空著手,甚么也没拿著。”德哺峰就想:大概他们不仅是两个人,还有人在外面等著他们,给他们拿著双刀花枪呢。遂就点点头向那仆人说:“对啦,无论甚么人来,你都说我没在家;他们要是发横,你也忍著点气,不用理他们。因为我才从外面回来,得歇几天,实在没有工夫跟人应酬。”那仆人连声答应,就转身出屋去了。暂避锋芒德五逃塞北相商密计冒六引风涛德啸峰吃完了饭,回到卧室里,一面抽著水烟,一面说道:“我这差使简直的不好干,这不是才由东陵回来吗,大概一两天又得派著上热河去!”德大奶奶说:“你今儿早晨不是说,热河的差使并不急吗!还不一定派你不派你了。”彷啸峰说:“我昨儿听说是那样子,可是今天听说又变了,大概还非派我不可,并且一两天内就得动身。其实这种外差,很有些好处,别人都争著干,可是我却不愿意出外;因为咱们家里的人口太少,我走了,总不能放心!”德大奶奶说:“得啦,你不在家,我们关著门过日子,才又清静又太平呢!你一在家,其么李慕白呀,侯七、黄六呀,天天找你来。你走了,他们连影儿也不见了。”德啸峰笑道:“这样说,我还是走了好啊!”因此决定了主意,日内就离开北京,避一避黄骥北和金刀冯茂的锋芒。德大奶奶却不知他丈夫心里的事,只想著越是丈夫的差使当得红,越是她自己的光彩。当晚德啸峰因为恐怕那金刀冯茂兄弟蹿梁越脊地找他来,所以把门户关得特别严紧,一夜也没睡-茫幸喜没有甚么事情发生。到了次日一清早,他可发了愁了,本想今天要一天不出门,可是内务府堂上却不能不上班去。没有法子,只得一横心,盥洗完毕,换好官衣。照例地这时候福子已把车套好,德啸峰带著跟班的寿兄出门上车。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2999-金沙贵宾会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李慕白说,李慕白赶紧笑著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