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文章 2019-10-07 01:2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金沙贵宾会2999-金沙贵宾会网址『Welcome』 > 文学文章 > 正文

铸剑城的名望不仅提以后铸造军械上面,左方有

图片 1 【一】本是同门误斗绝
  时至八月十五的夜晚,淮扬城内灯火阑珊,车水马龙,一片市井繁荣的景象,各路衣衫步履,达官贵人门正沉醉于喜悦畅游的良辰美景,此番好个热闹非凡。可唯独西城转角的一隅,四方笼罩在清辉的月色下弥漫的寒烟袅袅,一阵撩人冷气逼尽的刺骨,又显得与这个中秋格格不入。
  乍一仰观到,原来屋顶之上,左方有四个身穿黑衣的蒙面人,手持着闪烁银光的刀剑,怒泄着杀气腾腾,右方则是一个身穿青衣长袍,而手中仅持一把没有刀刃的刀梢侠客,他淡定若松的姿态伫立在长风之中似乎扬起了一股正义的侠气。
  对峙的蓄力,暴起的青筋,好像正要开始一场决一死战的厮杀。只见站在前面的黑衣领头人狂傲地道:“赵云逸,你害死我爹,背叛师门,夺走无影剑和仙道剑谱,你还不束手就擒准备受死?”那气势和语音迸发着无比的仇恨。
  青衣剑客语态恭缓地道:“师兄,我想你是误会了,师父真的不是我害死的,我也没有要背叛师门,更不想接替掌门之位,至于无影剑和仙道剑谱是师父临终前特意交给我保管的,我只是想退隐江湖,安逸地过完下半辈子。”
  黑衣领头仰天大笑道:“哈哈哈,这简直是是个天大的笑话,我爹会把我们仙剑派的武功秘籍和绝世珍宝交道一个外人手上?这分明是你弄虚作假编造的谎言!”
  青衣剑客奈叹地道:“师父临死前告诉我之所以不交给你,是怕你心躁不一,练功容易走火入魔。况且这两样东西置存在剑城,又会引来多少武林人士来浴血争夺,将会立天下苍生于不利啊!”
  “少废话,交出剑谱和无影剑,我等可以饶你不死!”黑衣领头怒不可歇地说道。只见四个欲心疯噬的黑衣人,将手中的利剑伸指青衣剑客。
  青衣剑客道:“师兄,看来你飞鸽传书给我邀我决斗并不是一时之事了,既然你这般无情污蔑我,那就不要怪我出手太狠了,伤了自家人!”
  只听道“杀”的一声,四个黑衣人并成一字形,以轻影移步般掠驰的寒光冲向青衣剑客,整齐如一地腾空翻踢,锋利如极的剑波汹涌般向青衣剑客正面涌来。青衣剑客也不甘示弱,霎时只见他亮出手中的刀梢,以如燕般后仰拉升的姿势单膝落地直挡四剑的冲击力。顿时双方后退一丈,屋檐上的瓦砾也随着飞向空中横碎散落。
  四个黑衣人见无影剑如此之大的威力,手中的剑直发微颤和烫温,目光如鼠替换,以四方角阵的剑法包围了青衣剑客。黑影如风般快速转动,亮起了一圈圈剑光。青衣剑客一招一式飞展鹏翅的脚踢剑刺,却没伤的一个黑衣人丝毫半分。魅影的笑声在明月照耀下发出空绝阵阵的回音,此时青衣剑客有些捉摸不到头脑。
  四个黑衣人见此剑阵,觉是良机,便换了招式,如层峦叠脉的一起一落,挥舞着手中的刀剑一个接一个与青衣剑客过招,想要逐渐地消磨他的功力和体力,可无影剑客人剑合一的默契,让黑衣人很难得逞。
铸剑城的名望不仅提以后铸造军械上面,左方有八个身穿黑衣的蒙面人。  不觉良久的厮杀,双方不分上下,青衣剑客此刻双目发出刺眼的红光,手中的无影剑也似猛兽咆哮着威力无比。黑衣领头人知道这是仙道剑谱里第十一式的极影兵刃,便小心谨慎地退后了一些,其余三个黑衣人见到此刻诧然一惊。领头命令的道:“愣着干什么,给我上,杀了他,本城主重重有赏!”
  只见青衣剑客手中的无影剑也显现出了修长的红光,霎时一个空划裂波便将一个黑衣人吸扯住击碎了身躯,散落的肉块纷飞到了身后。可就在剑气还未回身的时候,领头黑衣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窜,从青衣剑客后面偷袭了他。
  青衣剑客强忍着被利剑刺中的疼痛,一声刚烈的“啊”声,随之用内功逼出了利剑,便点起轻功遁入了茫茫的夜色中.....
  三个黑衣人紧跟其后,死咬住不放,就在这时,青衣剑客遁入直下,飞快跳到了一座水荡清辉的庭院后。
  黑衣领头人道:“慢,不要跟进去了,我们走!”
  【二】化险雨嫣倾心遇
  赵云逸身负重伤,不得不躲到最利于隐蔽的庭院假山后,由于此时的月色正浓,他一袭长袍矫健的身躯便倒映在了柳丝清扬的池边,波光粼粼下,又显得那么摇摇欲坠,胸口的血染红了夜行衣裳,他给自己点了下止血穴道。仰头长吐的气息让他忍住了这钻心无比的疼痛。
  正当他准备打坐,于山洞口疗伤的时候,不远处有一队人,不停四处张望的向这方走来,赵云逸来不及多想,敏捷侧身一入洞中,两眼朝口前观望,只见十个身穿灰衣腰佩刀剑的人,整齐地走过,赵云逸心神宁静地揣测着,这恐怕是误入了哪个不知名的贵族门派。他一跃而起,施展轻功飞到了正南门的一座楼阁处。
  只看到小亭中有一位长发束腰的女子,正在全神贯注地欣赏这个中秋的月色,女子身后尽透出一股醉人的芬芳,赵云逸不知为何会倾注于这样的画面,似乎大胆中带来一丝好奇心,使得他缓缓朝她身旁走去......那女子渐渐察觉到投来的人影,便回眸“啊”的一声。
  这一声惊叫被几个夜巡的人听道:“谁?”赵云逸连忙将女子搂入怀中,用手捂住了她的嘴:“不要叫,我不是刺客,我受伤了,只是误闯了贵府。”赵云逸言语平静温柔的说道。
  赵云逸只见女子,柳叶须眉,唇香四溢,纤腰一束,面如桃红,清秀而温雅,晶莹剔透般的眼神似乎会说话的样子,活灵活现极了。他俊朗高大的身躯,剑眉星目,玉树临风的姿态也在顷刻之间熏醉了女子的眼神。
  双目忘神,女子连忙松开赵云逸的怀抱,说道:“有人来了,你先躲起来!”
  五个夜巡人寻到女子旁,一个算不上十分英俊年约三十的人说道:“方才是何人惊扰了姑娘?”
   “没,没有啊,刚刚只是一只老鼠吓到我了,公子策不必大惊小怪的。”女子的声音有些急促而又清脆。
  公子策抱拳行礼说道:“那没事就好,掌门说了,今夜人多喧杂,多派了些人手,以防不请自来之人潜入山庄!”
  待到这几人远走之后,赵云逸起身说道:“方才多有冒犯姑娘,还望姑娘海涵,在下赵某且先行告辞。”
   “喂,就这样走了啊,你受伤流血了,也太不会注意自己的身体了,女子拉住赵云逸的衣角说道。”
   赵云逸道:“那我现在还能去哪呀?”
   女子道:“你先随我到我闺房疗伤吧。”
  推开南门的一间厢房,点亮了茶桌上的灯烛,赵云逸脸色渐有些苍白,便是打坐于一角落,双手平起抬上,闭目轻运运气,嘴角微微颤动,似乎在呢喃些言语,不觉良久,已是三更时分,女子也没有半点睡意。待到赵云逸起身说道:“打扰姑娘了,不当之处请多多包涵!。”
  女子上扬起清纯的微笑说道:“看你年纪也不过二十三四,斯斯文文的怎么会身受利剑之伤?你叫什么名字呀?”
  赵云逸道:“在下姓赵名云逸,说起我是怎么受伤的,这一言难尽啊,好在我性命无忧,罢了。不知姑娘姓甚名谁,芳龄贵庚,这是什么门派了?”
  女子有些天真的道:“看你也不像坏人,说与你听也无妨。我了,叫慕雨嫣,刚过二十二。这是黑月教啊,教主是我爹。”
   赵云逸道:“黑月教?怎么我好像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啊?”
  慕雨嫣白眼道:“没听说过?我们教派可以算得上是武林中的中流砥柱了,那你是什么门派的啊?”
  “我是铸剑城的,可能是在下不曾见多识广。”赵云逸一脸尴尬地说道。
  赵云逸见慕雨嫣打了几个哈欠,便说道:“雨嫣姑娘,今天多亏了你盛情相助,我赵某人不胜感激,夜深人静了,就不打扰休息了,我且先行告退。”
  “喂,你就走啊,多呆会嘛。”
  “呵呵,不了,姑娘闺房,你我二人共处一室,有失礼节,况且我现在还有要事在身,他日若有缘重逢,定当报答姑娘的恩情。”
  赵云逸话一说完,带上蓑笠,慕雨嫣痴痴的望着他轻功飞去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三】共论铸剑城
  天朦胧亮苏醒了黎明时分的东方红。昨夜与赵云逸打斗的三个黑衣人也在剑庄内打坐运功中睁开了双眼,但脸色略有些疲惫,领头的黑衣人还来不及换掉夜行服,便匆忙地直奔前大厅。
  剑庄的大厅是由大理石堆砌镶嵌而成的,左右是两只屹立威严的白虎,厅外门檐下挂满了八盏灯笼,厅内是紫檀古木装饰而成的,这个厅只是平时剑庄内部长老商议大事的地方,单单这一座厅的奢贵。就足以显赫了整个铸剑城的实力了。
  此刻,厅内已是站满了铸剑城的师兄弟,黑衣领头人单膝跪地,历行礼数,对着正门之上高坐的老者说道:“叔父,孩儿办事不力,让赵云逸给逃跑了黑月教,不过他中了我的七星寒剑,最多也只活的了七天!”
  老者一字白须长眉,双目炯炯有神,手中拳握的金色拐杖,步态端正威严的走下来,对黑衣领头人说道:“赵宇文,起来说话,赵云逸性情温和,为人厚重,平日里对我们铸剑城也是忠心耿耿,呕心沥血,我不太相信他会背叛铸剑城,这次他离去,也好,恐怕是有他的苦衷和难言之隐吧!”
  旁边几位也连连点头是道,赵宇文疑惑不解地说道:“可,可他带走了我们铸剑城的无影剑和仙道剑谱,这就样算了吗?”
  老者道:“宇文,你是难道不知道吗,你爹在临世之前曾召见过我们大家,今后让赵云逸来担任城主,并且将无影剑和仙道剑谱传授与他。”
  赵宇文冷沉的面孔躁动不安的悲吼道:“这,这是为什么啊,凭什么本该属于我的东西,他却可以拥有,不,这不公平。”
  老者安慰地说道:“宇文,你年轻气盛不懂,还是先听我说说无影剑的来历吧,你就知道了。”
  “相传在我们铸剑城第十代城主赵林平息了武林争乱,收缴了天下各大门派的的精兵利器,然后命令城内第一练剑大师将其融化,提取纯清透明的物质,和着武林高手的血打造了这把奇异无比的剑,并写下了自己毕生所学的绝学秘籍仙道剑谱,号称剑尊,同一江湖。但是不久之后赵林就因血凝枯干而死,从此这把剑就赋予了神秘的色彩和传奇,一直封存于铸剑山庄的九玄塔之中,到我们第十九代传人也就是你爹手上,你四位哥哥不信邪,接二连三的拿起无影剑修炼仙道剑谱,相继干枯垂死.........”
  听完白须老者的话,赵宇文脸色凝重,摇头凄然地说道:“不,不,你这是骗我的,我的哥哥们不是这样死去的,你肯定是骗我。”
  老者道:“信不信随你,城主何尝不想让他的血脉集成无影剑的秘诀了,只是你们都因为身体里缺少异界抗枯垂元素,而这种元素是与生俱来的,整个武林中几乎无人能够拥有这种强大的生命体来掌握这无影剑的能量。”
  听完老者的诠释后,赵宇文无可奈何的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遵从父亲的遗愿吧。”
  众人皆大欢喜地齐呼道:“拥戴宇文城主,铸我剑城之繁华……”
  赵宇文面感一丝欣然举手而道:“停!”众人停顿了下来疑惑的面容朝着赵宇文注视。
  赵宇文气轩慷昂地道:“从今日开始,共兴我铸剑城在江湖上的地位,各位师兄弟定当齐心协力。明日,朝鹏,朝君,朝武,你们从三人从附近山村召集些青年进城铸剑。”
  众人喧论几许后,剑庄大厅众人渐走了,一切又归于沉寂。                                 

江湖上,热闹了。

四年一度的铸剑大会开始了,几乎所有人都在拭目以待,等待着这次大会的召开。

铸剑大会,由铸剑城举办,铸剑城现任城主是叶坤,铸剑城历来以铸剑闻名,不仅仅是铸剑,同时也制造各类兵器,由铸剑城锻造的兵器,自然质量有保证,江湖上大大小小的帮派基本上每年都要从铸剑城采购兵器,就连朝廷都要想铸剑城采购大量兵器,因此铸剑城声望日益增大,江湖上没有几个人不买铸剑城的帐。

铸剑城的名望不仅仅提现在铸造兵器上面,铸剑城的前任城主叶震,凭借一记万剑归宗,打遍天下,鲜有敌手。

铸剑大会,一开始举办的目的是推销铸剑城的宝剑兵器,现在名声越来越大,自然不用刻意去推销了。因此后期举办大会,就不仅仅是展示名剑,还有各种奇珍异宝,各大门派家族,都用手中的功法宝贝丹药,想从大会之上换取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江湖上,九大门派,八大家族,以及各地能排上号的门派都会收到邀请函,统统派出人手参加武林大会,各大家族门派的家主掌门一般都会出席,除了少部分闲云野鹤,毕竟这也是拉拉关系,聊个家常,出来显摆一下的好机会。

铸剑城,藏剑山庄的大厅之中,一个中年男子喝了一口手中的茶,闭着双眼,仿佛在思考些什么。这个男子正是铸剑城城主叶坤,一个佩剑白衣少年和一青衣少女走进大厅,齐声喊道“孩儿拜见爹爹”。叶坤睁开眼睛,看着两个人说:“叶天,小怡你们来了,都布置的怎么样了”。

叶天回答道:“父亲请放心,孩儿已经命令三十六天罡带了三百六十名剑士在铸剑城中布下了剑阵,城外也派了上百名哨探,城内两千护卫军也全部到位”

“嗯,做的不错,还有看着爷爷,千万不能让他出来捣乱”叶坤脸上显出一丝丝担忧。

“爹爹,放心吧,爷爷已经很久没有发病了”叶怡乖巧的说道。

“嗯,但愿如此吧”。

……

各大门派家族的人陆陆续续的赶往铸剑城,蜀山派新任掌门成竹青自然也不例外,带上了三十多名好手,匆匆的赶往铸剑城。

铸剑城外的小山坡上,成竹青站在少年的后面,少年看着城那边进进出出的人,看着远处的夕阳。

“羽公子,咱们现在是否也要进城,天快黑了,您看咱们是不是进城休息”。成竹青走上前来说。

“不急,牧淳风,周边怎么样”公子羽对着身边一名蒙面剑客说道。

“启禀公子,据属下黑衣卫探知,公子勇这次暗中布置了很多势力,并且率领五千铁骑正在来的路上,不知意欲何为”。牧淳风恭敬的回复。

“你现在立刻调集五百黑衣卫,等候差遣”。

“是”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2999-金沙贵宾会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铸剑城的名望不仅提以后铸造军械上面,左方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