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学天地 2019-10-12 22:1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金沙贵宾会2999-金沙贵宾会网址『Welcome』 > 文学天地 > 正文

便用传声暗告众人

便用传声暗告众人。原来先前那道寒光,正是灵奇因寻向芳淑未遇,由姑婆岭赶回,正遇妖人,一剑飞去,妖人被他斩断一臂。当时遁走,心中恨极,意欲隐形暗算,就便诱敌,去而复转。 不料金、石二人发现邪气,情知妖人暗算,连忙发动,已慢了一步,竟被逃走。众人本就要寻郑元规除害,正要率众赶走,妖人忽在前面现身,众人大怒,忙即追上。等到妖人被众人宝光罩住,化为血影而散,才知连先前所杀妖人俱是幻影,越发愤恨。本就必往,经此二来,如何肯罢,便同往南疆追去。因那赤身寨远在红河西南,为滇缅交界最险恶之区,回环二千余里。四外丛山峻岭,环拥若城,壁立千丈,无可攀折,最险峻处连猿鸟也难飞渡。内里乱峰插云,终年不开,上面冰封雪压,亘古不消。峰腰以下榛莽怒生,藤树纠结,毒岚恶瘴,到处弥漫,加上湿热郁蒸,腥秽霉腐之气,人一近前,便要晕倒。再不,便是童山不毛,赤崖矗空,流金铄石,奇热如焚,不论山石地皮,都和烙铁也似,还未走到最热之处,人早热死。 赤身寨便在后山深处盆地之上,乱山环绕之中。一座大约百亩,高只二三十丈,通体孔窍玲珑,满布洞穴的峰岩,孤零零平空自地突起。中间隔着好几百里的森林,黑压压把地面盖住。树干最细小的也都成抱,那最大的何止十抱。多半骈生丛立,挤成一堆。 偶有空旷之处,上面也被繁枝虬结,又密又厚,极少遇到天光。林中蛇虺伏窜,恶兽潜藏,更有各种毒虫纷飞如雨。蜂蚁蚊蝇,均比常见要大十倍,各具奇毒,齿爪犀利,性最凶残。尤其蜂蚁最恶,性又合群,憨不畏死。常人只一遇上,群起来攻,前仆后继,转眼之间便成枯骨。这还不算,因为当地连近山蛮人都永无一人敢于犯险走入,自洪荒开辟以来永无人迹。再说也非人力所能走进,四外的山先就没法上去。山环以内地多卑湿,草木繁孽,奇花异果遍地都是。当大片繁花盛开之时,一眼望过去,不是香光如海,漫无涯俟,便是锦城百里,灿若云霞,看不见一点树枝树叶。等到花落果熟,无人采食,连同败叶残枝落在地上或是沟壑溪涧之中,日久腐烂,再受污湿之气郁蒸,便成瘴气。 日久年深,越积越多,瘴毒也越加甚。先还只在日出日落前后,随同地气蒸发,结成瘴雾,一片片彩云也似升出地面。岁月既多,蕴积愈厚,渐渐结成数百里方圆一片瘴幕,笼罩地上一二十丈,将那大片盆地盖住,风吹不散,望如繁霞,终古不消。常人固是沾身必死,便是有道之士,如非法力真高或是先有准备,照样中毒晕倒。此是各派妖邪所居寨子中的第一奇险。何况寨主列霸多虽和哈哈老祖一样,习练魔法时受了魔头反应,僵坐寨中,本身不能转动,但苦炼多年,邪法反更厉害。近年又收了一个郑元规,元神可以附身为恶,威力更大。连各正派中长老均以时机未至,不去招惹。 七矮弟兄虽然初生之犊不怕虎,又听出师姊郑八姑的口气仿佛甚好,心雄胆壮,决计前往除此一害。毕竟对方凶名久著,不比寻常,再见妖人来去如电,幻化无方,所炼毒瘴、妖刀无不厉害,路又不熟,八姑所说途向并不详细,也不由存了戒心。金、石二人便令众人小心戒备,以防敌人骤起暗算。内中阿童因在下山之前习了小旃檀佛法,只一运用,前途有事,或有妖邪侵害,立可惊觉。先见沙、米两小受伤,便已留意,闻言知道众人结伴同飞,遁光合而为一,纵有妖邪也不敢犯。心疑妖人必在暗中窥伺,自恃佛法,意欲试他一试。便用传声暗告众人,表面假作考验近日剑遁功力,离群独飞。阿童神木剑功力尚浅,晃眼落后。众人怕他不好意思,刚把遁光放慢,等他同行,阿童心灵上忽起警兆。知有变故,立把佛光放起,金光祥霞飞涌中,瞥见一个妖人手指一道其红如血的刀光,已为佛光罩住,连挣两挣,不曾挣脱,吃佛光一裹,一声惨叫,形神俱灭。正想将那飞刀收下,众人也已赶回。双方问答,稍一疏忽,怕血光一闪即隐,知被收回。正料妖人不止一个,忽听前面厉声怒骂说:“峨眉小狗,又杀我一个师弟,仇重如山。我不再暗算你们,如有本领,敢去我赤身寨分个高下存亡么?”声如狼嗥,甚是狞恶,听去若远若近,十分刺耳。阿童因忿敌人阴毒凶横,几次运用佛光向前查看,均无人影,知道妖人不敢再来。金蝉又说:“敌人厉害,既决定去,越快越好。”于是又把遁光联合一起,妖人也不再现形影。 飞行神速,不消多时,便达赤身寨外围乱山前面。南海双童在七矮中最是谨慎,虽知众人福缘深厚,此行早有师长仙柬隐示先机,未必有什危害,终觉敌人太强。心想: “昔年史南溪攻打峨眉,郑元规也在其内,曾与见过,因其修炼多年,得过陷空老祖传授,法力甚高。自从在峨眉败后,又由妖师传以邪法、异宝,每日苦心祭炼,誓报前仇,闻说比前厉害得多。即此一人已是难敌,何况妖师列霸多玄功变化,神出鬼没,不在当年绿袍老祖之下。想当初三仙二老火炼绿袍,曾费多日心力,事前又经天灵子将他原身毁去,还中了红发老祖的化血神刀,才得除此元凶巨恶。以各位师长的法力尚且如此费事,妖人比绿袍老妖差不多少,七矮弟兄不过得天独厚,仙缘甚多,所用法宝均是仙府奇珍。如论功力,近得本门心法,虽然一日千里,进境神速,老辈中差一点的师执和海内外得道多年的散仙,有的反不如他们。但到底年岁太浅,经历先就不够,如何可以大意?”因而再三力主持重。并说:“妖人列霸多邪法太高,宁愿被对方警觉,设伏相待,我们仍须稳扎稳打,相机下手,不可急进。尤其合则力强,分则势孤,千万分开不得。” 一面坚嘱石完,到后必须紧随师长之后,不许独自行动,以免有失。金、石诸人原也深知目前这几个为首妖邪横行多年,积恶如山。虽因远在南疆深山之中,近年又知敛迹,除偶然纵容门下妖徒为恶外,本身轻不出山,但是这类极恶穷凶,终是生灵之害,事如易为,各位师长决不纵容至今,不加诛戮。师长尚且慎重,防其一击不中,激使倒行逆施,多害生灵,致成大患,不肯轻举。我等一行转世修炼才不多年,下山不久,当此大任,如何敢于轻敌?因此金蝉首先赞同南海双童之言,变了初计。 石完性烈如火,倔强非常,胆子比谁都大。虽然敬畏师长,不敢还言,心却一点不知警戒。因听众人说得妖邪那么凶,越不服气。暗忖:“祖父常说,我身禀灵石精气而生,除遇三阳真火、乾天灵火、极光大火而外,任何邪毒均难伤害。又精地行石遁之法,万丈山石均可通行自如,到最厉害时,只消往地底一钻,有什妨害?初入师门,无甚功绩,师父说得敌人那么凶法,何不仗着天赋本能家学,像除妖僧一样,暗入赤身寨,出其不意,先将为首妖孽杀死除去,或将列霸多的肉体用姊姊行时所赠石火神雷炸成粉碎,岂非大功一件?”心念一动,又想起:“姊姊石慧拜在凌云凤门下,不知何时始能得到音信。都是妖人不好,否则日前师父还说,为了雷起龙之事,要寻凌师叔一行,岂不可与姊姊见面?”越想越有气,不由性起,痛恨妖人,恨不能一下斩尽杀绝。 众人自不知他心意,又飞了一会,便越过前面高山,到了赤身寨边界。遥望前面乱峰环列之中,瘴气弥漫,结成一片极广大的彩云,覆盖大片盆地之上,离地约有十来丈高下,方圆达数百里。远近群峰,宛如一根根的碧玉簪和好些大小青螺,倒插浮沉于汪洋千顷的五色云海之中,霞彩鲜明,好看已极。来路山巅又高,凌虚而驰,迎着浩荡天风,目极穹苍,凭临下界,由高向低,隐了遁光斜飞过去,越觉当前景物雄丽,从所未见。幸而事前知底,相隔已近,预有戒心;如是寻常经过,再要隔远一些,必当是仙云饵地,繁霞丽空,总有仙灵寄居,可以晋接,决想不到内中伏有无限危机。因是地域广大,毒瘴凝聚,以金、石二人的神目竟不能透视下面。二人深知厉害,又因南海双童再三力说不可冒进,便说:“好在过山以前,已用本门神符掩蔽遁光,便有敌人跟踪,也难发现。已然深入虎穴,不必忙此一时。最好谋定后动,看准敌人虚实,再行下手除害,使其一发必中,既免徒劳,又少危险。”众人俱以为然,便在就近下落,想不去冲动那片瘴幕,只顺山径,由彩云之下绕将过去。 到地一看,那山形的险恶简直从未见过。一面是峻岭冰峰高出天汉,半山以上草木不生,所有山石沙土均是红色。再往上去,便是冰雪布满,阴寒刺骨。半山以下气候炎热,草莽乱生,上面多带毒刺。奇石磊-,险峨难行,休说羊肠,连个鸟道俱无。沿途不是深沟大壑,病气蒸腾,毒烟藉郁中时见毒蛇巨蟒影子出没,异声四声,响振空山,怪风时作,鸟飞不下,便是森林绵亘,丛菁阻路,光景黑暗,不见天日。众人虽不畏这些艰险,看去也觉阴森凄厉,不可流连。略微端详形势,为防飞行太急,易被敌人惊觉,各把飞势改缓,贴着地面,缓缓飞将过去。好在山路危险,也不畏难。正觉沿途形势险恶丑怪,使人无欢,前面已然发现瘴气,只是断断续续,零散飞翔,残锦断纨,自成片断,浮空停滞。越往前越多,片也越大,望将过去,宛如锦堆绣幕,虚悬地上,已觉美观非常。 等到再往前走不多远,隐闻鸡啼之声,比起平常闲行田野之间所闻到的鸡啼迥乎不同。众人均觉这等蛮烟瘴雨,毒岚郁蒸之地,休说是汉人,连生蛮野人也早绝迹,怎会有此鸡鸣?连忙循声寻去。沿崖一转,忽见清溪映带,松竹萧森,到处花光如绣,绿柳含烟,水木明瑟,全是一派灵淑清妙之景。再被那些看去美丽非常,实则中蕴奇毒的山岚恶瘴一陪衬,越觉灵景天开,其中必有神仙宫宅。众人因沿途芜秽非常,霉湿之气中人欲呕,这里风景偏是如此灵妙,最难得的是泉石清幽,地绝纤尘,情知有异,越发留心。沿着一片花林直往前行,又听山巅鸡声。日光停午,溪山如画,满眼芳菲中,忽然闻此,令人有云中鸡犬之思。心正奇怪,路转峰回,前面山崖上忽现出两间用新竹子建成的茅舍,似新落成未久。竹色依然苍润欲流,屋顶茅草也是青色,与常见不类。屋前崖石上高立着一双金色雄鸡,也比常见的要大几倍,生得朱冠锦羽,钩爪如铁,昂首独立,目射金光,顾盼之间甚是威猛。那地方乃是石崖上面一片狭长平地,茅屋侧面尚辟有大片水田。田中种着尺许长的苗秧,看去似稻非稻,一色通红,甚是奇丽美观。 石生正向阿童悄声说道:“这等地方怎会住有人家?景物偏又如此灵秀。你看花林竹屋,绿水红秧,与四围的树色泉声交相映衬,有多好看。”石完觉那田中所种与平时所见水稻不同,清风吹动,宛如红浪,又匀又细,觉着好看,便往田边走去。甄艮早看出主人敢在此地隐居,不问邪正,均非庸流;稻又异种,从所未见。恐石完冒失惹事,忙赶过去,想要拦阻。忽听石完笑唤:“师父、师伯快来,这里的水怎会倒流?”甄艮因诸人所居相隔只有半箭之地,虚实未知,恐被听去,忙令禁声。众人也看出异处,赶了过来,往田中仔细瞧看。 原来水田所在,地势较宽。好似本来和茅屋前面同是狭长形,后经人力将靠里面的山崖由顶到底削去了一大片,并在上面加以雕琢。所以别处山崖都是布满苍苔,翠色如染,这里却是大片黑石,不长寸草。壁上大小洞穴密如蜂巢,处处嵌空玲珑,看去颇具匠心。因是历年较久,风雨侵蚀,如非众人慧目法眼,又是行家,常人到此,必当天生奇景,决看不出雕琢之痕。这还不奇,最奇是那片水田广只数亩,方塘若镜,中间并无畦垄。所种红稻甚是柔韧,高出水面虽只数寸,下面却深。通体长约三尺,稻尖上各有一粒绿豆大小的红珠。水深竟达七尺以上,稻并无根,水系活水,偏能直立水中,行列整齐,毫不移动。近梢出水数寸的上半段,尽管随风披拂,柔软非常,水面以下却仿佛一枝长箭,插向土中,稳定非常。靠近前面崖口辟有两条水路,宽约二尺,与田相通。 大股清泉宛如银蛇,由山下清溪中蜿蜒急驶飞来,朝着相隔十数丈的危崖猛窜,逆行而上,顺着水路人口石槽,直注田中。入口水势立归平静,田面上一片澄泓,依旧清明,并不起什波纹。另一水路在斜对面,却顺石槽,临崖往下飞泻。探头崖外一看,好似两条玉龙此去彼来,上下飞舞,追逐于青山碧崖之上,循环往来,永无休息,顿成奇观。 经此一来,众人越看出田中所种,不是灵药仙草,也是左道中珍奇之物。料定此草必须种在水中,那水更须新陈代谢,极难种植。因此开田建屋,命人留守;并用法力引得山中灵泉上下交替,不令田中留有陈水。暗忖:“似此专吸癸水精华的灵草,必有大用。崖又密迩妖窟,主人决不是什好路道。”易震便主张采上两根,异日向人请教。好在对方种得太多,取之无伤于廉。甄艮因石完无心开口,主人必已警觉。心想:“当地虽邻妖窟,但禁水之法不是妖邪;除远近瘴云浮涌外,也不见什邪气。这类灵草想必珍贵非常,焉可无故招惹,不告而取?”忙用传声拦劝道:“我们不知人家底细,又当大敌当前之际,最好不要多生枝节。与其如此,不如径往屋前探看,相机行事要好得多,” 易震原是童心未退,一时好奇,闻言也就拉倒。 石完因为不会本门传声之法,师父又禁说话,本来气闷。及见易、甄二人口动,问答神情,疑是要采红稻。性又猛急,本来同立田边,相隔甚近,觉着那稻色如红玉,好看好玩,心念一动,伸手便抓。谁知那稻植立水中,看去那么刚劲,却动不得,手才挨近,一连串叭叭之声响过,当时闻到一股异香,随手倒了一大片。甄氏弟兄连忙阻止,已是无及。再一细看,梢尖上的红珠,凡是倒在水中的全都爆裂。适才响声虽极细碎,主人必有警觉。又看出倒的那一片,齐齐整整作六角形,一倒便沉水底,随着泉流往崖下驶去,晃眼都尽,只空出了丈许大小一片水面。二人知已惹出乱子,方用传声令众留意,同时回走,想到竹屋探看。忽听呼呼风声,一片锦云带着两点金光,已经凌空飞堕,朝石完扑去。定睛一看,正是先前所见金鸡。因来势虽猛,鸡不甚大,又是自己失理,忙止石完,不令出手伤害,暂且闪避,等见主人再说。鸡偏朝人猛扑不已。石完从来不违师命,又觉那鸡好玩,还想将它捉住。谁知来势猛烈异常,动作神速,爪喙齐施,微一疏忽,竟被爪尖划了一下,当时皮破血流,又痛又痒。本是自己不好,毁人红稻,又听师父连声阻止,不敢违背,一着急,便往地下钻去。那鸡又向众人扑来。 金、石二人先见石完狼狈之状,还在好笑。见惯仙府灵禽,区区一只较大的鸡,自不放在眼里。及见石完逃遁虽然迫于师命,但素性倔强好胜,家学渊源,怎会那样手忙脚乱?正待行法禁制,见鸡飞来,猛想起:“众人已然隐形,此鸡怎会看出?”心中一动。阿童在旁看出石完仿佛受伤,刚将佛光放起,忽听娇呵:“阿晨!”声甚清越。那鸡闻呼,似要飞走,但被佛光困住,急得在光中不住怒鸣,挣扎乱飞,只是冲不出去。 同时又有一条白影,映着日光,宛如银星飞坠,由危崖顶上直射下来,快到众人头上,忽然一个转折,往茅屋中飞去。刚看出是个高才二三尺的白猿,随听先前唤鸡女子口音说道:“我有正事,不能出见。阿晨无知冒犯,你那同伴已然受伤。此鸡爪有奇毒,快将他寻来,同到我家相见吧。” 众人见本门隐形法竟被看破,大为惊异。又听口气不恶,忙即回应。将石完唤出一看,伤处已然紫黑了一片,说是有些痒痛,尚不妨事。便把隐身法撤去,收了佛光,同往茅屋走进。先在外面遥望,屋只两间,地铺草茵颇厚,陈设甚简,门窗洞启,空无一人,只当主人出外,因石完一喊,便往田边赶去,也未细看。这时见外屋大约三丈方圆,当中草茵上有一女子席地而坐。身旁有一矮几,上供花瓶和一个形式奇诡的香炉。女子年约二十来岁,穿着一身黄葛布的生蛮装束,玉肤如雪,身材甚是秀丽。只是满面伤疤,五官残破,乍看面貌十分丑恶,稍一注视,便知以前貌极美丽。只因伤痕稠叠,左眼裂了一口,鼻准削去半边,此外鳞伤甚多,变成丑怪。可是头上秀发如云,双肩玉削,肌理细腻,骨肉停匀,分明是一个美人胎子。手持一镜,刚刚放下。见众进门,也不起立,开口便向石完道:“真难为你,居然受伤之后还能行动,此事奇怪。快请过来,我叫阿晨将毒收去,医好再谈吧。”说时,那只金鸡已随后赶来,闻言昂首张目,怒鸣了两声。 山女忽把面色一沉,鸡似害怕,忙即飞起,张口咬住石完伤处,微微一吸,石完便觉痛痒全止。伤处一凉,立即收口,不再流那紫血。见鸡神骏,羽毛可爱,想要抚弄,已然飞去。 众人见山女毫无敌意,笑问:“道友何名?怎看出我们形影?”山女答道:“诸位来时原未看出,因听有人说话,用昔年师父晶环查看,才知来了多人。我在此为人所累,苦守多年,不算以前被困,已有两甲子未见外人,平日只此一鸡一猿相伴。塘中所种乃大清仙界飘坠人间的灵草,名为朱萍,又名辟邪珠,专破毒岚恶瘴。另外更有一种灵效,尚难言明。因此草乃太清灵气所钟,品最高洁,必须灵泉活水始能长成。头上结实小如米粒,人手以及寻常金铁全不能近,近则立毁。我费了多少年的心力,才得成长,昔年所许心愿已快完成,不料诸位到来,无心中毁去一些。所幸种得尚多,还敷足用,否则对头邪法炼成,便更难制了。行将离世的苦命人,本不想与外客相见。因见来客个个仙骨仙根,道法甚高,也许能够助我一臂,为此请来相见。不知诸位道友姓名、来历,可能见示么?”众人见山女人甚和善,吐属娴雅,又是一身道气,料是修炼多年的散仙。 早在暗中传声商议,由她口中探询妖人虚实。便由金蝉略说姓名、来历,一面留意查看对方神情。初意所居与妖人相近,就非同类,也必相识,并未告之来意。哪知山女闻言,立现喜容道:“我自受那冤孽暗害,走火入魔已三百年。只说费尽苦心完我誓愿,将来孽消难满,仍不免同归于尽,不料今日会有生机。诸位道友可是奉了师命,来除列霸多师徒的么?”众因主人装束,本来不无顾忌,及听这等口气,来意又被道破,立即明言。 山女喜道:“我名云萝娘。往事如烟,也难详说,但我除害的心意却和众位一样。 因为本身孽难未满,不能随意行动,隐忍至今。前数年,因那冤孽炼了极厉害的毒蝗和血河妖阵,我才着急,元神冒着奇险,去往先师藏真之处与万丈寒潭之下,将玉藏多年的朱萍仙草取来。仗着鸡、猿之助,开出一片水田,照先师留示传授,行法布种。妖孽昔年与我原有此后永不相犯的誓约,又在法力灵符禁制防护之下,本来不知此草用处。 直到去年被妖徒郑元规无意中经过,发现此草刚出水面,快要结实。他前在陷空老祖门下原曾见过,深知它的灵效。同时他又发现崖壁洞穴中所养来专杀各种毒虫的千年火雕。 此鸟金钩铁羽,红头蓝身,口能吐火,大仅如拳。本来就是毒蝗克星,再要吃了朱萍灵实,威力更大。立即归报妖师,料我有意作对。但他平生说话永无更改,不肯失信亲来,表面不问,暗中却示意妖徒前来寻事,连草带雕一齐除去。妖徒邪法颇高,幸而我在取种之时,无意中得到先师留赐的灵符至宝。上月两次来犯,均仗防守严密,人还未到,先已看破,将其惊走。妖徒无奈,又托一人探我心意。我知冤孽性情,立用激将之法令其转告,说我仇深恨重,早晚必报。既然自恃神通,以一派宗祖自命,守着当年誓言,到时由我寻他,一决存亡,不应欺我孤身,自己无脸上门,却令妖徒来此暗算。这冤孽竟被激动,虽然严禁妖徒,不许再来,却知我不久难满,必往寻他,日夜加功,祭炼毒蝗邪法。我前收门人早为所害,近日火雕已然炼好,朱萍恰也结实。但是此雕万分猛烈,也是天地间的恶物,一旦长成,口能喷火,便难驯服。当初为防毒蝗厉害,不能一举成功,曾用法力使其交配,所产太多。性既通灵,又经法力训练,多食各种强身健体之物,越发凶猛。先还未觉,日前方始看出它的厉害。惟恐喂那萍实之前稍微疏忽,被其逃走几个,飞往人间。固然除它讨厌,而且妖徒凶顽诡诈,万一另约教外妖党来此暗算,一个照顾不到,后患无穷。必须有人相助,才保无害。难得诸位道友到此,不知可能相助么?” 众人一则同仇敌忾,又都好奇,便问如何助法。萝娘笑道:“事并不难,到时只要有一人用那佛光凌空防护,一见有人来犯,代我上前应付些时,不令分我心神,便可成功。话须言明,我虽不是妖邪一流,但本门法力一向隐秘,有好些处不能使外人看见。 只请诸位候到今晚子时,飞空防护,如听鸡叫,便成功了。并非扫兴,赤身寨埋伏重重,禁制也颇厉害,更有妖法祭炼而成的瘴毒之气,也非此时所能前往。尤其中洞乃妖孽多年枯坐之处,肉身所在,深居地底,防御更是周密,有两件最厉害的法宝均在身上,可惜无人能近。否则,休说伤他肉身,只要将法宝盗毁,立可灭去他大半威力,不也好么?”众人一想,话颇有理,也全答应。石完见萝娘说时曾经看他好几眼,不禁心动,跃跃欲试,准备由地底深入妖窟,毁那肉身。众人毫未觉察。 商定以后,白猿献上好些仙果,请众食用。众人见白猿灵慧非常,好似功力颇深。 又因萝娘要到今夜始能行动,便不去扰她,同往里间席地聚谈了一阵。又令白猿引导游览全景,由崖顶遥望赤身寨那面,邪烟瘴毒越发浓厚,杀气隐隐上冲,形势险恶非常。 互相指点说笑,等到月上中天,回顾白猿、石完均不在侧,以为石完贪玩,被白猿引往别处。因知当地方圆六十里内,妖邪向无足迹。白猿随主多年,深知底细,决可无妨。 大家谈在高兴头上,均未留意。 眼看己到子正,石完人尚未回,南海双童方才疑虑。忽听萝娘远远唤道:“诸位道友,请照前言行事。”随见下面环着水田,蓬蓬勃勃起了一片彩烟,转眼布开,高升数十丈,连崖带田一起笼罩在内,烟中景物一点也看不见。众人因知事关重大,各隐遁光飞空防守。约有个把时辰过去,只听烟中萝娘连声娇叱,群鸟鼓翼之声有如潮涌,不时夹着几声鸡鸣猿啸。甄氏弟兄虽然愁虑,尚以为石完好奇,同了白猿均在下面烟中,或是藏身石内,向外观看,还未想到别的。后来一想:“萝娘曾说行法不令人见,石完怎得入内?”越想越不放心。甄兑首先忍不住,朝下问道:“云道友,曾见小徒石完么?” 问完,未听答应。隔不一会,便见白猿飞来,用手连比,石完似已独往妖窟,不禁大吃一惊。忙告众人,欲用地行法赶往妖窟,追他回来,以防不测。金、石二人不放心,看白猿手势,好似已有警兆,便说:“下面正当紧要关头,最好谁也不要走开。石完前往,并无危害。”二甄担心爱徒,执意前往。 正在商议,忽听异声起自遥空,知有妖邪到来。金蝉首先劝二甄说:“石完面无晦色,地遁穿山并还胜过师弟,人也机警,动作神速,稍见不妙,立即穿地而逃。如真有事,你去也是无济。照主人今日之言,这里的事何等重大,岂可擅离?”话未说完,那异声已由远而近。只见一片碧绿色的暗云,由赤身寨侧面高空中潮涌而来,内中裹夹着大片灰、黄、赤三色火花和四、五条血也似的妖人影子。又听萝娘疾呼:“诸位道友,速用法宝将四边挡住。下面云网如无动静,便不妨事;如有一处冲破,请先代我堵住裂口,断他退路,再行诛杀,以免受他暗算。”众人立即应诺。为防万一,便令阿童放出佛光,紧附云网之上。萝娘惊喜道:“我不知佛法如此神妙。令高足石完现正深入妖窟,已快成功。只是邪法厉害,恐其贪功好胜,万一有失,逐走妖人,可速往救应。由小神僧一人在此护法,过一昼夜,大功便告成了。”说时,众人已将飞剑、法宝纷纷放起,初意敌人大举前来,必有一场恶斗。哪知双方刚一接触,众人太乙神雷未及发放,来敌已不战而退。 众人本就惦记石完,再听萝娘一说,更不放心,也没细想萝娘之言前后不符,当时留下阿童、灵奇代为护法,一同往赤身寨追去。因日里萝娘曾说,那晶环共是两枚,列霸多也得有一枚,邪法又高,离寨三五十里内,多高隐形法也能察见形迹,反正非拼不可,索性明张旗鼓,杀上门去,因此众人均未隐形。只因阿童不曾同来,全都身剑合一,暗中戒备。三二百里的途程,晃眼即至。追时,忘了下有毒瘴笼罩,等到追近赤身寨上空,遥望前面妖火妖光已由瘴云层中刺穿下去,这才想起,忙用法宝护住全身。同时发出太乙神雷,准备击散妖氛毒瘴,然后下落。哪知数十百丈金光雷火打将下去,那布满半空中的彩瘴竟似实质,只动荡起伏了几下,仍回原样。众人方想再用法宝、飞剑试它一下,那笼罩地面的毒瘴倏地一闪不见,下面现出大片盆地,四外高山环绕,只有一座峰崖平地涌起。不特形势玲珑秀拔,洞穴甚多,全崖上下更点着千万盏银灯,明辉四射,灿如繁星。崖前寨门外并有两幢三四丈高的妖火,光焰惨碧,映得远近山石林木绿阴阴的。妖人一个不见。 众人恃有法宝防身,仍旧飞降。刚到地上,便见妖火中现出两个相貌狰狞的妖人,各持一个长大号筒,鸣呜狂吹。易鼎一指剑光飞将过去,竟被妖火挡住,妖人并未受伤,仍是狂吹不已。随听寨中鼓乐之声大作,先由寨子走出一人。金、石二人俱都见过,认出是妖徒郑元规。正要上前动手,郑元规扬手一片妖光,将众人飞剑敌住,口中大喝: “峨眉鼠辈,且慢动手,听我一言。你们万里远来,真有法力,何必忙此一时?”甄艮与妖人本是旧识,又想探听石完下落,忙用传声拦住众人,笑问道:“郑道友,别来无恙?有什话说,请道其详。”郑元规冷笑道:“教主素不容人在此撒野,因见你们如此胆大,从来所无,想要出见自行发落,等教主出来,你们就明白了。” 说罢,一队年约十五六岁的俊童美女,各持香花、银灯、提炉、宫扇等仪仗,已由寨内缓缓走出。同时,四围爆音四起,叭叭连响,眼前一亮,立有二十四幢同样妖火突然涌现。内里各有一个奇形怪状,手持弓箭刀矛各种兵器的妖人分班排列。男女俊童后面,有一片丈许大的血云,上坐一白衣少年,也由后面冉冉飞出。到了洞外,居中停住,血云立化为一个色如红玉的圆墩。少年坐在圆墩上面,手指众人,笑道:“我自在此修道以来,休说在我寨前扰闹,一入边境,休想活命。你们胆子居然大得出奇。我平生最喜胆大美秀男女幼童,既然自投虎口,要想回去,自是无望。现我破例宽容。我知你们峨眉门下,上来定必不肯降顺,本身也必有点仗恃。休说胜我得过,便将我寨前彩云仙瘴破去,也必全放脱身,不与计较;否则必须拜在我的门下,方可活命,免去阴风化气,毒火焚身,日受炼魂之惨。你们意下如何?”众人先以为列霸多有名妖人,凶恶无比,相貌必比前遇妖人还要丑怪,不料竟是一个美少年。除却目光阴鸷,隐蕴凶威,满身邪气而外,寻常相遇,决看不出他是方今妖邪左道中首要人物。金、石二人几次想要开口,均被二甄传声阻止,说道:“邪法厉害,既然对面,便不必忙。石完先来多时,未听提说,索性等他说完,再与动手。妖人晶环虽然可以聆音照形,却不能查见地底,乘其动手之时,我还要由地底潜入妖窟,寻找石完下落。”众人应诺。 等到列霸多说完,金蝉当先喝道:“无知妖人,死在临头,还做梦呢!”旁立妖徒闻言大怒,正要动手,被列霸多止住,狞笑道:“无知竖子,敢发狂言!我不值得动手,看你今日可能脱出罗网?”话未说完,郑元规凑近身前说了几句。列霸多面容遽变,扬手一片妖光遮向身前,将双方隔断。厉声喝道:“峨眉小狗,竟敢伤我门人。等我发落之后,再要尔等狗命!”说时,早有一个妖人由侧闪过,战兢兢跪伏在列霸多的前面,颤声说道:“弟子同了八师弟,因癞僧韦秃借宝未还,前往中土,寻他索讨。刚到滇池,便见他被峨眉群小围困,上前相助。不料小狗厉害,将八师弟杀死。弟子意欲诱来本山一起除去,中途又遇二师兄暗放飞刀,想出其不意,杀他们两个报仇。不料相隔太近,反为所杀。弟子势力愈孤,只得诱他们来此,并非怯敌,望祈师父恩看。” 列霸多目射凶光,冷笑道:“我那日已看出秃贼穷极来归,不是本心,卦象可疑,曾令你们留意,在此二月之内不许离山一步。你三人竟敢违命,与秃贼私下结交,将本寨神幡借他,已是该死;况又私离本寨,去往中土。果然秃贼借此兵解,你们受人之愚,死有余辜。你只想将敌人诱入重地,仗着同门人多,报仇之后,再将敌人法宝、生魂取献,以图遮盖,将功折罪。却不想临阵脱逃,首犯戒条。既是诱敌,就当沿途现形引来阵内,偏又胆小害怕,不敢挨近,致其迷路,被我对头引去。你们见人久不到,方始约友往寻。既发现双方合谋,便应守我前言,立时退回。再不索性拼命也罢,偏又轻举妄动,刚一出手,便被敌人吓退。似此两犯教规,如何能容?”说时,妖人见妖师目射凶光,注定自己,手已扬起。知其心黑手辣,翻脸无情,照此说法,万无生理,不由犯了野性,抗声接口道:“师主请慢下手,弟子还有要事回禀。师娘的火雕已然炼成,不久便要来报前仇。弟子等并非不战而退,实因仇人中途隐形,查看不出,久等未到,前往诱敌。去时,师娘正仗仇敌护法,用萍实喂那火雕。虽被法力隔断看不出来,听那雕鸣之声,已到师父所说功候。急于归报,又见诱敌计成,忙着赶回。正值师父入定,只告知二师兄,请其代为禀告。原想他最得师父宠爱,可说两句好话,谁知他记着初入门时的仇恨,将话变过,有意陷害。弟子久受师恩,便受炼魂之惨,也所不辞。不过汉人非我族类,又是被逐来投。以前我们师徒只在苗疆称雄,与外教中人素无交往,尽情快乐,何等自在。便有师娘这个后患,也奈何师父不得。自他一来,从此多事。今日敌人虽然是群小狗,个个都有神通,法宝尤非寻常,否则以三师兄与八师弟的玄功变化,怎会死得那么快?连滴血分身之法也未用上,与二师兄平日所说轻视仇敌的话大不相同。并且内中一个小秃驴,所放佛光更是神妙。弟子死何足惜,只是照此形势,昔年神仙洞遗偈留音必将应验,何苦听信谗言,仇敌还未擒到,先杀自己人,使外种仇敌快意,去应遗偈留音呢?” 妖人还要再往下说时,列霸多已哈哈笑道:“我已炼就不死之身,当我怕那丑妇么?”话未说完,伸手往外一弹,立有豆大一团赤,黑二色闪幻不定的妖火射将出来。 妖徒闻得笑声,似知不妙,暗中也有了准备,妖火到前,倏地由口内喷出一片血光。妖火也已打到顶上,叭的一声,妖徒被那妖火震成粉碎。血肉横飞中,一条血人影子电也似急,便朝郑元规扑去。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2999-金沙贵宾会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便用传声暗告众人

关键词: