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天地 2019-10-06 17:2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金沙贵宾会2999-金沙贵宾会网址『Welcome』 > 文学天地 > 正文

这个老师在王杰的心中形象可是很伟大的,《钢

这是一个很明媚的早晨,小区茂密的大树上,有很多的鸟儿兴高采烈地放开嫣喉使劲地啼叫着。夜还是很宁静的,那抒开天空一角的亮色,已经悄悄地梳妆着东边的晨曦,新的一天,对于钟情于大自然的鸟儿来说,放开思绪,是个最好的选择,所以王杰早早就爬了起来,去做心的祈祷,祈祷今天将有最美的大收获,今天是“五一”劳动节,对于咱老百性,这个节日就是劳动的意义,就是生活的伟大创造,是有特别的象征的。
  王杰整理一下纷乱的思绪,把心里的尘埃,一缕缕地澄清。今天王杰要去见一个人,这个人一直是他心中的偶像,是他的“梦中情人”,也就是一直在他心里默默埋藏着的心爱的人,曾经拥有的故事,可能都是故事,该告别的也将要告别,心总在默默地滋长着思念,这思念也许是美好的,而这美好的思念,将是人生旅程的一段美好的记忆,将永载史册。
  王杰所认识的是一位老师,这个老师在王杰的心中形象可是很伟大的,一路走来,这位老师真的是一位好老师。小的时候是一个好女儿,好学生,后来考上了A市师范学校,毕业后终于如愿以偿,当上了一名老师,为人师表,是个光荣的职业,一生当中,有多少人以后都要叫她老师,这种感觉,自然是不一样的,每当人们叫她一声老师时,她的心中都会充满自豪,感到骄傲的。
  “李慧,当老师其实是一个光荣的使命,为人师表,要把自己最好的一面,最阳光的一面留给学生,自己又要努力地做好每一件事,用自己的行为和表现给学生树立标杆,楷模,这是特别的不容易的事了,所以当老师,光荣就在这里,你说是不是呀?”王杰对李慧这样问着说。
  今天,王杰是早早就起床了,做了简单的一点打点梳洗,就与李慧相约到了江滨公园。因为今天是五一国际劳动节,王杰和李慧约会就选择在这里,第一呢,江滨公园空气好。第二呢,在江滨的亭子上,还可以饱览母亲河九龙江的壮丽景色。
  九龙江不远千里流到这里,江面已经很宽阔平坦了,今天的河面上江鸥轻翔,非常的好看。多情的捕鱼人,似乎哼着歌儿,很沉醉今天的江波秀水。而且今天九龙江艳阳高照,天高云淡,空气十分的清爽,惬意,动人。这里的九龙江江面一扫王杰故乡老家的江面狭窄,水流湍急景象了,江面水流平稳,气息安宁,就好像在唱一首温柔的、缓缓的、抒情的歌。
  今天是五一劳动节三天假期的第二天,王杰很荣幸地约了李慧到江边看江景。
  江边有太多的亭子了,江风温柔但却很清凉惬意地吹着,给江边的景色独自添了好多秀丽的色彩,小船在江面上自由地飞驰着,很快活。也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吧,今天对于王杰来说,什么都是好的,什么都是美妙的。
  昨天下午,王杰足足地流了一个下午的眼泪,成功的喜悦,壮丽的追求,今天终于收获了希望,获得了成功,风雨人生漫漫走过四多年了,王杰能不哭不流泪吗?这种寂寞和坚持,看来是外人很难想像得出来的。
  “李慧,你能理解我此刻的心情吗?”王杰牵着李慧的手问着。
  “理解,任何成功都是要付出极大的艰辛的,天上是从来就不掉馅饼的,我非常佩服你的坚强和坚持!”李慧鼓励地说。
  “音乐创作和文学创作其实都是一个寂寞艰辛的劳动,要有很强的自制力和毅力,也许别人玩的时候我却正在构思着文章,构思着音符怎样的罗列,千古绝唱、千秋不朽的作品,有时候的产生往往是一瞬间的念头,念思,这可能就是人们所说的所谓‘灵感’吧!所以,除了自身要有很强的文学语言和音乐语言的驾驭能力外,生活的阅历、经历,也是非常必要的。要常常到大自然的物象中去领悟和观察,积累和激发灵绪,这也是很重要的,譬如今天我们就在这九龙江边,这壮丽的景色,气势磅礴的大江,就给了我很多的灵感,我的《大江东去》散文就是这样挥洒自如荡漾出来的。”王杰说。
  “毕竟是大诗人、大作家,说话都好像在吟诗一样,了不起!王杰,听说你在音乐上的造诣也很深,是这样吗?”李慧问着。
  “李慧老师,文学和音乐是连体姐妹。就好像一首民歌的创作,你首先要懂得它的创作流程是要怎么走,首先要构思旋律,旋律构思上,灵绪里面都灌注了作曲家的感情因素,即喜怒哀乐或悲欢离合,然后再定下了调门,标上节奏,即每分钟多少拍,最后填上词,这首歌就诞生了,尘埃落定了。你是个老师,在这方面是有很高的灵性和悟性的,所以有你的鼓励和支持,我也一定会创作出更多的音乐好作品来的。这包括民族唱法的歌曲和没有歌词的器乐曲,一个文学家和音乐家的产生,有时候一个五十年才产生一个,这绝对是需要时间来践约和实现的,但这所跨出的每一步,都是多么的艰难呀!只有作者自己才能够有深深的体会。”王杰说。
  “是的,成就任何一件事情,都是要付出极大艰辛和劳动的,这里面可能有成功的喜悦,也有辛酸的泪水,特别是搞文学创作和音乐创作,这里面是有很多和正常人与众不同的地方,也许别人休息了,我正在耕耘,别人睡觉了,我才在运笔。所以说,正常人的时间是都在玩的,而我还在汲取,吸收,听音乐,构思,写作,创作,这就是我们与平常人不同的地方。”王杰说。
  “是的,你说得对,其实我也是有这文学和音乐双重爱好的。对王杰你所发表的作品,不管是文学上的,音乐上的,几乎每发表一篇,我都首先是你的第一个读者。我非常佩服你的坚强和坚持,在茫茫的人海中,特别是在今天的拜金大潮甚嚣尘上,疯狂弥啸至极的社会,能有这份坚持,特别的不容易,特别难。王杰你真是个钢人,有钢铁般的意志。我小时候读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部长篇小说,里面就写一个叫保尔·柯察金的人,他就是这样一个钢人。你就像保尔·柯察金一样,钢人钢志,而且矢志不渝,所以你才会出成果。我佩服你的这种精神,这种矢志不渝,这种坚定。”李慧说。
  “四十功名尘与土,一万里路云和月,岳飞的《满江红》词是写三十功名,八千里路。我是四十功名,一万里路也!所以人们常常佩服鹤顶上的红是多么的殷红和显眼,美丽和骄傲,可是有谁知道,它是历经多少磨难和坚持才得此鹤顶,得此殷红呀!生活的道路就是这样,谁坚持走到最后,谁就是最后的胜利者!”王杰说。
  “没错,其实你才是真正的老师,真正的王者,王杰老师。”李慧稍带恭维但却是实打实地说。
  “李慧,叫我做老师实在是谈不上,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路是人走出来的,鲁迅说:‘世上本无所谓之路,但走的人多了,就踩出来了’马克斯也说过:‘科学的道路是崎岖不平的,只有无畏艰险,勇于攀登的人才能到达光辉的顶峰’。
  “其实人真的是这样的,搞文学创作和音乐创作,就更是这样,平常要辛勤积累,努力学习知识,用时就能旁征博引,引经据典,掂之即来,用到好处。王杰老师,我真的是很佩服你的,而且你还这么勤勉,这么虚怀若谷,每天都在学习!这一点我应该向你学习才对!”李慧绝对不像拍马溜须地说。
  “李慧老师,其实,小日本人在这方面是很值得我们学习的,我国古代哲人魏源在《海国图治》里的一句话:‘思夷长技以制夷’,日本人是把它贯彻到军事教育和国民教育当中去的,日本人经过大化改制和明治维新的两次社会大变革,也进行了两次社会制度的大跨跃,日本人至少有两种精神值得我们学习,一是肯学别人先进的东西,二是它的团结精神。试想想,落后中国两三百年的小日本,经过不长时间的努力,竟然赶超了中国。在第二次世界的时候,日本做为东边战线的侵略国,已经侵略和占领了那么多国家了,也差点把中国吞噬了,而我们的泱泱大中国,成群成群的人,却像赶鸭子一样被赶去屠杀,有时一支枪就可以押着一大群人,可见我们民族的反抗精神,奴婢婢骨精神是很值得探讨的,遥想唐贞观李世民当皇帝的时候,我们中国出现唐朝的第一个盛世‘贞观之治’,日本还有23次‘遣唐使’到中国学习各领域先进的东西呢!当时的小日本是多么落后呀,我们的佛教高僧,还东渡日本,进行传教呢!”王杰滔滔不绝了。
  “是啊!中国人确实有自己存在的可悲之处,上下五千多年的灿烂文明呀!做为古代‘四大’世界文明古国最大的文明大国,,难道我们就没有值得我们反思、总结自己的地方吗?平常呀,总是窝里斗,相互指责,相互排斥,相互挤兑,谴责对方的不是,一旦到了国难当头之际,有的人还充当汉奸、卖国贼,人家日本人,敢奉行武士道精神,成者王,败者寇,输了就剖腹自杀。而我们中国的教育,却很辩证,常一分为二;说过来也对,说过去也对,譬如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而另外又有一套教育理论说‘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人乎?识时务者为俊杰’。我都不知道要执行哪一套教育体系,究竟‘英雄枪下死,至死不皱眉头’对,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保命要紧,当汉奸又何妨’对呢?”李慧也越说越激动了。
  “是啊!我们的泱泱大国呀!人类的智商有的实在是太优秀了,强人、高人云集,总难免会相互挤兑,互相排斥。所以岳飞的‘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肌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总是做得很不彻底,做什么事都是轰轰火火一阵子,躲过了‘烽火头’也就是烽烟四起一阵子,有时就没事了,这就是中国格局,中国现状呀!”李慧如实地说着。
  “看来李慧老师的看法是很深刻,很成熟,非常的老道,可见君的高深、阅历的深远,英雄所见略同,所见略同!”王杰竖起大姆指、对李慧啧啧称赞着。
  两个秀才、文人,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才子佳人是越谈越拢,两颗荒凉的心也越拉越近了,李慧此时悄悄地阅读起王杰的长相来,确实是帅呆了,浓眉大眼,鼻子挺直,挺端正的,略偏稍微长的圆脸,充满睿智,谈吐优雅自如,知识沉淀犹如大海的深邃宽广,而且风度翩翩,非常迷人。
  王杰发现李慧在悄悄打量着自己,心里不禁“咯噔咯噔”了几下。
  此时,王杰捧起了李慧的鹅蛋形脸庞来,轻轻地在李慧非常秀气,小巧玲珑的樱桃小嘴唇上深情地、缓缓地吻着,你看李慧那么美丽的眼睛,耳朵,秀鼻,眉毛,以及左右太阳穴,还有中信,项脖,都已轻轻被王杰的吻覆盖着,正应:“此时不深吻,要更待何时。若是两心撞,火花满天飞”也!
  九龙江的水依然缠绵不断地流向远方,王杰知道,这次美丽的约会,在五一国际劳动节这个特定的日子,将要与自己所取得的光辉一起永载史册。九龙江的江水,似乎还倒映着这一对丽人,连同他们凝脂般的肌肤和爱的俊俏,绝美壮丽,与他们美丽的爱情故事浑然入海,去交响大海波澜壮阔的交响曲。      

      尼古拉·阿历克赛耶维奇·奥斯特洛夫斯基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的作者,保尔·柯察金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的主人公。前者因这部作品的创作而名扬一时,后者则成为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创作方法所产生的一个无产阶级革命战士的典型形象。保尔·柯察金这个人物,先是在苏联,20世纪50年代以后则在当时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成为革命青年的榜样。

      奥斯特洛夫斯基和保尔·柯察金,一个是真实世界中的人,一个是文学场景里的人物形象。由于作品是作者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创作的,在这个红色青年的形象里有着明显的作者本人的影子,因此,读者往往把这部作品的主人公与作者混为一谈,认为奥斯特洛夫斯基和保尔·柯察金就是同一个人。

      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以图书形式出版的时间是在1934年。当手稿最初拿到出版社的时候,编辑们都认定这是一部自传体的文学作品,曾经要求作者更改书名,并注明是“纪实小说”。但奥斯特洛夫斯基坚决反对,既反对改名也反对标注“纪实”字样。他曾在给全苏共青团中央总书记的信中写道:“尽管我极力反对,写了几十封信和文章,《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还是被说成是我的生活经历,说成是从头到尾都是一份文件。进而把保尔·柯察金的生活说成是我的经历,我简直是毫无办法。”并且表示,其创作本意是“塑造一个年轻战士的形象,正是他代表了我们年轻一代。当然,我在这个形象里也放进了我个人生活的一些东西”(转引自闻一:《回眸苏联》,山东人民出版社2003年8月第1版,第23页)。

      尽管奥斯特洛夫斯基对此一再申明,但人们依然认为作者和作品主人公是合二为一的。而且这种认识也延展到《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作品的其他艺术门类的再创作中,从最初图书出版里的作品插图开始,再到以后陆续面世的根据作品改编的电影、话剧,以及各种美术创作,我们所看到的保尔·柯察金的艺术形象,可以说全都是以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为人物原型塑造的,他们一样都有着蓬松的头发、宽大的额头、深陷的眼窝、清癯的面容和瘦削的身型。

      我始终都没有认真读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本书,但我曾经多次用画笔描摹过奥斯特洛夫斯基与保尔·柯察金的形象,这个被大多数读者视为合二为一的人物,不论是真实中的作者本人,还是经过创作加工所塑造的艺术典型,其本身都透出坚定、刚毅、果敢、顽强的外形特征,使人不由得就被深深吸引。纯粹从绘画的角度看,无论光与影、明与暗,还是线条、色彩,这个人物形象也总能让人感到一种描绘的乐趣。

在病榻上写作的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

      《在病榻上写作的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原作是一幅苏联的油画作品,描绘的是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正在创作时的场景。奥斯特洛夫斯基的文学创作自始至终都是在伤病的状态下进行的,而他的创作地点基本只有两处。一处是他在莫斯科的寓所。在自己的家里,他先是于1928年写出了反映柯托夫斯基师团战斗生活的中篇小说,但唯一的一部手稿却在给战友们征求意见后,在邮寄回来的路途中遗失了。更为糟糕的是,1929年他的病情进一步恶化,不仅全身瘫痪而且双目失明。面对这一连串的打击他毫不气馁,重又投入了新的战斗。从1932年起,他创作的长篇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开始在《青年近卫军》杂志上陆续刊出。另一处写作的场所,是苏联南部的疗养胜地索契,这显然是在他成名之后由上级安排的。这幅油画作品所表现的内容,从室内陈设看,感觉更像是家庭的环境。由此可以看出,这幅油画作品所描绘的,当是奥斯特洛夫斯基创作《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时的工作场景。而且,奥斯特洛夫斯基终其短暂的人生,他的辉煌事业的顶峰就是这部曾给后世带来巨大影响的著作,所谓“典型环境中的典型性格”,这也应该是苏联画家艺术创作的着眼点吧。

图片 1

在病榻上写作的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 1975-06-19,临摹,水粉,106mm×80mm。

      我绘画习作的摹本《在病榻上写作的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还是一帧苏联的原版印刷品,其尺寸约为450mm×350mm,画面之宽约等于8开纸的长度,画面之高则大于8开纸的宽度,约印制于1950年代。从印刷工艺的角度看,可谓美轮美奂,精妙绝伦,就是今天回味起来,依然令我为之激动。犹记得那幅画作整个呈绿褐色的色调,由于是逆光角度,暗部的层次和色彩极其丰富,而光线的恰到好处的处理,则使人物栩栩如生,令房间里边熠熠生辉。在画里,人物背靠垫枕的半坐半靠的坐姿,摆放在膝前的写字板,左手握笔的动作,人物背后上方搁板架上的书籍,墙壁上挂着的军服衣物,还有水杯、汤勺、花束,以及台布下垂的皱褶和暗部的反光……无不以绘画的语言充实和呼应着作品的主题内容,并透出浓郁的时代气息和生活情趣。

      这幅油画作品,我是用水粉画的方式临摹的,是画在一个自制的幅面规格为136mm×100mm的本子上。而临摹的画幅尺寸比我的小绘画本还小一些,其中人物的头像部分,还不及笔记本上的一枚按键大。

图片 2

小绘画本,规格尺寸为136mm×100mm。

      我的临摹自然还有一些不能令人满意的地方,但以大幅画面的画为摹本而作小幅临摹,对我而言也算是一次尝试。

红色骑兵战士保尔·柯察金

      奥斯特洛夫斯基曾经是布琼尼第一骑兵团的一名红军战士,他的这段重要的人生经历也同样被复制到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作品里。根据这部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无论是以前苏联拍摄的电影,还是中国在1999年拍摄的20集电视连续剧,保尔·柯察金的骑兵形象都是非常出彩的。我当时描绘的保尔·柯察金的肖像,就是选取了这样一个冲锋陷阵的战士形象,参照的是一帧苏联所拍同名电影的剧照,是一个特写镜头,我把他画在了另外一个尺寸为100mm×108mm的自制小本子上。

图片 3

保尔·柯察金,1973-12-16,2H铅笔,100mm×140mm。

      在这幅临摹电影剧照的画面上,我只描绘了保尔的头像,所表现的是在战场上的高喊愤怒状,其他的都没有画完。保尔的右手高举着战刀,已经伸出了画页,但也只有手臂和握刀的大致轮廓。

      从我的小画本里,还翻出一幅也是根据苏联电影剧照描摹的骑兵战士保尔的形象。

图片 4

跃马挥刀的保尔·柯察金,1975-06-18,2H铅笔,93mm×98mm。

      奥斯特洛夫斯基有一句名言,它写在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的第二部第三章里: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致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致因碌碌无为而羞愧;在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已把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我虽然没有看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部长篇小说,但对这段影响了差不多整整两代人的如同格言般的话却依然记得,上中学的时候,我就曾把它郑重地抄录在笔记本上。岁月风霜,沧海桑田,如今再来审视这段话,早就没有了当年少不更事时的感觉:以分号(;)为界,前半段所言还算是差强人意吧,至于后半段,怎么说呢,莫非当今世界还有这种所谓的“最壮丽的事业”吗?

(20120326)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2999-金沙贵宾会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这个老师在王杰的心中形象可是很伟大的,《钢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