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天地 2020-03-25 13:5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金沙贵宾会2999-金沙贵宾会网址『Welcome』 > 文学天地 > 正文

中黄炎子孙民共和国的教育贪腐到这么境地,在

丑牛:三读《软埋》——在武汉工农兵批《软埋》座谈会上的发言

相关文章:

这是北大一个博士所写万丈长文中的一段:

郭松民:方方主席的棍子与帽子——六评《软埋》

顺带再说几句:你怎么会以为你们几个网站加一伙极左分子,或再联合几个退休高官,就能把经历过文革浩劫的社会再拉回到文革中去呢?你们怎么可能扭转中国改革开放的局面呢?你们又怎么可能阻挡得住中国融入世界、共同前进的步伐呢?看你们那些烂文章,逻辑混乱,词句不通,你们怎么还好意思左!真是不怕天下笑话!

第二点,作者方方对“成分”二字,在《软埋》中她特地把“成分”二字提出来了,她对“成分”二字是不满意的,认为当了“地富反坏右”,有失尊严,经受耻辱,连他们的子女也要忍受极大地耻辱。其实“成分”二字,解放后划阶级定成分,在土改和审干当中是很重要的,阶级是中国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历史发展的必然产物,形成的阶级,从原始社会消失以后就产生了阶级,就有了“成分”,每一个人在哪一个阶级当中生存,都会打上阶级的烙印,阶级成分过去存在,经过社会主义革命和改造,阶级发生了很大的分化,地富反坏右大多数能接受社会主义改造,成为工人阶级队伍当中的一员,也就是成为人民的一员,当然也还有少数改造不好的阶级异己分子的存在。改革开放以后,不讲阶级,在经济上实行的是私有制,这就难免制造出了新的资产阶级分子,腐败分子,汉奸间谍分子等等一批反动的“成分”,出现了新的阶级成分,这是客观存在的,只是不承认罢了。作者是55年出生的,可以说在她出生的那个时候,老一批的地富反坏右分子,经过改造大多数成为人民的一员,在作者出生以后,新的地富反坏右在一定的气候和土壤中会重新产生,当今社会仍然是阶级社会,不承认“成分”这个事实,是违反马列主义的原理。这是我对她书中提到“成分”二字,提到“地富反坏右”的不尊严等等,我的一点看法。

工农兵批《软埋》之五:方方丑化共产党,对时代的反动!

(注:闻询是闻一多的侄女,新四军老战士,武汉解放时第一任武汉市公安局办公室主任)

图片 1

图片 2

有句老话:天命有归,又岂是人力可挽!继续改革,继续开放,继续推动社会进步,继续提升文明程度,继续让百姓拥有平静安宁的生活,继续让中国更加强大,这就是我们大家的天命!-——我这些都是正能量的话吧,博士!

决战:方方很难像邓相超一样“倒掉”

中央宣传部研究室原主任刘祖禹:《讲话》后发表《软埋》是极不正常的

第三点,作者站在地富反坏右的立场上,在书中把自己和家属、亲人等,过去受过所谓“软埋”,遭遇的不平的心情,也以同情之心,坦言表述其中,这的确不是一位省级文坛领导人的政治水平和艺术风格。不过,也很难怪,因为改革开放已经40多年了,阶级斗争的抹杀,反毛批毛的风潮,明里暗里采取各种形式,在各条战线上,尤其是在文化战线上风起云涌,这对作者的思想和立场不能说没有影响,因此作者这本书无形中也加入了反对社会主义土地革命的行列,为那些反华反毛反共分子起了鼓与呼的作用,也误导了青年对中国社会主义土地革命伟大意义的错误认识。以上我就浅显的提出者这三点,基本上就归纳出她的立场问题。

工农兵批《软埋》之三:方方造谣,代表资产阶级攻击中国共产党

最后,希望方方静下心来,重读毛泽东有关中国革命的文章,很好的再重新读一读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千万不要认为这篇《讲话》过时了,其实一点都没有过时,文艺为谁服务,多写点人民,就是习近平同志前些时开会,对文艺工作者的讲话中,也讲到了文艺要为人民服务,在经纬线上他还是分明的。面对当今世界和中国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发展中的复杂形势,如果是一位忠实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文化战士,应该有什么样的立场观点方法去搞创作,并与劳动人民打成一片,向人民学习,为人民服务,让劳动人民去赞赏,比那种不切实际的诺贝尔文学奖,或者打着坚定为人民的,实则抬举那些反动的庸俗的作品获奖的把戏,要强得多。做一名劳动人民拥护,继续革命的作者,希望方方在这方面要继续努力。一位爱护你的91岁的老者闻询。

王诚:给“湖北作协主席”方方的“劝诫”之劝诫

第一点,作者方方借丁子桃这个女人之口,把中国共产党的土地革命描写的惨无人道,编造成十八层地狱的遭遇,地主们的集体自杀,是对土地革命的对抗,作者歌颂地主阶级家中的知识分子,“是有骨气的,士可杀不可辱”,因此集体“软埋”,可见地主阶级对伟大的土地革命是极端仇视的,这是我的第一点感受。

吕永岩:《软埋》发出了什么信号?

图片 3

郭松民:土改绝非“灭门运动”——再评方方女士的《软埋》

我年老多病,社会活动减少,只有在家读书,在我读了方方的《软埋》作品后,使我大吃一惊,不是我想象中的方方所写的。我是一位老者,与方方未曾谋面,但我对她是有期望的,她的职务做到了省作家协会主席,可见在文坛上的责任是重大的,是要牢牢掌握社会主义文艺创作的大方向的,她不仅仅是自己要创作,她还要掌握好这个文坛上的大方向。我读了这个作品,对《软埋》我有一点浅显的看法,有这么几点。

旧地主借尸还魂,新乡贤东山再起——《软埋》与“新乡贤”背后的现实逻辑

工农兵批《软埋》之三:方方造谣,代表资产阶级攻击中国共产党

北大49年前后的对比充分证明了:高素质是民主的结果而不是条件!

老田:告别革命之后的文学想象力问题——评方方的土改题材小说《软埋》

《软埋》是一株大毒草——武汉工农兵读者举行批判《软埋》座谈会

丑牛:三读《软埋》——在武汉工农兵批《软埋》座谈会上的发言

此处友好提醒一下博士:对外介绍自己,别再提北大。北大是个好学校,我祖父也是北大毕业的。别让你的校友们看了你着急,并替你难堪。另外,自己去删掉什么三份高薪五套别墅一类的话吧。这是货真价实的造谣哦!讲老实话,你不删我也不在乎。我若去法院告你这种活宝,还真有点对不起自己。

旧地主借尸还魂,新乡贤东山再起——《软埋》与“新乡贤”背后的现实逻辑

老田:告别革命之后的文学想象力问题——评方方的土改题材小说《软埋》

丑牛:《软埋》的是革命

原编者按

吕永岩:《软埋》发出了什么信号?

长期的反常识教育使得现在的学生连起码的常识和逻辑都没有了,从这位北大哲学博士的水平,再回想1949年前北大学生的高水平,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悲哀!中国的教育堕落到如此地步,究竟谁之过?

姚忠泰:中国革命不容否定——由方方小说《软埋》引起的思考

方方,本名汪芳,女。汉族。祖籍江西省彭泽县,1955年5月生于江苏南京,成长于湖北武汉。1974年高中毕业后在武汉当过装卸工,1978年考入武汉大学中文系,获学士学位。毕业后分配至湖北电视台工作。 现任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省文学创作系列高评委会主任,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一级作家。

《软埋》是一株大毒草——武汉工农兵读者举行批判《软埋》座谈会

相关文章:

方方这个人,在90年代她主持《今日名流》杂志,她是一位年轻的作家,《今日名流》被封的时候,我还打过电话到市委宣传部们,责问他们为什么封闭了这份杂志?什么原因要封闭它?我当时是以一个读者的身份,支持她的。我是希望在文坛上能够后继有人,同时我也相信方方在今后的文坛上,能够创作出一些方向正确,出类拔萃的作品,这是我前些年对方方的看法和希望。

决战:方方很难像邓相超一样“倒掉”

郭松民:土改绝非“灭门运动”——再评方方女士的《软埋》

 作家方方的小说《软埋》近日被强行下架。

牙都要笑掉!真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又敢想还敢喊!人家哄你还真上当?!

王诚:颜色革命的信号弹 《软埋》是要埋掉新中国

丑牛:《软埋》的是革命

还是看原文吧——

想知道我为什么“不倒”吗?让我来告诉你:我身后当然有大背景!而且是巨大无比的背景!他的名字叫常识。常识,这正是你和你的极左伙伴们所缺少的。跟常识相比,官再重量,也是枉然。他若不尊重常识,就什么都不是!

张全景:《软埋》是新形势下意识形态领域阶级斗争的反映

图片 4

图片 5

方方简介:

“我们需要杀鸡儆猴,给那些蠢蠢欲动,试图通过颜色革命颠覆新中国的反动分子,以坚决的打击。而且特别让我们感到奇怪的是,去年的邓相超、左春和他们因为发表反毛言论,一批就倒,而这个方方被批了半年多了,而且还有前中组部长张部长、国防大学政委赵上将这样的重量级批评者,为何不但不倒,还胆敢叫器要起诉赵上将,实在是嚣张之极,可以想见,一旦她们颜色革命成功,中国将有多少人头落地!”

真是些又蠢又狠还会纯真着纳闷的“我们”!

图片 6

“最后,我强烈建议公安检察部门,依据有关法律规定,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调查方方,与境外势力有着何种程度的勾结,与资本集团存在着何种利益共生关系。她领取三份高薪是否涉及职务犯罪,她的五套别墅是否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对于这些问题一查到底,反腐败不能只反共产党的干部,党外的干部犯罪,与必须一视同仁,否则就是对党员干部的歧视和不公。”

赵可铭上将:《软埋》是对土改的反攻倒算

姚忠泰:中国革命不容否定——由方方小说《软埋》引起的思考

这位博士还天真无邪地说:

郭松民:方方主席的棍子与帽子——六评《软埋》

王诚简介

图片 7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2999-金沙贵宾会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中黄炎子孙民共和国的教育贪腐到这么境地,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