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天地 2019-10-06 17:2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金沙贵宾会2999-金沙贵宾会网址『Welcome』 > 文学天地 > 正文

我自己和娟儿的矛盾真不该让父亲插手,说起芳

图片 1 一.订婚
   前几天,老家有人来工地,说是村上那个叫芳芳的死了,这话让人听着,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事实,就是他已经离开了尘世,离开了这个不堪入目的俗世,去了极乐世界,去寻找他自己的伊甸园了,从内心里,暗自嘱咐这位乡党,一路走好。
   说起芳芳,虽然离开村子十几年了,但是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记忆犹新,事情还需要从头说起。芳芳是个女孩名字,其实他不叫芳芳,芳芳是他精神出了问题之后,村上那些取笑于他,无理戏耍他的人,因为他的女性打扮,给他取的一个外号,芳芳的真名叫建峡,芳芳出生的时候,他的父亲正在宝鸡峡水库修建水库,为了纪念宝鸡峡水库的修成,芳芳父亲给村上人稍话,让他娘给孩子取名建峡吧,名字就这样得来的。后来芳芳从小到大,一直都用建峡这个名字。芳芳是村上乡党给他起的外号,说起这外号,芳芳的父母兄弟姐妹一家人,以及村上的乡党们,如今不免都有些心酸。
   那是九零年前后,芳芳高中毕业,两个姐姐已经出嫁,哥哥也已经步入社会,有了工作,是一个小学教师,而且已经结婚两年,媳妇也在同一学校教书。虽说家大人口多,少吃无喝,但是家再穷,家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避风港,是一个温馨的歇脚港湾。
  记得那年,芳芳已经二十二岁,小伙子长的高大帅,方脸大耳,留着平头,确实很精神,人也很稳当,说话办事也算得有板有眼。美中不足的是,由于家庭困难就差一样,那就是缺少一个漂亮的媳妇。
   芳芳的父亲,这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人,虽然嘴上不说,老婆还是知道他的心事。他整天唉声叹气,为的是自己小儿子,给他娶不上媳妇发愁,这个全村人都知道。芳芳的母亲,更是出出进进,整天围着灶火台转圈圈,为这苦日子,忙个不停。哥哥嫂嫂在学校,整天围着一群孩子打转,家里学校左顾右盼,也忙不出来个媚和眼,一家人千方百计,都在为芳芳的这庄婚事发急,个个像热锅上的蚂蚁。方方的父亲黑天半夜,东村西邻都跑遍了,仅仅给媒人买烟买酒这一项,九二年的钱多值钱,都花去了一千多元,虽然说看数字不大,那时候对于一个农村人来说,也是一个惊人的大数字。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左邻右舍,亲戚朋友帮助下,在虢镇和蔡家坡之间的阳平村,说了一门亲事,这女孩和芳芳同岁,人物长的也好,人品听说也很优秀,心灵手巧,两人很般配,媒人作合下,两家终于订下订婚日子,亲戚厚友帮忙七拼八凑,终于移交了一千五百元彩礼,准备择日娶亲结婚。
   芳芳和一家人的心情,喜悦无比,特别是芳芳的父母,已改往日的愁容,为了儿子结婚这件家庭头等大事,整天忙得脚手不闲。村上的邻居们也曾和芳芳说起过芳芳的对象,问他对这女娃中意不,芳芳就是不说,虽然他嘴上不说,可又能欺骗了谁个,从芳芳的干活劲头,和平日里的表情,也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这不用说,老掌柜的这一次,给小伙绝对说了一门好亲事,芳芳肯定会娶个体面又漂亮的媳妇。村方四邻,亲朋好友,里里外外都盼望着喝芳芳的结婚喜酒呢,家里家外,从上到下,其乐融融......
   芳芳要娶媳妇,短时间很快在村子里传开,一家人高兴不待说。听说当时,芳芳的对象家里,却是另一番景象。芳芳的对象名叫彩云,这彩云的长相,更是没有一点说头,一米六几的个头,腰腰杆杆的,一头乌黑的秀发,颀长的腿,蜜蜂的腰,樱桃小口,一对儿凤眼,虽然说长在农村,初中上完在外打过几天工,也算是在外见过一点世面,随意很会打扮自己,普普通通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显得格外合身,所以,只要彩云前头走,回头率还是很高的,可以说女大十八变,迷倒一大片。
   可就是因为这桩婚事,自订婚那日起,在她心里,挽成了一个疙瘩。她一直在父母跟前嘟囔,说芳芳家确实太穷。那天去看家,家里连个坐的小凳子都没有,让人直接坐到他家的土炕边,粘一身的土尘,再说了,家里就连几件像样的家具也没有,就一辆烂架子车,和一辆破旧的飞鸽自行车,人家如今,谁家出门,都开始骑摩托车了,再看看芳芳家,住的那房子还是一檐出水的小厦子房.....反正说起芳芳人物,她不吭声,要说起芳芳家里的光景,彩云就是嘟囔个没完。不过那时候,彩云还不敢直截了当地说,她不愿意,一来父亲是心脏病,二来芳芳人物还行,因此彩云心里,十五个桶打水七上八下,一想起自己的这桩婚事,她心里直扑腾……
  二.婚变
   眼看着,芳芳和彩云结婚这事,良辰吉日越来越近,迫在眉睫。可是谁又知道,眼前的路总是黑的,真可谓人有旦夕祸福,天有不测之风云。一夜之间,彩云的父亲,因为心脏病长期疏于治疗,突然心脏病急发,离开了人世,病发前一天,芳芳的丈人跟平日一样,有说有笑的,所以棺材寿衣这些事,家里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谁知道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光着身子去了那边。真可谓人之渺小,犹如微尘
   彩云家里,托付媒人,给芳芳家捎来话,也就等于给新亲戚报丧,芳芳和自己的父亲,赶紧前往彩云家帮忙,置办丧事,亡人入土为安,这些不必细说。由于事情突然,彩云一家特别痛苦难过。所以,在丧事置办期间,彩云和芳芳二人,更谈不上自己的个人事情,俩人确实当时,郁郁寡欢,也没有那个心情谈及此事。老家有一个不成文规定,亲人去世后,守孝期间百天之内,不能置办喜事,尤其像亲生儿女结婚之类。所以,芳芳彩云的婚事,就这样搁置下来了。
   办完父亲的丧事,彩云去了西安,找了一个食品加工厂,到那里打工去谋生。从此,芳芳的婚事,一家人就此放下一段时间,悄然无声。只有耐心苦等,秋后再说。为某一件事等待一个时间点,也是让人熬煎的事,这个人人深有体会,不必说芳芳,也算是常理。左等右等,终于熬到了国庆,芳芳父亲打发媒人,去彩云家提说结婚的事宜,彩云母亲虽然一切应承的很好,可彩云人在西安,人不回家也是枉然。
  因此,按媒人和彩云妈的意见,彩云妈给了芳芳地址和电话,芳芳去西安找彩云,商谈结婚事宜。一路上,芳芳心里,暗自欣喜。渭河水流悠然向东,公路两边绿化带的雪松油松,目不暇接,天空小鸟自由飞翔,高楼大厦耸入云间,看着沿路风景,落在急速行驰的班车后边,一颗炽热的心,早已经飞到了西安。坐车的劳累和车内闷热的空气,确实令人难以忍受,迷迷糊糊中,班车司机喊着:“西安到了,西安。”芳芳悠悠荡荡,沿途走走看看,好长时间不来省城,多少觉着还是有点新鲜。坐着公交车,不觉着就来到了彩云上班的厂子。厂子不大,门口垃圾到处都是,乱七八糟的,一看就知道是私人小厂,门牌小的,确实真难找,好不容易找见,门卫跟个狗一样,还看得个严实,不下班不让见人,芳芳顺便厂门口树下坐会,终于熬到下班时间,见着了下班走出厂门的彩云。
   看见自己长时间不见的心上人彩云,那穿着打扮,那动人的容颜,着实让芳芳心欢意满,一时竟然不知道从何说起,心里意外地恐慌和紧张。俩人出了厂区小道,在街上找个小店,一边吃饭一边聊天。芳芳自打订婚,还是第一次和彩云见面,所以,羞涩和不安更不待说,吃饭期间,一而再再而三地鼓足勇气,终于一口气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心里终于觉得,轻松一大截。再看看对面的彩云,一张粉红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最终还是躲躲闪闪,闪烁其词,没有干脆地给芳芳一个肯定的答复。吃完饭,两人在马路上溜溜,彩云在厂子附近,给芳芳找一个住宿的地方,让芳芳先住下,说是晚上考虑考虑,第二天给芳芳一个满意的答复,跑了一天的芳芳,终于见着了自己的心上人,想起见着的心上姑娘,心里高兴激动不已,一切的疲劳都烟消云散,还真有点睡不着了。
   第二天大清早,芳芳由于昨天睡得比较晚,所以就多睡会儿,准备中午到厂里去见彩云,约她吃饭,再好好商量俩人的婚事。或许由于昨天,彩云没说出来个眉毛胡子,他还是心里不踏实,因此早早来到厂大门外,等彩云下班。
   等他来到到厂门上,一群人围在厂门口议论着什么,处于好奇心,他也凑过去,想听个究竟,谁知道不过去没事,这一过去,一群人倒是把自己围在了中间,并齐声喊着:“是他,就是他,他就是彩云的对象。”只见人群中间,有一个穿着比较正装的中年男子,凑过来问芳芳道:“你是彩云对象?彩云哪去了,你知道吗?昨天还在上班,怎么你昨天一来,彩云就不见了?而且和彩云一起上班的永顺也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芳芳常年在家,哪见过这样的场面。听说彩云和厂里一个叫永顺的小伙突然失踪了,厂子没法干活了,立马停止了生产。芳芳觉得自己的脑子,一片的混乱,他面对询问他的人,只是不住的摇头,不住地说:“不知道,我不知道他们去哪儿了。”第三天,实在找不见人,厂子向派出所报了案,派出所领着芳芳做了笔录,芳芳满心高兴而来,失魂落魄而归。
   一路上,怎么买的车票,怎么回的家,他浑浑噩噩,满脑子里打了浆糊,一切都成了泡影,一切都无法挽回。芳芳的婚事,就这样像西风吹去一样,顿时风消云散。彩云母亲,也实在不好意思见芳芳的父母,托媒人捎来了彩礼,等于退婚,彩云至今下落不明,结婚成了一场空谈。两家人为此事争争吵吵,自不待说。从此,芳芳的父母哥嫂,又一次踏上拜四邻、托媒人、求亲戚给芳芳托媒说亲的长征路了。然而,虽然一家人都在努力,为芳芳的婚事做了最大的努力,但是始终还是没有结果,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变化。并不是说,家里穷的说不到媳妇,而是芳芳个人,自打西安之行回来,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芳芳饭不吃,茶不思,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个人独自关在自己的房子,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家里人给他一再提亲事,他一直是一句话:“我不要媳妇,我不见面去。”他个人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刺激,确实是人生病了,身体出了问题。
  
  三.他疯了
   如今社会,标语都写得很清楚,“有啥不敢有病,缺啥不敢缺钱。”可是标语这样写,生病的这事,能由得了老百姓自己吗?
  自打芳芳生病后,再也没有人上门提亲了,家里往日的热闹场景,从此消失。父母心里凄凉一片,人也消瘦的不像样子。家里本来准备娶媳妇的那点血汗钱,也只能拿出来,先给芳芳看病了,花钱都成了小事,每一次看病,首先把芳芳弄不到医院去,母亲父亲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给儿子做思想工作,可芳芳一直是一句话:“我没病,你们才有病呢。”每一次去医院,终到了还是要找村子邻居帮忙,用绳子把人绑了,雇用一个面包车送到医院看病,看完病再送回家,吃点镇静用的安定片,芳芳就能安静地睡一会,不然在屋子里真像疯了一样,上跳下窜,让一家人看着,心里难受。日常吃药,每一次都是芳芳的母亲,偷偷地把药片压成粉面状,放在盛饭的碗底,如果芳芳看见,他绝对连饭都不吃。
   凡事,一天半天的,突然有个不顺,人们的思想,都可以接受,大家也都会想着办法,关心事件发展变化的前后经过。否则,时间长了,任何人都会失去信心和勇气,慢慢地,事情也就会淡出人的脑子和视线。芳芳有病这件事也是一样,刚开始,亲朋好友,村方邻居,都比较关心芳芳的病情动态,为芳芳担心,为芳芳的父母担心,看来这些担心都没有用了。如今的芳芳,生病已经一年有余,家里全部家当,已经倾尽所有,芳芳的父母这一年里,就好像变了一个人,精神憔悴,容貌好像老了几岁。
  而芳芳个人心里是否知道,不得而知。时间长了,父母也就习惯了,接受了儿子患精神病的事实。芳芳个人,满村子里,镇上乱窜,家里实在没得法子,也就只好随他去吧。
   更离谱的事还在后头呢,芳芳的母亲和哥哥,为了芳芳出门不受罪,一家人省吃俭用,就是他的嫂子、小侄儿都一样,给芳芳身上时常装点零花钱,让他买吃喝,只要不饿着,就随他满大街乱转去吧。只要他不在村子和家里乱伤无辜,就已经阿弥陀佛,毕竟他已经这样了。
   芳芳因为身上有了钱,一天在大街上乱窜,忽然他看见了理发店,就一股劲冲了进去了,进门后,他给理发的小姑娘说:“给我做个头发,你快点,我还忙着。”这里发的小姑娘,因为害怕,已经是神色慌张,就满口答应着:“恩,好,我这就给你做。”这时候的芳芳异常的平静,他指着墙上的发型图片说道:“你给我把头发,就烫成这样的,我喜欢这样的。”小姑娘往墙上一看,吓得吐着舌头,原来那是一个女人的头型。小姑娘胆惊受怕,因为不确定是不是真的,姑娘就问来理发的旁边的小伙道:“你说咋办?给做还是不做?”旁边的小伙子看着芳芳道;“我问你,你做头发有钱吗?真的要理发?”芳芳平静地道:“有钱,你就给我做这样的”他一边掏着兜里的零钱,一边指着墙上的发型头像。小伙对着理发姑娘道:“给做吧,你不做他翻脸咋办?头发给做好了,给他好好洗一下,洗干净了,随他去就是了,你看他多可怜,你就当学一回雷锋。”就从这一天起,芳芳变成了烫发头,老远看去,一个美女的头型。

娟儿是我的未婚妻,我们两家间隔的距离不过百米,我们的家的所在地是一个大镇。

图片 2

“你知道你和娟儿的婚约解散后,娟儿为什么不嫁到郊区去吗?”

最后我以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诫正在相恋的,和已经处于婚姻中的年轻人:

在她母亲的葬礼上,看着娟儿一家哭得撕心裂肺,悲痛欲绝,我的心都碎了。

结果,两年后,娟儿在姐姐出嫁后,嫁给了本村的一个蛮不错的小伙。

(1)

“既然你这样想,我不如回家不干了。“

下班后,他们也就以同事的名义,名正言顺地跑到娟儿和她姐姐租住的地方吹牛,聊天,我知道,那些人多数都是冲着娟儿去的,因为她的姐姐没有娟儿漂亮活泼。

那天起,我仍然天天往娟儿家里跑,虽然他们家里人和娟儿都不给我好脸色看,娟儿哭着说:

突然她因急火攻心,倒在了地上,娟儿家人发现后,赶紧送到市医院。

小时候的娟儿就活泼可爱,非常的讨人喜欢。长大后,更是出落的亭亭玉立,娇俏可人,粉若桃花的脸上,镶嵌着一双丹凤眼,她当时在我们镇子上,真的是数一数二的美女哦!

“订婚过又怎样,结婚了还要离婚呢!”

“被你爸一闹,村子里到处是风言风语,都说我和你谈了这么多年恋爱,还订了婚,现在在郊区找了新对象,人们都在背后指着我的脊梁骨,说我花心……”

(4)

“阿成啊,不只娟儿这个姑娘好,父母和兄弟姐妹都很好相处,你看虽然你和娟儿在恋爱,但仍然天天有成群结队的小伙往他家跑,我们必须先下手为强。”

不久,我就在父亲的安排下,娶了娟儿家对门的一个对我倾慕已久的姑娘。

回家后父母问起原委,我就照直说了,并和父亲说了,想早点结婚,让自己安心的想法。

因为娟儿本身还和我在闹别扭,再加上父亲的口气也不好听,娟儿的父母回绝了我父亲,娟儿的父亲说:

虽然现在我和她都有了各自的家庭,过得也还不错,但每次看到她,我还是心里会痛。

“叫你爸过来道个歉,这事儿就算过去了,否则,虽然娟儿心里有你,但面子也下不来的。”

(2)

我因和她在同一个乡镇企业上班,而捷足先登,在她十九岁那年就和她恋爱了。因我家在镇子上开了家卖山货的铺子,家里条件也还算好,着急的父亲在我们恋爱一年后,就催促我们订婚,父亲对我说:

因为不自信,我开始动起了歪脑筋,一天休息,看看房东家里没人,我就欲对娟儿动手,这下惹恼了娟儿:

依着农村的古话:“大麦都没割,怎么能割小麦呢?”当时我和娟儿订婚的时候,娟子和他父母就说过,我们的婚事要等她姐姐先结婚再办。

娟儿和我大吵了一架,真的回家不干了,且和我闹起了别扭。

“我们家虽然不算富裕,但不会赖人家一分钱。”

说起来现在的年轻人有些不相信,我和娟儿虽然已经订婚两年,但却没和她上过床。

就这样,我们俩个原本十分相爱的人,因为我的多疑、急于求成,彻底分道扬镳了。

她是家里的老小,虽然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宠着她,但她并不娇气,也不因为自己长的漂亮而矫情,且待人接物落落大方,和人也很好相处,因此,她一直是众多小伙子追求的对象。

“你叫你爸叫上几个村干部,大家坐一起,把你家哪来的彩礼钱,算一算,退还给你家。

于是自恃能干又有些霸道的父亲,就开始到娟儿父母面前催婚了。

我比娟儿大三岁,我和她虽然算不上青梅竹马,但也是一块儿长大的玩伴。

“怕什么,他们不嫁,嫁的人多死,凭我们家的条件,你还愁讨不起老婆。”唉,年老的父亲你不懂爱呀!

“好的,我一定做我老爸的工作……”我如得敕令。

“完了,完了,”我心里懊悔极了,我自己和娟儿的矛盾真不该让父亲插手,唉,我该怎么办?

“我们都劝娟儿,既然已经和你和解,就嫁到郊区去吧,也可以做个土地征用工,以后就是工人了。然而,娟儿忿忿地说:我就是为了证明给他看,我没有变心,所以我不会嫁到郊区去的。”

“娟儿就是人正统点,这对你们男人来说是好事。”

“你说说看,她如果不爱你,她有必要这样做吗?”

“虽然阿成和娟儿是自由恋爱,但当初也有媒人来说媒的,要商量结婚,你们也要叫媒人来。”

“哈,原来你是动这种脑筋,你也太不相信我了。”

“都是我不好,是我太小心眼了,我不该和父亲说,闹得满城风雨……”

“你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又是自由恋爱,你对她如此不信任,还逼死了她妈?”

虽然,我并不爱她,但对爱情已经不抱幻想的我,和谁结婚都已经无所谓了。

“好吧,爸你作主吧。”我也知道我们俩家虽然条件相当,但从个人条件来讲,虽然我也长得高高大大,但不及娟儿聪慧,灵动,所以也巴不得早点订婚,也好让自己安心。

“你是个老婊子,养个小婊子,骗了我侄儿的钱,又想不嫁了?我哥的说还不要了呢,要嫁我家阿成的人多了去了,……”

是啊,我是如此的爱她,为什么要苦苦相逼?最终适得其反,葬送了我和她的爱情,至今追悔莫及!

当我的父亲指着我的准丈人破口大骂的时候,我知道我和娟儿的婚事要告吹了。

因为,那个时候奉子成婚还是要被人笑话的,更何况,娟儿还有个姐姐还没找到对象。

茶厂里多数都是当地的土地征用工,我们到那里上班后,虽然我们是临时工,但名义上我们和他们都成了同事。

“你呀,当时就是太急于求成了。”

    2018年2月28日  星期三  睛

“都是你自己不好,情侣之间闹点小矛盾很正常,你不该叫你你爸插手?”

“当时郊区追她的小伙,有几个也蛮不错的。你知道,嫁到郊区意味着什么?当时有多少女人为了改变命运想嫁到郊区去?”

面对这样的压力,原来在老家还有点高高在上的我,在这里伤到了自尊,因为不自信,心眼也越来越小,三天两头和娟儿闹别扭。

正当我看到希望,在家做我爸工作的时候,一件更大的祸事,彻底摧毁了我和娟儿的婚事。

我赶紧拖着父亲往家里走,“你们就养着你的女儿吧,让她当婊子供养你们吧,……”父亲依然一路骂骂咧咧,引得街坊邻居以及过路的人都驻足观看。

娟儿家隔着一道院墙的是我的堂姑,堂姑原来就因为一些小事,和娟儿的妈妈有过口角。

料理完她母亲的后事,娟儿的父亲发话了,他对我说:

多年以后,我和娟儿的闺蜜,聊起我和娟儿的事,她的闺蜜说:

于是我的父亲暴跳如雷,有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多事的堂姑,拍着手,跺着脚骂开了:

气得我咬牙切齿,恨不得挥拳相向。

骂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娟儿的母亲,和她争了几句,回到家里边流泪边做饭。

“你爸都骂我婊子了,你叫我怎么再嫁到你家里去,你自己扪心自问,我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吗?,你一说不放心,我就回家不做了,还要我怎样?”

在当时郊区的小伙是非常吃香的,有多少乡下的姑娘想巴巴地嫁到郊区去啊!

事情到这份上,我无话可说,因为再多的话语,到这里都已经无济于事,是我间接害死了娟儿的母亲!

订婚两年后,我们原先所在的乡镇企业解散了,我和娟儿以及她姐姐来到了县城里的茶厂打工。

“为什么?”我带着疑惑地问。

“我也了解你对她的感情,只是,既然如此爱她,为何要急不可耐,等待两年又何妨?”

(3)

在我和娟儿的婚事告吹后,那些郊区的小伙又常常赶到她家里来,我想着,他总该如愿嫁到条件好的郊区去了。

“我们旁观者清,你和娟儿两个人有多少相爱,我们都看得清清楚楚。”

既深爱,请信赖;既深爱,且等待!

“爸,我……”还没等我说话,

那天回家后,我和母亲都责怪父亲,讲话太冲,然而没见过世面的父亲,总以为自己有几个小钱就很了不起,

“我就是对你不放心,你把身子给了我,我就放心了。”

虽然我上班和休息,除了睡觉基本上都和娟儿在一起,也时不时地去亮一下未婚夫的身份,但那些仗着有钱有房的“开发区农民“并不把我放在眼里,他们甚至当着我的面说:

虽然娟儿的父母觉得娟儿年龄还小,而且长娟儿三岁的姐姐还没对象,不太同意娟儿先订婚,无奈我父亲催的紧,两家本身又是街坊,娟儿的父母和娟儿也勉强同意了。

“哪有你做公公的一来,就说下半年结婚,不结就退婚的说法的,更何况你们当初答应过,等她姐姐先出嫁,娟儿再结婚的。”

看着娟儿哭,我也疼得心如刀割,我也流着泪,当着娟儿的父母的面,向娟儿道歉:

我也叫娟儿的闺蜜帮忙劝说,她的闺蜜说:

后来,经过朋友的劝说,娟儿的父母终于松了口:

因茶厂就在城乡结合部,我们就租住在当地的郊区农民家里。

自从改革开放后,郊区的农民因土地被征用,不但获得高额的赔偿金,同时还可获得多套的房产补助,因此过上了包租婆的生活,年轻人也都摇身一变,成了土地征用工。

“你不是答应过我,要把我们的第一次留到我们结婚的那一天的?你现在要我的身子不要紧,万一怀孕了怎么办?我姐姐还没有对象呢?”

结果,四五天后,她的母亲带着悲伤和怨愤离开了人间。

自从她母亲发病到离世,娟儿就没拿正眼瞧过我,我知道她已经彻底死心了!

那天,堂姑借着为我争气的名义,故意在院墙旁边指桑骂槐,娟儿母亲实在听不过去,就和她顶起了嘴。

“你们就让你的女儿当婊子去吧,拖着我儿子这么多年还不肯结婚……”

“别叫我爸,从今以后,我家娟儿我宁愿她做尼姑,也不会让她再嫁到你家……“娟儿爸爸的话说得十分硬气。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2999-金沙贵宾会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我自己和娟儿的矛盾真不该让父亲插手,说起芳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