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文章 2020-01-18 21:5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金沙贵宾会2999-金沙贵宾会网址『Welcome』 > 文学文章 > 正文

怀念起自己第一次爱的人

  前言:
  程磊,当小刀一次又一次的划在我的手腕上时,你可知道,我曾是多么的爱你,又是多么残忍的被你伤害。
  多少年过去,有时挽起袖口,看着那排列整齐的疤痕,泪珠还是一样在眼眶转啊转。人们总说,时间能冲淡一切,距离能模糊一切,所以我毅然决定拉起行囊,逃离在另一个你不在的城市,开始过着忙碌和麻痹的生活。但是,却始终未能摆脱你予我的过去。
  有多少人怀念起初恋,怀念起自己第一次爱的人,都是在遗憾中带着笑容。而我们呢,但我们呢?你说,你从未曾想过要伤害我,但却在不知不觉中给予了我最痛苦的回忆。我还记得我因你掉下的一次又一次悲伤的泪,甚至站在最高的教学楼,推开窗户,搬起了椅子,准备纵身跃下;我还记得我的朋友苦苦哀求你放了我,别再对我那么残忍,就算当做最普通的同学;我也还记得你知道我过的不好后给我的问候与关怀。但是,更多的是你在宣泄着你的不满。
  我以为离开了就好了,我以为不会再见就好了,但我们却还是撞在了一起。我不懂你的温柔,你也不懂我的伤口。如果可以,多么希望这一切从未曾发生。不必每次相遇都假装,假装到比陌生人还冷漠。
  也许是爱的太深,亦是爱的太痴,就算是被你一刀一刀的往心口刻,我还是努力扮演着你会喜欢的样子。剪你喜欢的短发,穿你喜欢的T恤,刺你爱的花纹。我是有多么努力,多么努力地想要挽回这一切。你喜欢安静,我便不再喧哗;你喜欢霸道,我便学着服从。
  但,我还是选择默默地弱弱地爱着你。每次听到你因打架受伤时,虽然我在教室装作漠不关心,事不关己,但回到宿舍钻入被窝后却还是默默为你落泪为你心疼。只是,你不知道这些;只是,你不知道,我也是那个喜欢故作冷漠的摩羯。我没有温暖的语言去关心你的伤口,问候你的现状,就算我很懂得你需要的是我温柔的呵护,但我却还是固执地选择另一个方向,变为呵斥你的软弱,责怪你的冲动。只是,你不懂得是我的凶只是害怕你受伤,害怕看到你搽药时那痛苦的表情,害怕你下次再犯同样的错误。
  离开之后,我过上了另一种生活,每日不停地努力,不停地奋斗,我把时间都排得满满的,很害怕一旦漏了一条缝隙我便会开始想你。但我做的所有,说不清为什么,好像从内心深处都是为了你。你说你不喜欢我笑,我便几年来没绽开过笑容;你说你不喜欢我穿高跟鞋,我便扔弃了我曾经的最爱;你说你不喜欢我活泼,我便开始学着孤独,一个人坐在教室的角落,做着我以为你会喜欢我做的事。
  就算是伤口,但我觉得那是你给我的,也就值了。
  一眨眼就那么多年过去,我还是一如既往,偷偷关注着你的微博,你的动态。知道你情人节的时候很孤单,光棍节的时候很无奈。也知道你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却被对方狠狠拒绝。我看到了你的伤心,你的难过,甚至是你的自卑。一向高傲的你,开始了自嘲,开始了自我讽刺。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应该是要开心的,但却不知道为什么我竟会因为你的难过而难过。我多想找到那个姑娘,告诉她关于你的一切,告诉她你的好你的风趣。但我却不知道在哪才可以帮你找到她,在哪才可以看见你。
  林忆自言自语到这时,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一)
  爱对了就是爱情,爱错了叫青春。也许,林忆一直念念不忘的,不是爱情,而是那被伤透了的青春。人都需要成长,无论是温暖的还是痛心的,经历了就好了。走不出的,不是过去,而是心结。
  好友夏冷心疼地望着林忆,视见她那哭肿的双眼依旧在滴着泪珠。也许,我们只是旁观者,没有看到她所经历的风景,所以也就理所当然的以为事情过了那么久了也就算了,可以忘记了。但,我们又怎能体会她被最爱的人所伤害所诋毁的心痛呢,又怎能体会她痛心离开后还要身受他的迫害的无助呢?也许,程磊根本不值得林忆去爱,但林忆还是奋不顾身的爱了。爱的疯狂,也就伤得彻底。
  林忆说,如果时间可以重来,她可以再次选择的话,她……她停顿了,她内心在纠结着。她说如果可以再重来,她真的不清楚自己还会不会奋不顾身的选择程磊。她说她就像是飞蛾扑火。
  夏冷看着她,从心疼到可怜再到敬佩。林忆是敢爱敢恨的,纵使是满身伤痕,她还是会前往。只是程磊不懂,他只看到她的没心没肺,只看到她的不懂事。却没看到她为他放下的矜持,放下的自尊,以及她背后默默为他付出的一切。甚至是没看出她写在作业本上的“我爱你”三个字是发自她肺腑的语言,而不是玩笑话。但一场误会,却让程磊开始了他天蝎邪恶的一面。受伤的是林忆,但程磊觉得他也很委屈。从此失去一个好伙伴,失去一个好伴侣,如果都没有那么逞强,如果都能给对方一个尊严下台,那结果,会不会没有那么血淋淋。
  (二)
  2013年冬,这个本属于摩羯的季节,属于林忆和程磊的季节,林忆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不知过了多久,程磊才听到了这个噩耗。起初,他的表情是僵硬的,但然后,却是泪流不止。尽管当时周围站满了人,尽管他已经十几年没哭过了……
  程磊从同学那打听到林忆的墓地,知道地点后立刻请假赶回老家,找到林忆的墓,跪在她墓前说:“林忆,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你从未出现在我的世界里。”他说这话时,说的是那么的决绝和冷漠,让人更感觉他根本不值得林忆爱。但他后来接着说:“这样我就不会伤害到你,不会让你难过不会让你受罪。对不起,是我的冲动,是我的误会,是我的邪恶,害你离开,害你陷入舆论风波,害你失去最好的闺蜜,害你深受我的折磨。”说到这时,程磊难受到停顿了一下,开始了小声的抽噎。过了好一会,他继续说:“林忆,我应该保护你的,我应该给你快乐给你温暖的,但我却给了你相反的悲伤和冷漠。”此时,不知道在天堂那边的林忆听了会有何感想,也许她应该是感觉到解脱和开心吧!毕竟,她的冤屈终于洗清了;毕竟,程磊是她第一次爱的人,也是她唯一爱过的人。
  2014年晚冬,在林忆生日那天,程磊带着林忆最喜欢的洛丽玛丝玫瑰来看她。就好像林忆很早就知道她会比程磊先离开这个世界一样。还记得当时绑着一条马尾辫的她坐在程磊的桌子上调皮的说:“我喜欢洛丽玛丝玫瑰,它代表着对死亡的怀念。如果以后我死了,你还活着,你就抱着一束洛丽玛丝来看我吧!但记得你要为我哭哦,不然我就死的不值了。”说完林忆还向程磊扮了一个鬼脸。程磊当场就拉黑了脸,骂她神经,疯丫头整天不知道想些什么。但其实这话程磊记在心里了,其实林忆说的每句话他都有记在心里,唯一没记得的是林忆唯一一次可怜兮兮的跟他说:“程磊,相信我,别这么对我,我没做那事。”站在林忆坟前的程磊回想起来,是不是特伤心和悔恨呢?他也不懂得为什么当初就那么不信林忆,她真的没推程恩,她怎么会推自己心爱之人的妹妹呢?但爱妹心切的他还是听了一些人的煽风点火,然后对林忆进行了一场疯狂的报复。他当时咬牙切齿的立下诺言,无论林忆去到哪里,他都要像个恶魔一样缠着她,不让她好过。是的,他做到了,无论林忆去到哪,都会“凑巧”的碰见他。傻傻的林忆还以为那是她和程磊的虐缘,却没想到那其实是程磊的有意而为的“缘分”。他紧抓着她的心理活动,利用她的弱点,对她进行疯狂报复。当他妹妹在医院昏睡的越久,他就报复的越厉害。直到后来,等他妹妹醒来诉请事情的真相后,他才知道是他一直错怪了林忆。原来推他妹妹下山的不是她,而是另有其人。但得知真相后,一切都似乎已经没有了补救。
  程磊痴痴地望着墓碑上刻着的“林忆”二字,俯身亲吻了一下它,说:“林忆,十八岁那年,我是真的爱过你,也是因为爱的越深,所以恨的也就越深。但,所有的恨,到头来才发现那是一个被人设计好的局,是我错怪了你,是我伤害了你,是我对不起你。”
  2015年初春,山上的野花争妍斗艳的怒放着,程恩抱着一束洛丽玛丝来到林忆墓前,说:“嫂子,我不知道这么叫您您会不会介意,以后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换我来看您了。我哥说,相比于您们出生的季节,您更喜欢春天。所以我决定在您最喜欢的季节抱着您最喜欢的花来看您。”程恩提到她哥时,眼角泛满了泪光,她想努力的逼回,却还是流淌出来。她说:“嫂子,我哥来找您了,您遇见他了吗?嫂子,上辈子您们无缘,下辈子,如果遇见,您们可要幸福。”
  (三)
  “程磊,你上辈子欠我的,请记得这辈子要好好还给我。前生我们是无缘,今生,我要与你白头到坟前。”十三高的高一(18)班教室外,林忆把程磊推到墙边,单手霸气地放在墙上,另一只手则插在裤口,双眼直视着程磊的目珠,嚣张地说。
  程磊羞答答地说:“知道啦,欠你的我会在这辈子好好还给你,我的女王。”林忆觉得这回答不错,就索性放开了手,吹着口哨走了。
  2031年,在我们还未到的时间的里,程磊和林忆已经在另一个世界上着高一了。一样的地点,不一样的时间,程磊和林忆又走在一起了。这一次,他们不再是那性格相像的两个摩羯了,剧情还会像上辈子那样进行着吗?
  河边的风温柔地吹拂着程磊和林忆的发丝,桥边星星点点的小灯光柔和地放射到四周,河畔的花也在黑色的夜空下轻轻摇曳,河水在温柔地流淌着,不起一丝波澜。程磊轻轻拨弄了一下林忆的刘海,说:“女王,我们从土象星座搬到火象星座,多么辛苦的一次搬家啊,我们可得好好在一起了,不然就白费了这次搬家了。”林忆调皮地嘟了嘟嘴,说:“小橙子,朕听你的”。说完幸福的把头埋进程磊怀里。“小橙子”,也是在他们到了新的世界里林忆给程磊取的爱称。令他们难以忘记的是,他们不在同一时间死,却在同一时间重生。在上奈何桥时,孟婆说:“你们前世有未完的情缘,没必要喝这孟婆汤,直接过吧!但要记得的是男孩要比女孩晚几个月才能降临于世。”
  2115年,离他们上辈子的时间整整隔了一个世纪,在三沙那个美丽的群岛上,程磊与妻子林忆安详地离开了人世。
  (四)
  相隔一个世纪的奈何桥旁,孟婆平静地看着程磊和林忆,说:“男人,上次这个女人为了能等你一起重生,能与你一起再续前缘,在等你的那段时间里在狱室遭受了堪比十八层地狱还残酷的折磨。你们今世的良缘,是这女人用她肉体的疼痛和精神的折磨换来的;女人,你一直在为眼前这男人付出着,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你都是付出最多的。喝了这碗汤吧!凡事总要有个结局,如果下一生你们再相遇,再相爱,也只能说真的是你们的缘分和造化。”说完孟婆小声地嘟嚷了一下“是福或是祸,也皆看你们的缘分和造化。”
  程磊听完,充满歉意与爱意地看着林忆,他在想“这女人怎么那么傻,一直默默为我付出着,以后的以后,不管经过多少次轮回,不管喝了多少碗孟婆汤,我都要把她找到,爱护她,呵护她,让她做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林忆听完,感觉自己的秘密都被爆出来了,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但她心里想着“就算是给我再一次选择,我依旧会这么做。为程磊吃的苦受的罪不叫苦和罪。来生,甚至是以后的生生世世,无论我喝了多少孟婆汤,我都会努力把程磊记住,追寻到他的身旁,与他一起共度,不论是风雨还是暖阳”。
  喝完孟婆汤,走过奈何桥,下一生的程磊和林忆还会记得自己当初在心里许下的诺言吗?
  (五)
  “易晨,别走好吗,求求你了!”燕茹茹挺着大肚子跪倒在地,死死地抓住易晨的袖口。
  “滚开,放手”,眼前的这个男人,冰冷冷地甩开他媳妇的手,径直地往门口走去,头也不回,决绝无情地关上了门。
  燕茹茹艰辛的跪在地上,不断奔涌的眼泪浸湿了一小块地板。过了好久,怀胎六个月的她才艰难地站起身,步履艰难地走回卧房。推开房门,看到房间被掏空的场景,刚止住的眼泪又重新涌出了眼睑。她拉开抽屉,存折和卡正如她刚才站在门口时想的一样不见了。她拿起手机,上网查了一下余额,看到屏幕上那刺眼的“1.0元”,燕茹茹先是惊愕然后又立刻恢复了平静,仿佛她早就料想到了他会是这种人。但,可怜的是她还怀有他的孩子啊,就一块钱,她要怎样度过这个孕期,她的孩子又要怎样才能在胎中健康成长?燕茹茹晕倒在了床上。几天后房东过来收租,才发现她已经带着那个未出世的孩子离开了人世。
  到底燕茹茹犯下了什么错,易晨要那么狠毒的对她;到底那个未出世的孩子造了什么孽,会让自己的亲生父亲间接剥夺了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权力。
  燕茹茹葬礼当天,大雨滂沱,雷电交加,似乎连老天都在为这两个生命的离去而感到冤屈。葬礼现场,人们一直搜寻着易晨的身影,但始终未发现……
  只是在同一时间的不同地点,易晨正在海边慵懒地晒着太阳,身旁搂着一个身着性感的年轻美女Candy,两个如胶似漆地亲热着。
  海边阳光明媚,海风时不时地为他们送来凉风。
  “亲爱的,你说那个黄脸婆会不会把孩子生下来啊!”Candy一边往易晨嘴里送着葡萄,一边嗲嗲地向他打听着消息。
  “那个黄脸婆啊,宝贝,放心,她永远不会出现在我们世界里了。”
  “为什么啊!”
  “她已经死了,99.9%的可能她已经死了”
  “啊,亲爱的,别吓我,那黄脸婆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会突然死了呢?”
  “我离开之前在她冲好的牛奶里下了药,我亲眼看见她喝下去的,那个药一小时见效,所以在她快死之前我就收拾好一切离开了。”
  “哇哦,亲爱的,你好坏哟!我随便说说的你还真的做啦”Candy得意地摆动了一下易晨刚蓄不久的胡须,在脸上忽闪过的邪恶不知道她心里还在想着些什么?
  易晨也突然邪恶的笑了笑,他搂紧Candy,说:“宝贝,这下我们有钱了,你想去哪想买什么干什么都可以了”。
  Candy得意地说:“我想去马尔代夫,我想去瑞典,我想去挪威,我想去……我要去好多好多地方,买好多好多东西,你够钱吗?”
  易晨洋洋自得地说:“怎能不够呢?我们费尽心思整死黄脸婆的父母,接着又“忍辱负重”的讨好黄脸婆,骗得他们燕家的财产和企业,再到后来巧妙的将黄脸婆也弄死,这一路艰辛啊,宝贝,不是因为想着有巨额财富我才不乐意干呢?”
  Candy听完后开心地给易晨奖励了一个吻,说:“幸好他们燕家就只有黄脸婆一个女儿,不然我们的计划执行起来就艰辛多了。”
  “是啊,是啊,算是天时地利人和吧!”
  谈完两人又继续亲热着。
  后记
  易晨,前世的程磊,可曾记得自己在奈何桥下立下的诺言?林忆费尽千辛万苦找到你,化作燕茹茹,但你却残忍将她杀害。
  奈何桥前,林忆猛地喝下孟婆汤,头也不回地往奈何桥走去。
  奈何桥头,林忆刚喝的孟婆碗里,还残留着她落下的泪。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2999-金沙贵宾会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怀念起自己第一次爱的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