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天地 2019-10-05 21:1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金沙贵宾会2999-金沙贵宾会网址『Welcome』 > 文学天地 > 正文

享有露天都以它们的黑影 全体梦之中都以它们的

所有窗外都是它们的影子 所有梦里都是它们的吟哦 像撕碎的纸屑,飞散的 那些格子,和那些 词不达意的文字…… 被囚禁的欲望羽化成仙 怵目惊心,一片雪白 划过阴沉的天际 在楼峰厦谷人声鼎沸的地方 彻日徘徊。 峭立千仞的楼崖上 孤独的心在咕咕哼唱 眺望方舟。 那洪水已平息了数千年 但在它们眼里 却从未结束 汪洋,浩瀚,苍茫…… 最是善辨方向的这些鸟儿呵 在拥挤不堪的欢庆声中 四处流浪…… 一遍遍起飞又一遍遍降落 中了魔法似的,一圈又一圈 徒劳而返。 风中伫立,雨中谛听 风雨中是否残留着 祖先的消息?风雨中 你是否想起了,数千年 淡忘的归途? 说一件最简单的事吧 你我之间,到底隔着什么? 每一双望眼都是一只孤单的 鸽子,每一行文字都是一群 眺望的精灵。 期期艾艾,吟吟咏咏 漫天飘洒的可是天堂中 祭祀的飞花?抑或菩提树 已枝叶飘零? 那绵长的哨音响自童年 历长风沛雨 过大漠群山 而如今,已思绪疏缓 响在我暮年的每一个 宁静瞬间。 于是我看见── 窗外是它们牵连的身影 梦里是它们浩渺的吟哦 于是我听到── 所有的吟哦都在呼唤 所有的呼唤全是情缘 情缘入梦,化作白色鸟群 在苍茫的水面上,汇合成 古老的哀歌。 这哀歌,唤醒童年的信仰 白色的鸟群,一代代 承载着转世的鸽魂。 归途如梦,还是 梦即归途?不过 这流浪的心呵,真有必要 询问终点吗?梦却忘记了 梦的缘由。 幸而鸽魂不散,哀歌不停 要我听从那由来已久的 投奔,抑或永恒的轮回 心欲靠拢 梦即交融 生命之花在黑夜里开放 在星光的隙间,千遍万遍 讲述爱的寓言。 白色的鸟群便从黑暗中聚拢 于曦光微明的水面—— 无边无际地飞开 无边无际地漫展 无边无际于 在之无穷……

当残存的古堡讲述着昨天的故事

等待了千年,谁他妈还在乎闪电的誓言

都会在某个时刻抵达

16.夏至

不小心路过神禾路的坡

祭拜前朝

我会感谢那场阴差阳错的相遇那个弹着吉他唱“天空依然是蓝色的”少年

有一个梦要做很久但请记得保持缄默原谅人群的无知

有关于那爱琴海的传说

窗外的星光洒满田野

  1. 我想和你在一起

聆听肺腑之言

抵达山的虚空古兽灵动

你看,云在四处游走

那些遗失的族人

夕阳流动的血焰吞噬云朵

你看见一串孤独者跋涉的脚印在山的一面消失

就等待着不经意间的苍老

亲爱的陌生人,如果你不小心捡到一枚

分开青春与老年的身影

  1. 以诗之名

那猜忌的心误导了人生的行船

忘却这前半生的煎熬认真地去度过后半生的美好

雨下在多事之秋

其实我多想和你在雪天走走

岭南以南冬阳半暖

是他曾用一种近乎执念的方式在他那20岁的青春里张扬

那阳光怂恿的流浪断了谁半生前程

他梦见东窗,梦见东窗上

如果当时你没有及时的离开

爱的种子从此在人间发芽

杂草前凸后翘

说:此有一方可治你眼疾

那挥手的瞬间是谁的倔强

也许,除了它本身

我在霓虹喧嚣的街头流浪

像月光和阳光志同道合

当我摊开记忆的地图

我等你,在穿越银河时灵魂的尽头

耳边传来风吹草树的声响

所有写好的并不是结局

一艘船的距离便可抵达

你不知那废弃的香烟燃烧虚妄过度

如果你穿过午夜的防线看到一只逃亡的蚂蚁

他笑了

白色的火焰瞬间凝结一面海洋镜揭露天空的虚伪

心,冷漠而遥远

在那个白云苍狗的年纪

我入空门。

  1. 程小景

两死一生

它就那样静静的站在地面

就让我走一条人迹罕至的路和灵魂

在灯火辉煌的夜路行军你差点被无常勾魂

敲钟人姗姗来迟

  1. 无题

他是拉二胡的瞎子行走在三秋生寒

风路过雨时你没来

她说卖艺

女子小声叫了声

光秃秃的枝干上叶子早已掉落

元音是什么音诗人是什么人

一场雪走到白头

走过情趣用品店时

如果你死在午夜时的钟响看到送葬的人各怀鬼胎

写下爱的箴言

今夜

没了

  1. 落雪书

当我在没有你的城市流浪

断碑倒在一旁

天空处,星灯明灭

蚂蚁费力拖起朽木

乌鸦突然说起平行时空

我以诗之名

在电线杆的上空追寻着飞鸟的足迹

我想和你一起虚度时光

这短暂而漫长的一生啊

  1. 东窗

走在人民路

  1. 老板

“阿门!”

那时北雁早已飞过晴空

一场雪落在南国

大声的对他说:一张白纸!

落向远处更灰色的城市

蛙也不知所踪兴许那时有鸟路过

那还不下山

一阵风像闪电来带来刺骨的寒意

  1. 血吻

雨在大地写下诗篇

光也不曾停留投给世界以浅浅的暗影

风打着哈欠

此2017.3月前于闪电院书于2018.4.24日在长安修改。禁止转载。

樱花在风里张望

他坐在挖掘机上等敲砖的民工

终于在山水田园中

酒杯里的少年皱纹多了深夜再也听不见打呼噜的人

江边再也没有垂钓的老者

你爹也是书香门第

当盐白的月光下涌出潮水

当贪婪的人在深夜走出村庄风拉紧芦苇密集的防线

雪路过冬时你没来

鸟度空山,

就让我送你这最后一程

刻在湖的心中

抽烟喝酒打麻将

他来到墓地

写下序言:

记得那时啊我们隔着半个长安

被阳光放逐,和夜一起流浪

残垣断壁里传来风的呼啸

直到我看见那棵树站在黄昏倒下

只是地球那端的顿河上

当山峦流动叫醒古老的晨钟

我们错过的太多了

一个叫你的人目睹:大雁塔边的

夕阳在护城河的池水上流淌

何处的人刚巧路过湖泊

你知道在这个落雪的冬天

把你埋葬在青春的诗行

星星以爱的名义辨认,在尘间

失落的湖泊发出剧烈心颤

黄河与长江含情脉脉

天空之城上的云朵正游过

我问有什么可卖的

大包小包堆满地面

就在瞎子临终前递给瞎子个方盒

  1. 在靠近大海的地方

真理的阴影坠落

鸟在风暴中呼喊

倘若记忆可回头在我30岁的时候回望青春时

老者孤独的消遣他的晚年

繁华的凉城是我的误解

  1. 三十书

安祥的闭上眼睛

星星不再遥远

南长安街驻足的目光看不到九月商南

那些颠沛流离的日子那些鸡鸣狗盗的野事

  1. 无字

无名氏三兄生死相拼

留下贞观之治的长歌

看蓝色的火焰吞噬大海

看老者在空雪上

他钓起了自己一生

你有哪样靠谱过

一晃数年,又是一个深秋

和弦想起乡音

记录了我所有悸动和热血的青春年华

一只蚂蚁爬上桅杆眺望

睡着的人暂未醒

然后选择继续独行

一些人民站在车站外

二泉映月诉说着生活拮据

梦想挂在树梢

唉睁眼的瞬间才知是梦

流进雪的黎明

成为出租车司机的谈闻

当30岁的我坐在这里,用深情的目光回望过去,看到的都是自己20岁的影子。   

单车骑过四季的风霜淤血

下车后,他才发现地上一层白盐

  1. 归途

一个火炮

  1. 十年

而你在等我

大地却默默地一一接纳

  1. 我看见一棵树站在黄昏

她说心好痛

想当年你娘也是大家闺秀

只挖起一点碎土

一道血口喷涌而出

从此师徒相依为命流浪天涯

实用主义者将船驶向大海

蟾蜍缓缓爬过田埂

昨夜的云碎成雨的泡沫

你走不出这迷雾

不要再留恋了不要再逞强了够了开始对你的人生负责吧

像阳光遇见风般简单

一千年前玄武门

“追你的时候。”

风割破脸颊

当白色天空揭露红色的谎言

可有蚂蚁在逃亡

老板。

当黑夜吞噬一切的已知和未知蓝色的晴空告诉我请无畏前行

前方没有归途

我们是时间的泅渡者

找寻丢失的船帆

滋养他们的后代

阳光一照就清晰可见

没有人将你引渡

一不小心就发觉彼此

以先知的口吻寓言

也许任何心有所向的地方

仿佛我就是那棵树,为某个人世的轮回

                                  —— 摆渡人

却不知黑暗中那禁欲的翅膀

在落雪的季节风才会躲进那些隐秘的洞口取暖

  1. 我在等一场雪

几滴昨夜的雨缓缓落下

浅白色的月光给大地盖上棉被

几滴昨夜的雨落下

为拆迁的地皮一伤两死

鸟惊叫声从月光的方向传来

抵达关山难越里归人的梦乡

他终于弦断二十,人也年逾古稀

夕阳的断壁残垣

  1. 时生

一道闪电突然切断视线

  1. 断弦

飞鸟是天空的图腾

  1. 天空是一座城池

斑马线是大地的护栏

有人将要离开人间

就静静的等群星升起吧

  1. 邮票

疲倦张张喜怒哀乐的脸庞

记得曾二十岁的我站在世纪的风暴中心看不清命运的舵手去往何方

搜寻关于你曾经的传说

抵达海的晴蓝天空苍远

像梅花落在雪上一般自然

问去那干嘛

早已向黑色城市的外沿飞去

井田上牛喘着粗气

请你轻轻地忘却

小掌柜去妓院

褪色的字迹从墓碑淡出

打捞带血的鱼类

遗漏的星空在弥补

孩子孩子不接

我看见孩子伸手拥抱天空

直到我听见一声清脆的呼喊

天空和湖保持对称熟悉的身影遗落一路

你听到了童年的呼喊

石龟把左耳紧贴大地

她说古筝

他忙里偷闲望向远处的山峦

一枚枫叶落飞向冬天

照亮陌生的归途

这是零度的风景

戴耳机的老人坐在他的暮年

一瞬即逝的思念在光里冻结

再也不要相信哪个抱着睡你为目的天杀的狗贼

日他娘滴全没了

抵达草树斜阳下落日的壮美

墓碑上的字已残缺

从没人去在意青年的晃荡

记得那时我们隔着半个中国

  1. 如果遇见只是偶然

那手持青灯的僧人他早已圆寂

  1. 时间说

第一次提起铁锹

雨是天空射向大地的毒箭

总是在尘土飞扬的黄昏你将热泪灌满青春

刚还午阳大好

遥远的钟声近了

看见休克的鸟滑出巢穴在突如其来的枪声中颤栗

  1. 我们隔着半个长安

给天空盖上死亡的图章

我想和你在一起

世纪的风停了

终有天你也会像我一样

那些月光酿成的酒醉了谁半生的梦

  1. 一个梦的孤独

你说你啥事靠谱过

  1. 斑马线还是地平线

老张媳妇骂老张

犬吠正拉响夜布下的警戒线

眼看着这秋叶就要落尽

将你的名写在结尾

血从暗夜缓缓流出

转眼草树昏黄

城北以北雪吹风寒

如果遇见我只是偶然是个美丽的错

老张咧了咧嘴

当我问痛什么

他给手上连吐三口唾沫

工作工作不干

看迷路星辰落在抑郁的人间

在积雪覆盖之冬

最后一片叶子缓缓落下

在某个前尘的来路

“呸呸呸——”

也许我是中了文字的魔

是否那时风照常吹着四季雨照常洒落大地

那时谁还会沿着山的地平线寻找

长出长长的手臂接纳天空的孤独

流浪在六岁的人间遇见瞎子

百姓多已开耕

当我沿着风的方向搜寻

他是拉二胡的瞎子的徒弟

这一生的轻盈随塑料袋飘远

地平线上的斜阳落了

多像你用一生的勇气换来一个擦肩

  1. 独行的理由

猛插下去

你走在清晨里迷失的雾中

第二次他使狠劲

那辗转驿站的途中谁邮票掉落

提起铁锹就往下挖

当我看着星星的眼睛

彼岸也不是归宿

  1. 后事

当我以爱之名许你余生独行

如今只剩下个景字

千年后五道口

它曾流浪于你所在的城市

风吹动灰色的天空

  1. 南渔

我的心中又泛起思念

你看,风在街上打滚

他辗转过山林,请一路人打开方盒

白发的渔樵邻江而坐

小声嘀咕道

于是从此我便在没有你的人间流浪

它瞬间变得满目疮痍

瞎子师傅走了,徒弟继续流浪着

一起照亮尘世的孤独

在这茫茫的苍山无为一生

闪电中浮现出逝者的面孔

多少人群还在挣扎

此刻会有怎样风景

没有人在意一个梦的孤独

元音是什么音诗人是什么人

它们向堆起堆的细土粒蹒跚

  1. 夜曲 [之二]

夏夜里的虚空

终有一天世纪在逃亡

  1. 泅渡者

潮湿的眼角想起了你

当岁月的洪流荡涤尽腐朽

  1. 靠谱

你说多少故事还在流传

万年的古船沉了

就辗转于人世片刻的回眸

  1. 与尔书

邮票。请将它夹在你最喜欢的书页

记录世纪的梦魇

在你到达城市之前

惊醒沉睡的梅花和飞鸟

  1. 挚爱

琴弦疼断了

你看窗外在下着雨

鸟群散成了满天的星

看看我们来路上的脚印

你又在没有谁的地方坚强

死亡是你唯一的去处

唐氏三兄兵戎相见

二十根弦断后方可打开

天黑了,远处灯塔亮了

山河前朝的面容

路人拆开方盒,回神三秒

或在某个今世的黄昏

那些走投无路的决意那些恩断义绝的东西

也许启程的会是希望

  1. 秋深了

山青了枯枯了又青一场雪下在而立之年

等它们点亮万家灯火

一起孤独

追逐流浪的狗

刚提起

他不为所动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2999-金沙贵宾会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享有露天都以它们的黑影 全体梦之中都以它们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